新華網 正文
金沙江堰塞湖自然泄流 兩萬余群眾已撤離
2018-10-13 07:22:31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昨日(12日),森林消防為群眾搭建臨時安置點。新京報記者 王飛 通訊員 夏明勇 謝速飛 攝

  10月11日淩晨,西藏自治區昌都市江達縣和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白玉縣境內發生山體滑坡,阻斷金沙江幹流形成堰塞湖。

  截至12日12時30分,堰塞湖水體約2億立方米。多部門介入救援,超兩萬名群眾撤離至安全地帶。

  堰塞湖水體約2億立方米

  11日15時30分,江達縣波羅段江水仍呈上漲趨勢,堰塞體長約5600米,高約70余米,寬約200米,水體約7840萬立方米。經現場核實,波羅鄉及波公村、寧巴村已形成“孤島”(其中,波羅鄉白格自然村、寧巴自然村已全部淹沒)。截至該時間段,堰塞湖上游受威脅范圍已達20余公里,涉及江達縣岩比鄉、波羅鄉。

  12日16時許,新京報記者從四川省防汛抗旱指揮部獲悉,截至12日12時30分,根據白玉縣報告,目測堰塞體順河長約2000米,橫河最大寬約200米,高度約100至200米,方量約2500萬立方米,估計堰塞湖蓄水約2億立方米,目測新增垮塌300立方米左右。

  湖水已從攏口自然溢出

  12日晚,甘孜州公安局官微通報稱,據事發核心區第一時間傳回最新視頻,12日下午5時40分左右,金沙江白格堰塞湖湖水已經從攏口自然溢出,目前流量達到5至6個每秒立方,整個堰塞湖已經形成自然泄流。

  險情發生後,長江防總于10月11日17時啟動防汛Ⅳ級應急響應。及時啟動水文應急監測工作,加密水文觀測,巴塘、崗托等水文站10時起由每小時報汛改為每10分鐘報汛。同時,將有關資訊通報雲南省防指和金沙江中遊梯級調度中心。此外,長江防總立即組織設計院、水文局、長科院開展堰塞湖洪水風險分析,協助地方制定堰塞體應急處置方案,向西藏、四川、雲南三省區防指印發關于做好金沙江上游堰塞湖應急處置相關工作的緊急通知。

  10月11日晚,應急管理部連夜召開自然資源部、水利部、氣象局、中國安能建設總公司等單位負責人會議,建立由應急管理部黨組書記黃明牽頭的應急聯動機制,派出由副部長葉建春帶隊的聯合工作組前往現場,全力協助指導地方搶險救援,做好轉移安置避險群眾、排查周邊地質災害隱患、排除堰塞湖險情等工作。

  ■ 現場

  山上開辟安置點 用船送物資

  10月12日13時許,新京報記者從四川省消防總隊白玉縣大隊副大隊長寇亮處獲悉,堰塞湖水位仍在緩慢上漲,滑坡山體已産生較大的新裂縫,有二次滑坡危險,正帶領現場所有人員向高處撤離。

  西藏森林消防總隊昌都支隊江達中隊中隊長楊文俊告訴新京報記者,波羅鄉附近300多村民和政府職工共計500多人已于12日下午六點左右被安全轉移到安置點。楊文俊介紹,安置點是在山上開辟出來的一塊空地,空地安置點與金沙江河面直線距離約3到4公里,上方山坡也比較緩,因此安置群眾很安全。

  現場視頻顯示,一艘小型輪船停靠在岸邊,多名武警救援人員與工作人員正從船上運送箱裝泡麵和帳篷等生活必需品。“這艘船原來在一個項目工地,我們通過吊車把它吊到河裏運送物資。”楊文俊説,鄉政府給安置點群眾提供了一些餅幹、泡麵,此外,已協調300頂帳篷,目前還在運輸中。

  楊文俊介紹,該安置點安置的災民主要來自于熱多村和多查村。此前,波羅鄉受災核心區被淹沒的白格自然村、寧巴自然村村民已被提前轉移到距離波羅鄉政府下遊約15.6公里左右的山上安置點。

  12日15時許,楊文俊告訴新京報記者,目前水位仍在上漲,距鄉政府僅10米左右。

  ■ 措施

  堰塞湖周邊6縣轉移安置超2萬人

  10月12日,新京報記者從國家減災委辦公室獲悉,西藏昌都市位于金沙江堰塞湖上下遊的江達縣、貢覺縣、芒康縣,以及處于堰塞湖下遊的四川甘孜州白玉、巴塘、得榮3縣已有超2萬人轉移安置。

  國家減災辦初步統計,該江段共有滑坡10處,崩塌3處,泥石流溝8條,其中有2處大型滑坡。

  截至12日,西藏昌都市位于金沙江堰塞湖周邊的江達縣、貢覺縣、芒康縣3縣10個鄉共13637人緊急轉移安置;處于堰塞湖下遊的四川甘孜州白玉、巴塘、得榮3縣17個鄉鎮51個村10367人緊急轉移安置。

  西藏自治區政府辦公廳下發通知,要求各地市和自治區相關部門務必做好地質災害隱患排查、治理工作、嚴防因地質災害引發次生災害發生,做到防范于未然;自治區財政廳緊急調撥500萬元應急資金用于災區救援;自治區民政廳發文安排部署救災工作,並向3個受災縣緊急調撥帳篷0.3萬頂、棉被褥4.98萬床、棉衣2.78萬件、折疊床1.41萬張、防潮墊1.27萬床、棉雨鞋1.2萬雙、太陽能手電筒0.63萬支,幫助災區妥善安置受災群眾。

  災害發生後,四川省民政廳已緊急下撥帳篷1000頂,棉被10000床,目前,災區已發放棉被500床、折疊床100張、帳篷30頂。

  ■ 分析

  “大體量滑坡前期有形成過程”

  四川省地礦局區域地質調查隊教授級高級工程師范曉介紹,早在2015年,衛星影像圖即可見,滑坡點附近的山坡表面已經出現變形、破碎,岩塊滑移明顯,和周邊不一樣,目前未能確定此次滑坡是否因人為活動幹擾導致加速形成,還是完全是自然行為。

  范曉認為,之所以説未定是否有人為活動,是因為滑坡點附近有施工,未建成的波羅水電站正在進行前期施工,目前未確定滑坡點是否在在建水利設施産生影響的范圍。人為活動可能惡化、加速地質災害。

  “滑坡有個周期過程,這麼大的滑坡體量,前期肯定有個形成過程。”范曉介紹,針對滑坡,西藏的國土相關部門會有係列普查,至于前期普查能不能100%查到、查到的話有無列入監控范圍則得具體咨詢國土部門。不僅是金沙江一帶,實際上西部地區自然風化嚴重,滑坡經常發生。

  此次堰塞湖規模有多大?中國橫斷山研究會會長楊勇認為,目前披露的數據比較混亂,未見關鍵數據。楊勇介紹,一般關注堰塞湖,有幾個數據。一方面是滑坡體量,包括長度寬度等,楊勇估計,目前現場較難進入,專家可能需要一定時間做出準確測量。按目前報道數據,約2500萬立方米的體量並不算大。

  一方面是堰塞體的高度、厚度和寬度。高度厚度決定什麼時候漫壩潰壩。按目前報道數據,高度可估計在80米左右。

  另一方面是水位數據,按目前報道數據,已有上游來水量和下遊流量數據,還要關注蓄水量,蓄水量即容積,根據來水量和蓄水量算出潰壩漫壩時間,即可相應作出搶險預案,這對搶險很重要。

  范曉提出了類似的看法,他認為雖然目前提出的蓄水量為約2億立方米,但僅是個估值,具體監測要看水位上漲速度和壩高,從而計算最終蓄水量。

  此外楊勇認為,上游淹沒范圍也是影響潰壩的一個因素,目前報道僅提到已經有兩個村被淹,這個淹沒速度數據也值得參考。11日的媒體報道數據是每小時上升1米,隨著水面擴大,上升速度會減緩,後邊如果變成假設每小時半米,楊勇估計,按高度80米來算,從形成堰塞湖的時間起算,3天至4天內即會漫壩。

  范曉介紹,此次金沙江堰塞湖屬于較大規模,這個規模主要從堰塞湖的長寬高度來看,水利部門有一個堰塞湖相關的級別標準,在這個標準中,此次金沙江堰塞湖屬大型。此前西藏易貢曾發生過一次滑坡産生堰塞體,堰塞體近3億立方米,無論滑坡和堰塞體都是有史以來最大。

  ■ 對策

  採取措施減少蓄水量可防范潰壩

  據范曉介紹,金沙江堰塞湖的山體滑坡處在西藏的峽谷一帶,地差比較大,兩岸陡峭,且因岩石構造原因,該地帶是山體滑坡崩塌高發地。而這次金沙江堰塞湖的形成,主要是滑坡土量達約2500萬立方米,進而把河道堵塞形成堰塞體,堰塞體堵截河道形成堰塞湖。

  堰塞湖一旦潰壩,會有什麼危害?范曉説,如果水漫過堤壩溢出來,會産生突發性洪水,暴漲幾十米形成的洪水,對下遊危害很大,越靠近潰壩處受到的危害越大。楊勇估計,按高度80米來算,屆時洪水可能達50米高,破壞力會非常強,不過主要看出水量是否持續,如果不持續,則主要是損失破壞力,如果持續,則主要是長時間破壞力。

  目前水也正在往上游漫,暫未知是否影響到上游的兩座在建水利設施。不過洪水對下遊的影響是肯定的,主要是對在建的水利設施的影響和周邊居民的危害,因此搶險很重要。

  如果要算影響,則要看蓄水量、下遊河道寬度和屆時水位高度,不過現在還沒確定具體規模,所以造成危害的規模也不能確定。

  如何防范潰壩?范曉介紹,目前沒有很多處理方法,得在搶險時間內進行施工,包括爆破和挖渠,從而減少蓄水量,不過范曉和楊勇均認為,目前現場交通路況惡劣,大型設施設備較難進入現場,提高了挖渠難度。另外,爆破也得看岩石類型是否適合,也可能有山體不穩的風險,是否採取該項措施還有待考量。

  施工只能減少蓄水量,改變不了潰壩的事實。因此撤離工作才是最重要的,包括將在建水利設施的基地設備搶離險區,將工作人員和險區居民撤離。潰壩對建成水利設施影響不大,楊勇估算,此次洪水水量不會超過15億立方米,而下遊建成的水利設施庫容達幾百億立方米,提前騰庫即可,目前建成的水利設施已經在進行騰庫,為洪水留出水位。

  此外,洪水過後或將産生二次災害。范曉説,可能會有二次滑坡,越靠近潰壩的地方越可能有再次滑坡、裸露土面會産生再次坍塌。

  記者 周世玲 李玉坤 吳為 張熙廷 潘聞博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郝多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金秋
金秋
牧羊
牧羊
奔跑的鹿群
奔跑的鹿群
楊麗萍新舞劇《春之祭》在昆明上演
楊麗萍新舞劇《春之祭》在昆明上演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0111235526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