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鄉村裏的“手機爭奪戰”:孩子抱手機不放打遊戲看劇
2018-07-27 09:28:50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鄉村裏的“手機爭奪戰”

  “放下!別動我的野!”

  “全體進攻中路!”

  “你會玩嗎?還不趕緊推塔?”

  暑假來了,廣東潮州市一個山村的小學裏仍熱熱鬧鬧,五年級的陳子鋒正和4個同學蹲在教室門口“開黑”(對戰類遊戲中,許多玩家在一起面對面或語音交流)。在30多攝氏度的高溫下,遊戲中的角色連續不斷出招,子鋒幾個人盯著手機螢幕的眼神也顯得“熱血沸騰”。

  “村裏信號不好,學校網穩定。”對于為什麼放假還來學校的問題,子鋒回答簡單,手裏的操作一點沒閒著。隨著手機裏傳來一聲“Victory”(勝利)的語音提示,男孩子們爆發出了一陣歡呼聲。此時子鋒終于抬起了頭,驕傲地説:“看吧!我技術硬過鐵(潮汕方言‘厲害’)。”

  子鋒的父母都在廣州打工,平時和爺爺奶奶生活在一起。今年過年,在子鋒的強烈要求下,爸爸給他買了一部手機作為新年禮物。子鋒很是得意:“在學校裏,誰有手機就是老大,別人都會圍著你轉!”

  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觀察發現,在農村地區,放學後、放假時甚至課堂上,孩子們抱著手機不放的現象很普遍,他們大都是在打遊戲、看影視劇。

  只要一碰到手機,就“停不下來”

  子鋒承認,有了手機之後,他管不住自己的手,晚上爺爺奶奶睡了以後,“打一盤遊戲差不多要30分鐘,幾盤下來,就到後半夜了。”子鋒告訴記者,自己玩的遊戲每天要做任務,刷活躍度。面對遊戲設置的防止未成年人沉迷係統,子鋒得意地説:“我的賬號是拿爺爺的身份證注冊的,係統才不知道我是小孩兒。”

  晚上開夜車打遊戲的子鋒,白天上課的狀態並不好,成績也在下滑。

  “經調查,班上16個學生中,15人都有屬于自己的手機,有的孩子手機比我的都先進。本以為鄉下孩子的娛樂方式很原始純樸,沒想到他們也和時髦的手機遊戲接軌了。”許銳鋒是廣東大學生志願服務希望鄉村教師計劃的一名支教老師,他在子峰所在的學校支教,他了解到學校裏70%的學生是留守兒童。

  學生們下課扎堆兒打遊戲的現象引起了許銳鋒的注意。在家訪中,許銳鋒發現有的家庭盡管經濟條件不好,父母還是會想盡辦法滿足孩子的願望。“父母可能是出于長期不在家的愧疚感吧,有些家長可能比城市家長更慣孩子,特別是男孩子。”許銳鋒説,孩子們手機裏一般都是遊戲,或是一些短視頻、直播軟件,幾乎沒有和學習相關的應用。

  “村子裏能提供給孩子們的其他娛樂活動太少了,特別是晚上。”許銳鋒告訴記者,相比于和老人説話談天,打遊戲明顯更有吸引力。

  “這個學期,我們在學校建了一個活動室,給孩子們提供一些運動器械。”許銳鋒説,這個年齡段的孩子都精力旺盛,讓他們有事可做,注意力就會從遊戲上轉移。

  在安徽某鄉鎮的一所初中學校,初一學生李小勇上課時經常左看右看,聽不進去,有時幹脆就趴在桌子上睡覺。但放學一回家,他立馬聚精會神玩起手機遊戲。

  小勇從小父母就不在身邊,一直跟親戚在老家住,個子只有1.3米左右,衣服也常常臟臟的,“遊戲有趣好玩”是他常挂在嘴邊的口頭禪。

  早上,當音樂老師吳娜看到小勇“頂”著黑眼圈、精神很萎靡地來上學,就知道他昨晚肯定熬夜玩手機了。

  吳娜曾開導他:“原來有個學生,來的時候什麼都不會,後來很努力,考上高中了。你不會的可以問老師,只要努力,你也可以!”

  小勇只是笑笑,説:“我基礎太差了,聽也聽不懂,還是玩手機吧。”

  唯一讓吳娜欣慰的是,在自己的音樂課上,小勇會“伸長脖子認真聽,扯著嗓子認真唱”,“去年教師節,我還收到了小勇送我的賀卡,還是用英文寫的呢,可惜‘老師’兩個字的英文單詞卻拼錯了。”

  孩子和家長打響手機“爭奪戰”

  每天在家等吃飯的時候,安徽六安某鄉鎮6歲的小希都會摸出媽媽淘汰的一款智能手機,兩只手捏著手機,眼睛睜大了靠近螢幕,玩起“吃雞”(一款遊戲別稱)。

  小希的媽媽每天在工廠上班,下午下班後抽時間去幼兒園接上小希,再將孩子送到姑姑張園家,自己回單位上夜班。管教侄子的重任就落到了張園身上。

  只要一到張園家,喊完“姑姑好”,小希就會找張園“索要”手機玩。“他總是在你旁邊哼哼唧唧,嚷嚷著要手機,如果不給,他就接著哼唧,有時還會哭鬧。”張園説。

  “你最好了,我最喜歡你,手機借我玩玩唄。”張園不給手機時,小希還會時不時撒幾句嬌。有時候張園實在聽煩了,就會把手機給小希,並叮囑“只能玩一會兒”。

  “如果你不制止他,他會一直玩,直到你拉下臉,把手機奪下來。” 張園回憶,她和侄子之間已經發生了很多次手機“搶奪”戰,但最後屈服的都是自己。

  初一學生張亮每當“手機癮”上來時,最常用的“伎倆”是找各種借口找媽媽何勤要手機,“要麼就説上網買衣服,要麼就説自己買的東西怎麼還沒到,要用手機查一下。”

  只要一拿到手機,張亮就一聲不吭在房間裏“戰鬥”一整晚,拇指和食指在螢幕上靈活地“騰轉挪移”,偶爾發出一句叫喊,卻從來不碰家庭作業。第二天早上臨出門上學前,張亮才匆匆忙忙拿起筆,把作業糊弄一下,再趕去學校。

  “爭搶”手機的戰爭通常在母子之間上演,有時候何勤把手機藏起來,兒子就把家翻個遍,何勤借口説手機壞了,孩子就説自己要買學習資料……有時何勤堅持不“交出”手機,張亮就會故意找茬和媽媽大吵一架。

  自從沉迷手機遊戲以後,張亮的成績在班級掉到了中下游水平,何勤對此很是苦惱。她也曾去學校和老師交流過,老師對她的回應是:“家長應該擔起責任,家長在家都管不好,我們老師又有什麼辦法呢?”

  勿讓手機成為農村孩子的“玩伴”

  據安徽省某鄉鎮的一位留守兒童之家管理員介紹,有些學生上課時不能集中注意力,聽一會兒就忍不住要看一會兒手機,有用微信、QQ聊天的,也有網上購物、打遊戲的。很多玩手機上癮的都是父母在外打工的留守兒童。

  她覺得,孩子年齡小、自控力較弱是一個原因。此外,很多孩子在虛幻的遊戲世界裏可以尋找存在感、認同感和成就感,並為自己尋求“情感寄托”。

  安徽12355青少年服務平臺負責人姚煒耀認為,青少年喜愛玩手機遊戲是正常現象,他們也需要娛樂,但要進一步明確家長和老師的監管責任,不能讓手機成為“家長”,要創造條件,多陪孩子參加適齡的娛樂活動。同時,他呼吁遊戲運營商研發更為科學完善的防沉迷係統,例如登錄遊戲過久會強制離線等措施。

  “針對農村青少年特別是留守兒童,我們定期入戶走訪,給孩子體檢,也告訴他們總玩手機的危害。”安徽省肥東縣店埠鎮的留守兒童保護專幹金冉冉認為,積極動員留守兒童參與文體活動,在活動中寓教于樂,引導他們遠離手機等電子産品,同時提醒家長注意和孩子多溝通、多陪伴孩子,才是減少他們玩手機頻率的最有效方法。

  (文中孩子及家長姓名均為化名)

  (記者 王海涵 張奪)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夏日荷韻
夏日荷韻
青山綠水變成西藏山南群眾的“聚寶盆”
青山綠水變成西藏山南群眾的“聚寶盆”
奔跑吧!馬背上的鄉村少年
奔跑吧!馬背上的鄉村少年
草原美景如畫
草原美景如畫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661123184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