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重慶十字村有一群留守兒童“代理家長”
2018-08-30 08:18:32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十年間,一批又一批大學生來到這裏,為留守娃埋下“考大學”的種子,如今,村裏的大學生越來越多

  “大學生來了,我們這裏的娃娃進步可大了,成績變好了,思想品德也提高了不少。”近年來,每逢暑假,重慶涪陵區新妙鎮十字村的村民就格外高興。一些留守兒童立下志向:長大了要當一名老師,像哥哥姐姐那樣幫助更多的農村孩子成長。

  據了解,涪陵區新妙鎮十字村在2009年挂牌為重慶理工大學經濟金融學院暑期“三下鄉”社會實踐活動基地。十年來,該學院一批又一批大學生來到這裏,為村裏的留守兒童上興趣課,給他們當起了“代理家長”。在不少人眼中,這個項目已逐漸成為彌補農村留守孩子成長“短板”的有效手段之一。

  大學生暑期進村成“家長”

  “我們鎮上有23個村,每年一放暑假,鄉親們都盼著大學生早點來!”70歲的老黨員、新妙鎮關工委常務副主任張文喜看著村裏的孩子一天天學習變好了,有的考上了大學,有的進了重點高中,還有些學會了唱歌跳舞、做小手工,心裏比吃了蜜還甜。

  開學上大三的重慶理工大學經濟金融學院學生會主席鄭金芝,一放暑假就跟學院22個同學來到涪陵區新妙鎮。雖然是第一次來,但他們對這裏一點都不陌生。據介紹,在新妙鎮留守兒童關愛群裏有200多個大學生,“大家經常聊起村裏的事,帶隊老師、往屆學長已經跟這裏的老鄉成為了朋友。”

  “組織報名參加暑期興趣班時,23個村的村幹部都給我打電話,希望今年多幾個大學生到村裏去給小娃娃們上課。”張文喜説,很多孩子在大學生們的輔導下,學習成績、道德品質都有了提高。他還記得村裏有個叫楊莎莎的女孩,2009年第一屆興趣班剛開時才上小學一年級,此後幾乎年年暑假都來參加輔導,成績越來越好,去年考上了涪陵的重點高中。

  畢業後已在重慶一國企工作了6年的劉長江回憶,2009年他們去新妙鎮十字村時主要是為了金融知識公益宣傳,但隨著深入了解,發現這裏不少留守兒童暑假過得單調乏味,爺爺奶奶無法輔導作業,也沒有時間和精力帶他們出去遊玩長見識。于是他們向老師提議,在村裏辦一個免費的留守兒童興趣班。那時村裏幾乎沒有條件教學,大學生們住在村敬老院的空房間,沒有床就打地鋪,硬是將興趣班辦了起來。在敬老院的寢室裏,大學生帶著孩子們一起玩,給他們輔導。此後,每年暑假都會有學生到村裏給留守的孩子們當“代理家長”。

  今年高考,十字村的李靖考了536分,收到了四川外國語大學的錄取通知書。她説,六年前家裏只有爺爺,當時的她選擇參加暑假興趣班,發現班裏好玩得多。“大學生哥哥姐姐教我們知識,讓我們長了見識。從那時起我就對英語莫名喜歡,覺得説英語不一樣,可以了解更廣闊的世界。”

  “對父母不在身邊的農村孩子來説,有大學生當‘家長’真是一件幸福的事。” 張文喜説,因為這些大學生,很多孩子從小就埋下了“考大學”的種子,一些已經實現了夢想,村裏的大學生越來越多。

  為他們撐起一片“藍天”

  2017年底,國家衛計委調查全國12個省27個縣的農村地區0~15周歲留守兒童與非留守兒童的生活、學習情況後發布了一份《中國流動人口發展報告2017》,報告顯示,接近95%的留守兒童主要監護人為祖父母和外祖父母,監護人平均年齡58.2歲,文化程度在小學以下者超過70%。留守兒童與父母分離半年到一年的比例高達56.3%,8.2%的留守兒童與父母分離時間甚至在一年以上。

  另據2016年民政部首次對外發布的我國農村留守兒童摸底排查的數據顯示:我國16歲以下農村留守兒童有902萬人,其中由祖父母、外祖父母監護的805萬人,無人監護的36萬人。

  “對于孩子而言,精神留守更可怕。絕大多數留守兒童因為缺乏父母關愛,導致心理層面出現問題。”重慶社科研究員陳平認為,留守兒童的祖父母輩大多文化水準較低、思想觀念陳舊,一天天長大的孩子與他們之間的共同話題越來越少。而隨著孩子成長,他們在學習和生活上遇到的問題卻越來越多,苦悶長久難以發泄,造成了部分孩子內心封閉、情感冷漠、自卑懦弱,缺乏社會交往的積極主動性。因此,要真正解決這一問題,就得讓他們不再留守。

  中國農業大學人文與發展學院院長葉敬忠教授表示,留守兒童不再留守,只有兩種方式,第一種是真正實現外出務工人員就地就業;第二種是留守兒童隨著父母一起到外出務工的地方生活。“但在現實社會背景下,這些途徑很難在短期內實現。所以,留守兒童問題需要從‘解決’思維轉變為‘應對’。”

  葉敬忠認為,從深層次上解決留守兒童問題,其一是需要就地消化農村勞動力,減少不合理的區域轉移;其二需要加強政策聯動,改革勞動力轉移配套政策,其三還要完善相關法律法規,提高全社會的兒童權益保護意識。

  “打破城鄉壁壘,讓更多的農民工成為新市民,讓留守兒童至少成為流動兒童,或許是破解留守兒童困局的根本之道。”重慶市婦聯的相關負責人説,政府可以通過改革戶籍制度,完善和推動有關留守兒童與家長共同進城生活的政策,變“留守兒童”為“隨行兒童”。

  此外,還有觀點認為,解決留守兒童問題需要超越由一時熱點制造的“激情式”關注,政府、學校及社會要通過調查、研討、政策倡導、實際幹預等多樣化的社會參與,形成常態化的關愛、幫扶模式。

  “開展各類關愛、幫扶活動,或許是短期內社會參與度最高、效果較為明顯的一項措施。”在致力于家庭關係疏導的重慶家和社會工作服務中心負責人蘇小林看來,農村留守孩子的問題不是一兩天形成的,而是其成長的土壤出現問題,使孩子承受了學習、生活等多重壓力。通過高校、公益團體等長期開展關愛工程,用實際行動為農村留守的孩子們撐起一片“藍天”,帶給他們希望,這會讓內心較為保守的留守兒童逐步敞開心扉,走上陽光健康的成長道路。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福建廈門遭遇暴雨天氣
福建廈門遭遇暴雨天氣
廣西龍勝:苗寨制曲忙
廣西龍勝:苗寨制曲忙
貴州石阡:山區農民搶秋收
貴州石阡:山區農民搶秋收
國內設計時速最快的地鐵線首臺盾構始發
國內設計時速最快的地鐵線首臺盾構始發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66112335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