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監管盲區仍存在 兒童溺水何時不再是暑期安全之痛?
2018-08-14 08:04:16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兒童溺水,何時不再是暑期安全之痛?

  近期,北京雙胞胎姐妹青島溺亡事件引發了人們對兒童溺水事件的關注。在海南,此類問題同樣引人關注。據不完全統計,僅2018年上半年,海南就有10名孩子的生命被水害吞噬。

  學生溺水事件頻繁發生,究竟是誰之過?《工人日報》記者對此進行了調查。

  一些家長玩手機而忘記孩子

  位于海口西海岸的西秀海灘因距離市區較近,是不少海口市民夏季游泳的首選泳場。

  8月7日傍晚,西秀海灘的游泳人數眾多,場內車位停得滿滿當當。記者走訪中留意到,雖然悉心看護、緊盯孩子的家長佔了絕大多數,但還是有坐在沙灘邊的家長守著孩子的衣物和鏟沙用的玩具,並沒有緊盯孩子,而是自顧自地玩起手機。一位年輕的媽媽甚至都沒注意到自家孩子已經跑到浪邊踩水玩耍,待她放下手機,才大聲呵斥孩子。

  “每天都有年輕家長因為玩手機而短時間內忘記孩子,回頭才大聲喊孩子甚至是找孩子的。”在西秀海灘負責租借衝浪板的商戶負責人表示,家長在看孩子過程中玩手機消遣時間可以理解。但傍晚漲退潮時海邊危險性很大,一旦出事,家長會後悔一輩子。

  隨後,記者又走訪了包括海口假日海灘、海口灣在內的多個海灘,發現不少市民在公共海灘內隨意下海。即使海灘前豎著禁止游泳的安全警示牌,也沒能喚起一些市民的安全意識。

  溺水事故發生地沒有安全警示牌

  記者走訪還發現,一些存在溺水隱患的河道、水庫和池塘等危險地帶,在安全監管方面有缺失。

  8月6日,記者回訪海口市瓊山區鳳翔街道逢考村。6月9日上午這曾發生一起溺水事故,造成2人溺亡,年齡最小的才6歲。在村民的引領下,記者穿過一條鄉村小道,來到一個水塘邊。雖然已經過去1個多月,可事發現場並沒有什麼變化,更沒有見到事故發生後應該有的安全警示牌。

  “我們以前也在這個水塘抓過魚,沒發現水這麼深,可能是颱風過後水位突然上升了。水性不好的大人下去都可能出事,更別説一個6歲的孩子了。”該村民痛惜地説。

  隨後,記者實地回訪近期幾起溺水事件發生地,發現孩子們的溺水地點主要集中在村子附近的河道、水利溝、水庫和池塘,而這些地方要麼無人監管,要麼監管不嚴。

  在海南定安龍州河沿岸,記者看到曾發生過溺水事件的河岸依舊沒有豎立任何警示標誌。附近的河岸由于採砂的原因,已經被挖得到處都是大坑。

  村民陳大勇説,該村附近河段早年原本河床比較平坦,河水也不深,村民平常都可以直接走路蹚水過河。但後來由于多年的非法採砂,導致河床深淺難測,最深的地方有三四米,且形成了一些暗流和漩渦。該河段也成了事故易發的兇險河段。除了今年有孩子溺亡外,幾年前,當地還有一個8歲左右的小男孩也曾溺亡在這一河段。

  農村的基礎設施差

  海南大學政治與公共管理學院副院長江紅義曾參與一項關于校園安全與青少年權益維護的項目調研。他發現,兒童溺亡事件主要發生在農村。農村的現狀是年輕人大都外出打工,老人、小孩子留守。老人大多安全意識薄弱,有的是無力顧及。

  “農村的基礎設施差,孩子們只能在一些無人管理的小水塘、水庫游泳,危險係數大大增加。針對這樣的現狀,當地有關部門應該加強對危險水域的排查和監管。可很多時候,有關部門對這塊工作不夠重視,甚至視而不見。”江紅義認為,海南鄉鎮水網發達,河流眾多,希望有關部門每年都能制作一些警示牌,分發給村裏,設置在危險水域。在他看來,兒童暑期溺水難題並非無解,關鍵是能否在各個相關環節進行監管和提醒。每個環節的力量增強了,則整體安全效能就能體現出來。

  他表示,有關部門可以考慮結合正在推進的新農村建設項目,在一些水塘的基礎上建設一批簡易游泳池,有深淺區、有標識,最好還要有人管。農村中小學生有了安全的游泳場所,就能在一定程度減少他們去河流、水塘玩水的機會,避免溺水事故的發生。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雲南西雙版納舉辦世界大象日活動
雲南西雙版納舉辦世界大象日活動
颱風來襲 船只歸港
颱風來襲 船只歸港
雲霧繚繞狼牙山
雲霧繚繞狼牙山
廣州長隆大熊貓家族再添新成員
廣州長隆大熊貓家族再添新成員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661123264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