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從“搬磚工”到“羊倌”:農民馬吾德喜脫貧
2018-08-20 09:29:45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蘭州8月20日電(記者成欣)夏日清晨,50歲的“羊倌”馬吾德像往常一樣來到羊圈前,開始了一天的勞作。但這一天有點特別,他的母羊産了3只羊羔。懷裏抱著羊羔,倣佛自己的小孩一般,馬吾德笑得樂開了花。

  “有些小羊羔奶水不夠吃,就需要人工給小羊羔喂牛奶,喂夠3個月就能自己吃一些精飼料了。”每當母羊産小羊羔時,馬吾德是最高興。

  馬吾德是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臨夏市枹罕鎮銅匠莊村村民。村上主要以種玉米和外出務工為主要經濟來源,如果遇到天災,一年下來就沒什麼收成。因為貧窮,村裏都留不住什麼人。馬吾德自家危房也是補了又補。

  馬吾德家裏3口人,2013年成為建檔立卡貧困戶。家裏只有1畝玉米地,一年的玉米收入不到1000元。為了生計,他在鎮上一家小窯廠打工,燒磚、拉磚,每天都要工作10小時以上。就這樣,他幹了5年。馬吾德説:“辛苦一年只有4千元的收入。這5年裏,自己遭受的辛酸和挫折數不清。”

  後來,臨夏州政府大力整治污染,淘汰落後産能企業,馬吾德打工的磚窯廠因排污不達標被拆除。沒了打工收入,馬吾德心裏空落落的。喜歡“折騰”的他,一心琢磨要再幹點兒什麼。

  轉機發生在2012年冬天。他聽説同村的孟存壽在“利民牧業農民專業合作社”養了羊,且“好日子會越過越得勁兒”。“養羊是好,可誰能保證賺到錢?”馬吾德坐不住了,急忙帶著疑慮前去咨詢。

  “有專家和獸醫指導技術,而且會與精準扶貧戶簽訂幫扶協議,年底有分紅,銷路不愁,保證不會吃虧,合作社還常年有肉吃。”孟存壽的一席話,打消了馬吾德的疑慮。

  聽孟存壽這麼一説,馬吾德心裏盤算著:加入合作社,入股的錢,既能保底、還能分紅,既有技術支撐、又有市場銷路,怎麼也比幹別的強。就這樣,他下了決心,開始了“羊倌”身份的轉變。

  放羊、給羊喂藥、打針、配料……從沒養過羊的他一點點學起。由于經驗不足,經常碰到養殖上的問題,他就向合作社裏請來的畜牧專家虛心求教養殖技術,一心要把羊養出名堂。

  到現在,馬吾德負責合作社600只羊的管理。馬吾德跟羊感情深厚,甚至“閉著眼聽到羊叫喚,都知道是哪一只”。小羊歡實,母羊壯實,幸福在心中蕩漾。“現在聽小羊羔叫喚,就跟聽音樂似的。”馬吾德説。

  馬吾德靠養羊增加了收入。指著羊棚,馬吾德掰著手指開始算賬了:在合作社打工一個月2400元工資,合作社每年4900元的分紅,再加上種地收入,他家一年的收入可達4萬元左右。“這是之前在窯廠工資的10倍。”馬吾德高興地跟記者嘮叨著。

  如今,馬吾德家裏脫了貧。去年他把家裏的危房徹底翻新,今年4月搬進新房,購置了新家具、新家電,家裏布置得像城裏人一樣。“危房修好了,該享受享受生活了!”他爽朗地笑著説。

  這些年,政府對臨夏市發展養殖業持鼓勵態度。據臨夏市畜牧局局長馬正仁介紹,今年上半年,畜牧局指導動工新建養殖場3個,爭取到位專項資金100萬元,並指派25名專業技術人員包村蹲點。馬吾德不止一次地説,自家能夠脫貧,過上好日子,首先得益于黨的好政策。

  打量著一頭頭壯實的肉羊,馬吾德思忖著,今後能不能養更多羊,攢錢給孩子娶媳婦用。當然,這些羊糞也得好好利用起來,給家裏的玉米地和花草施上有機肥。“用羊糞施肥的玉米成熟期更早,葉子深深的,棒子胖胖的,看著就讓人喜歡。”

  他還盼望著,能為家鄉做點事情,讓村上更多人加入合作社,把養羊技術傳授給村民,與村民一道共同致富。

  “過去我背的是磚塊,現在我拿起了羊鏟。我完全沒想到養羊可以變成奮鬥的夢想。”他説,“在我靠自己雙手就可以脫貧的時候,為什麼還要當低保戶呢?”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佳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走進察爾汗鹽湖
走進察爾汗鹽湖
大漠朝霞醉遊人
大漠朝霞醉遊人
“老物件”講述百姓家常事
“老物件”講述百姓家常事
飛行表演添彩法庫國際飛行大會
飛行表演添彩法庫國際飛行大會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9211123295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