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健身房倒閉調查:預付款消費模式留下一地雞毛
2018-08-03 07:41:14 來源: 中國新聞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學習和工作之余,運動鍛煉成為了許多人新的選擇,健身房正是這種需求的産物。有機構統計,在2016年國內健身俱樂部就高達10000家,産業市場規模達300億元。

  現在,看似繁榮的市場上蘊含了隱憂。央視新聞近日就關注了“健身房倒閉潮”,稱據不完全統計,北京地區三個月以來有超過20家健身房倒閉。毫無疑問,全市范圍內這一數字還會更大。

  健身房因何倒閉?

  有業內人士分析,健身房倒閉的原因:一是,健身房是一個初期投入很大的項目,如果資金準備不充分,就容易導致資金鏈斷裂;二是,惡性競爭,如果幾家健身房距離很近又沒有足夠的差異化,為了招徠顧客就只能打價格戰,最終結果是擾亂市場。

  智研咨詢2017年發布的報告顯示,2015年4月-2016年3月,中國健身房最多的前十大城市中,有8個城市的健身房數量增長超過50%。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下,不斷降低的會員卡費與水漲船高的經營成本,使得很多健身房的經營舉步維艱。

資料圖:圖為正在健身的年輕人。中新社記者 殷立勤 攝

  據央視報道,國內60%的健身俱樂部存在不同程度的虧損問題,健身房跑路引發的經濟糾紛也時常見諸報端。而絕大部分的健身房在關門前都沒有把消費者的預售卡內的余額進行主動退換與告知,導致消費者維權無門。

  健身行業投資人Chris對記者表示,健身房最大的成本在于地租。相比于大而全的傳統健身房,如果轉變思路做小而美的健身工作室,不但可以把租金成本降下來,而且通過差異化競爭能夠把利潤提上去。不容易出現傳統健身房前期為追求現金流,後期經營困難的情況,間接降低了倒閉跑路的可能。

  消費者為何維權難?

  目前,“辦卡+賣課”是健身房收入的主要來源。對于消費者來説,為服務提前付費屬于預付款消費,而這一直是糾紛和投訴的重災區。

  例如,上海市2017年由單用途預付卡引發的相關投訴達12106件,同比增加25.9%;涉及經營者3887家,其中關門跑路1864家,佔比48%。2018年一季度相關投訴累計6417件,同比增加19.4%,關門跑路經營者數同比増加近30%。

資料圖:參與健身的市民。中新社記者 殷立勤 攝

  其實早在2011年5月,官方就出臺了《關于規范商業預付卡管理的意見》。提出,對商業企業發行的單用途預付卡要強化管理。現實中,商業預付卡管理涉及部門眾多,情況復雜。上海市商務委員會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7月9日,實際備案發卡企業只有391家,備案比例不足1%。

  經營者行為難以得到有效約束,也加大了消費者在預付消費卡中維權的難度。曾經在某高校周邊健身房做過兩年單車教練的胡瀟告訴記者,“以前工作過的健身房老板曾經説過'如果我跑了,你都沒地方找我'。”

  湖南攬勝律師事務所律師李雨霞分析,“健身房跑路,如果老板名下有可執行財産,按照規定需經過法院拍賣統一給消費者提供補償。但從過去案例來看,消費者很難通過民事訴訟的方式獲得賠償,因為訴訟成本遠遠高于消費者損失的預付款,最終只能是不了了之。”

  上海率先出臺規定管理單用途預付卡

  為了維護消費者權益,2018年7月27日,《上海市單用途預付消費卡管理規定》出臺,並將于明年1月1日起實施。

  《規定》要求,經營者因停業、歇業或者經營場所遷移等原因影響單用途卡兌付的,應當提前三十日發布告示,並以電話、短信、電子郵件等形式通知記名卡消費者。消費者有權按照章程或者合同約定要求繼續履行或者退回預付款余額。

資料圖:長春患癌老人劉敬偉堅持健身13年,練出健康成年輕人偶像。張瑤 攝

  上海還將建立嚴重失信主體名單,將關門跑路、一年內因違反規定受到兩次以上行政處罰,以及存在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集資詐騙等情形的單用途預付消費卡經營者,納入嚴重失信主體名單。

  除了地方設立相關規定,對于打一槍換個地方,以辦健身房為名義騙取預付款的行為,相關法律上也早有規定。

  四川有同律師事務所律師張柄堯告訴記者,健身房因經營不善倒閉屬于一般經濟糾紛,而如果是打一槍換個地方,其開設健身房的目的,顯然並非正常經營,而屬于合同詐騙。事發後,消費者應盡快報警,司法機關應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保障消費者權益。

  傳統健身房之外,愛好者們如何選擇?

  採訪了多位健身愛好者後記者了解到,當前健身房最大的幾個問題是教練不專業,器材質量不夠好,教練在自己訓練時賣卡賣課影響心情等。即使健身房不倒閉他們也已經打算換一種方式健身。

  有幾位剛畢業的年輕人選擇了健身APP和自助健身倉。“之前參加的健身房離家較遠,有時去鍛煉很不方便。健身倉離家很近,配合keep上的課程,效果還不錯。”

3月31日健身“集裝箱”現身成都,圖為民眾在健身“集裝箱”內鍛煉。安源 攝

  重慶的健身愛好者陳女士表示健身是個剛需,如果健身房關門會跟著目前的教練繼續練下去。“就算是健身房倒閉了,但對于專業健身教練的需求還是會存在。遇到合適的教練,會建立聯係,自行開班。所以健身房倒閉不倒閉對于愛好者來説影響不算很多。”

  本身是健身愛好者,還曾經在武漢做過健身教練的劉女士告訴記者,“教練的底薪很低,銷售任務卻很重,所以沒有時間提升自己的專業水平,只能把精力放在賣課上面。”因此她在上一家健身房工作不久就辭職了,目前考慮自己開設健身房,或者開設健身工作室。(張旭)

+1
【糾錯】 責任編輯: 程瑤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好生態也能當飯吃”——解碼寧夏吳忠市的“綠色發展賬本”
“好生態也能當飯吃”——解碼寧夏吳忠市的“綠色發展賬本”
宛如童話世界!昆明撈魚河濕地公園8萬株大麗花綻放
宛如童話世界!昆明撈魚河濕地公園8萬株大麗花綻放
南寧:"樹堅強"扎根古城墻 根係發達撐破墻體
南寧:"樹堅強"扎根古城墻 根係發達撐破墻體
探秘荊州“文物醫院”
探秘荊州“文物醫院”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10691123216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