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22名學生期末作品抄襲 國科大副教授用文言文發“0分通報”
2018-09-16 07:42:11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選修課布置期末作品為原創科幻小説 22名學生作品被鑒定為抄襲 老師用文言文發“0分通報”

  國科大副教授:我為什麼給學生0分

  中國科學院大學人文學院副教授蘇湛用文言文給22個學生發“0分通報”後火了

  這兩天,中國科學院大學副教授蘇湛“火了”,起因是他用文言文寫了一封成績公告。蘇教授在公告中寫道:“凡今抄襲者,一經查實,不問考勤,皆黜落。”而他“黜落”的方式是,給22位期末作品涉嫌抄襲的學生直接打了0分。

  蘇教授的“嚴格”在網上引發討論。不少網友都對老師堅持原則的態度表示支持,但也有人認為,一門選修課而已,直接給0分是否太過較真?對此,蘇湛本人回應説:“我判分的時候也沒有想過要批判學術不端什麼的,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公平,人家辛辛苦苦、老老實實做拿80分,你復制粘貼拿90分,這不公平。”蘇湛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被認定為抄襲的作品,大部分都是照搬他人已經出版的作品,可以確定“整個作品沒有一個字是學生自己寫的”。

  從校內“火”到校外的選修課

  9月11日,158名中國科學院大學選修《科幻文學與影視創作係列講座》課程的學生收到了一份來自該校課程網站的成績公告。公告的內容是一封文言文郵件,其中提到,對于違反期末作業“原創文學作品”規則的同學,“皆黜落。”黜落,舊指科場除名落第、落榜,而在這封郵件中,老師對抄襲學生“黜落”的方式為,該科目成績直接記為0分,並在郵件最後特別注明,“此分不改,勿念。”

  北青報記者了解到,《科幻文學與影視創作係列講座》是由中國科學院大學人文學院蘇湛副教授組織開設的一門公共選修課,係該校夏季學期首次開設的課程。蘇湛副教授介紹,課程共18學時,上課時間都集中在為期3周的夏季學期裏,學生都是該校碩士一年級的學生,1學分。

  談及設立課程的初衷,蘇湛解釋,是在和中國傳媒大學的同行交流時發現,大家都認可科幻文學及相關影視創作會成為未來發展的熱門方向,但苦于沒有很好的人才培養模式,“中傳的學生在文學創作上更有優勢,但對最新科技的了解可能就比較少;國科大的學生理工科知識儲備更扎實,但文學創作能力可能就比較弱。”意識到雙方的優缺點後,蘇湛決定在夏季學期先開一門相關課程,給校內一些對文學創作感興趣的同學提供專業指導。為此,他專門邀請了多位相關領域專家,每期一位幫助同學們了解科幻文學創作領域的各個方面。

  課程設立後,很快引發學生當中的“搶課潮”。由于想選修的同學太多,原本安排的教室可能坐不下那麼多人,開課前,教務處特意為這門課換了一個大教室。最終,一共158人成功選到這門課。蘇湛説,課程之所以受歡迎,一方面是源于自己學院其他老師的推薦,“有老師覺得這個課值得聽,就要求自己的碩士必須選修”;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國科大雖然以理工科見長,但對文學創作感興趣、具有寫作天賦的學生也不在少數。

  但蘇湛沒有想到,課程結束後,自己竟然從校內“火”到了校外。這一次,他走紅的原因倒不是因為課程設置,而是因為他給22位選修這門課的同學判了0分。

  被判0分期末作品均係全文照搬

  蘇湛説,第一節自己就跟學生們介紹了課程的評分標準:考勤佔60分,期末作品佔40分。其中考勤以每節課簽到的方式進行考察,“因為班裏學生多,一一點名不太現實,抽查呢,又不太符合我原意。簽到這個東西呢,確實有趁人不注意簽完到就走的,但我覺得錙銖必較非以待君子,也就在這事上沒較真,但對大部分學生來説,還是會起到監督督促的作用。”

  他介紹,自己布置的期末作品是自己寫一篇科幻小説,字數不限。“一開始就想到了可能會有人抄,所以專門對此作了提醒。”在講課用的PPT中,蘇湛專門加了一頁“相關提醒”,並在課堂上三令五申:不要抄襲!

  結果作品收到後,蘇湛發現有學生不僅抄襲,甚至全文照搬。“有些是請校外專家評閱時,被專家點名表揚‘寫得真好’,那我得好好看一下呀,結果一看發現不對,不像學生水平,一查,果然是名家作品;還有些是正好我讀過的原作,一看就知道是抄的。”蘇湛十分憤慨,“以前也有過學生抄襲的情況,有些理科生可能不太熟悉文科類論文的寫作,會在作業中直接照搬他人觀點,當做‘公式’使用,我一般的處理方式都是打回去讓學生重寫。但這次不一樣,不存在對‘尺度’的問題。”他介紹,此次被確認抄襲的22份學生作品,部分是直接復制粘貼了他人已經出版的作品,部分是將國外作品的英文名換成了中文名然後全文未改,少數幾篇是在他人作品基礎上刪減了一些段落,“但歸根究底,整個作品沒有一個字是學生自己寫的,不牽扯什麼判定尺度,放在什麼地方、什麼文化背景下這都是徹頭徹尾的抄襲。”

  0分與關于公平的一堂課

  蘇湛説,這次他很生氣,一是沒有想到抄襲程度會這麼嚴重,另一方面是感到後怕:“如果我沒有重新看,或者看得不夠細,可能他們就能拿個高分,這對其他同學不公平。”

  面對外界各種討論,蘇湛回應,打0分前他沒有把這件事想得太復雜,“首先想到的就是公平,還是那句話,人家辛辛苦苦、老老實實做,拿80分,你復制粘貼拿90分,這不公平。我自問水平沒那麼高,不能保證沒有一個漏網的。但是只要你被我抓住,就必須付出代價。”

  在給學生的郵件裏,蘇湛寫道:“子曰:以德報怨,何以報德?又或曰:不責姦佞,何以酬忠義?成績者,國之公器,人才之所係,湛不敢自專,故延請校外專家共閱諸君奇文以勘賢愚。視今諸生,有長于言辭,妙筆生花者,擢于上等以褒其能;有訥言敏行,藏秀于心者,諸師雖秉筆直判,亦皆予合格,以慰其勞。人各有能,不可強求,但誠實勤勉,皆我赤子。惟抄襲剽竊、沐猴而冠之醜行,諸惡之首,天下所共誅,必不容也。”

  蘇湛表示,158篇作品中有好有壞,甚至還有學生提前打招呼,“老師我實在不會寫小説,寫了一篇自己對這門課程、對科幻文學的理解可以嗎?”對這樣的學生,雖然作品“不對題”,但結合他的考勤等情況也都給過了,總分最低也有80分。唯獨對抄襲,是絕對不能忍受的。

  成績發布後,有同學發郵件向蘇湛“求情”,蘇湛的回應是:“勿致歉、勿申訴、勿求情。勿致歉,諸君無歉可致,汝或有愧于己,而無愧于師。勿申訴,汝作弊之行已三推六證,汝無冤。勿求情,汝路,汝自行之,福也汝之福,咎也汝之咎,吾所不能救也。”

  蘇湛説,自己之所以有勇氣直接給學生打0分,是因為學校一貫要求老師在教學、評分時嚴格要求,“學校對任課教師的一貫要求就是我的底氣,國科大就是我的後臺。”

  9月14日,中國科學院大學官方微信報道了校內師生對于此事的觀點。國科大教務部負責人在接受採訪時表示:“蘇湛老師作為授課教師,嚴格課程考試,履行了教師的應盡職責,符合國科大的教學管理規定,學校對此表示堅決支持、充分肯定。據了解,學校多位老師得知此事後,都對蘇老師表示讚賞,認為他做得很對,體現並堅持了國科大的價值和傳統。”

  對話

  蘇湛:我不能拿著鞭子去培養君子

  22個0分、一篇文言文公告,同事們都説“蘇老師,這下你可成網紅了”。蘇湛對此倒是 “淡定”,他表示,相比專業課,公選課學生抄襲的情況更加嚴重也更加普遍,不少學生都抱著“水”過去就算了的態度。

  公選課成抄襲重災區

  北青報:之前的課程有出現過抄襲的情況嗎?

  蘇湛:也有。尤其是一些理工科學院的學生在選修人文社科類課程時,會把握不好“抄襲”的尺度,把一些其他人的觀點當做“公式”,直接在文章中用。

  北青報:遇到這種情況也會打0分?

  蘇湛:不會,我們也理解這種學科上的差異。一般會打回去給學生,讓他重新寫。告訴他,你不是不知道“尺度”在哪兒嘛,這就是尺度。

  北青報:那這次為什麼會直接給0分?

  蘇湛:因為這次比較嚴重,都是全文照搬,這已經不是算不算抄襲的情況了。

  北青報:是不是公選課抄襲情況相對就是會普遍一些?

  蘇湛:是,很多學生對選修課就是抱著“水”過去就行的態度。理由呢,無非就是實驗室太忙,自己的專業課任務太重,寫東西真的沒有特長之類的。

  “水”課浪費時間也浪費學校資源

  北青報:您對學生“水”課怎麼看?

  蘇湛:我肯定是不支持。你説你選了這門課,但老師講的你都學會了,那來不來聽課其實無所謂。但你説你就抱著“水”學分的態度選了某門課,那不僅是在浪費你自己的時間,也是浪費學校的資源。

  北青報:您有什麼防止學生“水”課的方法嗎?

  蘇湛:我覺得吧,像抽查之類的方法,都是防小人的,我不願意這樣防自己的學生。大學和職業教育的不同,就在于不僅僅是要培養學生的專業技能。在我看來,大學要培養的是君子,是一個全面發展的人。所以除了專業技能,也要重視其他方面的修養。學理工的,不能對人文一無所知;學人文的,對尖端科研也必須有所了解。你“水”課,其實是把自己放到了一個更低的要求上。那我作為老師,我是在教君子,我也願意相信自己的學生都是君子,哪有拿著鞭子去教君子的。

  不怕沒有人再選自己的課

  北青報:0分會對學生畢業有影響嗎?

  蘇湛:影響不大,有人來求情我也給他們解釋。並不是説我這門課你拿了0分就不能畢業了,只要你選修課修夠了學分,就能正常畢業。唯一的影響是成績會被計入績點,永久保留在你的成績單上。

  北青報:會擔心以後沒人敢選自己的課嗎?

  蘇湛:國科大的學生還不至于因為老師不讓抄,就湊不齊人,開不了課。真那樣中科院這大學也不必辦了,先去辦幼兒園吧。如果真有一天我的課沒人選了,只可能是一個原因,就是我講的太差,大家懶得聽。

  北青報:學生對你什麼評價?

  蘇湛:每學期其實都有學生調查,但我沒敢看,我心理比較脆弱,害怕看到學生對我的評價不好。之前有看過一次學生反映我的缺點,比如“話多”、“講課不重視時間”,都是正中要害,但真不好改呀,只能説慢慢改吧。不過,聽説我的課評價還都不錯。

 (記者 孔令晗)

  

+1
【糾錯】 責任編輯: 韓家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故宮文物展在希臘舉行
中國故宮文物展在希臘舉行
阿爾山秋意漸濃
阿爾山秋意漸濃
堪培拉花展開幕
堪培拉花展開幕
東博會迎來公眾開放日
東博會迎來公眾開放日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8061123435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