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遊戲成癮”究竟是不是一種病?
2018-07-22 08:25:05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有人認為,將“遊戲成癮”列入精神疾病,會使玩遊戲過度的孩子家長亂貼標簽,不利孩子成長——

  “遊戲成癮”究竟是不是一種病?

  專家表示,遊戲成癮成因復雜,應調動各方力量“群防群治”

  7月16日18時30分,晚飯後,32歲的趙鵬像往常一樣,點開機箱電源,喊上幾位好友一起“吃雞”。趙鵬在沈陽一家銀行工作,平時壓力大,他喜歡玩遊戲“解壓”,每周平均遊戲時間32小時,中午玩手遊王者榮耀,晚上玩絕地逃生。今天他在等待遊戲進入時,看到彈出的這樣一條新聞:遊戲成癮被世界衛生組織列入精神疾病!“我多玩一會兒遊戲就成‘精神病’了?”趙鵬對此頗為不解。

  什麼樣的狀態該被確診為“遊戲成癮”?什麼樣的程度該去醫院治療?……像趙鵬這樣,中國4.21億網絡遊戲玩家心中都會有這些疑問。連日來,記者採訪了多位遊戲玩家、精神衛生科醫生和社會學專家,他們告訴記者,遊戲成癮成因復雜,不應一概認定為精神疾病,預防和治療還需各方“群防群治”。

  遊戲成癮列為精神疾病引爭議

  6月18日,在世界衛生組織(WHO)今年發布的第11版《國際疾病分類》(ICD-11)中,加入了“遊戲成癮”概念中的“遊戲障礙”,並列為精神疾病。即,對遊戲的自控力低下,愈發將遊戲優先于其他興趣和日常活動之前,即便會有負面情況也依然會持續進行遊戲或增加玩遊戲的時間。明年舉行的世界衛生大會上會員國批準後,2022年1月1日將會生效。

  “這説的不就是我兒子嘛”,看到這則消息時,大連市家長劉軒雨更焦慮了。劉軒雨是單親媽媽,在房地産行業工作,工作忙碌而無暇照顧孩子,家裏12歲的兒子小明整天拿著iPad玩王者榮耀,一玩就是好幾個小時,有時候作業不寫、飯也不吃。小明為了買遊戲皮膚、裝備已花了8000多元。“我兒子説玩遊戲就得花時間,還得花錢。他問我要錢,有時嫌麻煩我就直接告訴他銀行卡密碼”,劉軒雨説。最近,她預約了大連醫科大學附屬大連市兒童醫院兒保科醫生,想帶小明去看看。

  在中國,是否判定“遊戲成癮”為一種疾病的爭議更大。2008年,由當時的北京軍區總醫院制定的中國首個《網絡成癮臨床診斷標準》通過了解放軍總後勤部衛生部的專家論證,但是未獲得當時衛生部和中國精神醫學學會的認可。如今,遊戲成癮列為精神疾病引出新一輪爭議:什麼樣的狀態該被確診為“遊戲成癮”?什麼樣的程度該去醫院治療?

  WHO表明,持續至少12個月就可確診,如果症狀嚴重,確診前的觀察期也可縮短。趙鵬質疑説:“我從讀研究生就開始玩,DOTA、英雄聯盟、王者榮耀、絕地求生……到現在8年了。按邏輯算是重度患者,可我工作也找了,老婆也娶了,兒子都兩歲了,難不成還要去醫院進行強制治療?”

  青少年對遊戲認知錯誤的背後

  “為什麼要打遊戲,不打了不行嗎?” 記者問 。

  “那我就是班裏的大傻子。因為不玩網遊,要麼他傻不會玩,要麼他不是男生”,13歲在沈陽市就讀初二的小健説。

  小健的偶像是Uzi(專業電子競技選手),手機壁紙是偶像成名的英雄“薇恩”。課間,幾個男生會一起討論最近流行的英雄和打法,還有熱門的賽事。小健的段位是華貴鉑金,他一直以遊戲打的好為傲。

  記者隨機採訪了20位青少年網絡遊戲玩家,像小健這樣有著“男生必須擅長網絡遊戲”觀念的有18人。而這樣的錯誤觀念比比皆是,“小孩子遊戲打得好就是聰明”,“我打網遊出色照樣也是一個成功者”。

  沈陽市某三甲醫院的兒保科大夫丁秀麗認為,這些認知錯誤的孩子不應被亂貼成“遊戲成癮”的標簽,他們只要加以確診、指導就能更正。而更多的狀況是家長給孩子物質上的滿足,而忽視精神、情感上的慰藉。

  14歲的欣蕊在撫順市某中學讀初三,平時成績排名班級前三名。後來她突然變了個人,逃課玩起了遊戲,連續3個月不洗澡,還不和同學説話。無論父母怎麼管教都不起作用。一天淩晨1點,母親一氣之下用煙灰缸砸爛了顯示器,欣蕊發瘋似地奪下煙灰缸要拼命,撞傷了胳膊,被父母拉到醫院後休學半年。事後欣蕊對主治醫師説,自己已經很努力學習考第二名、第三名,可母親還是不滿足,非要考第一。平時父母開飯店忙生意,總是後半夜到家,自己經常一個人在家,玩遊戲為了舒緩壓力,誰知道一玩就上癮了。

  《青少年成癮行為調研報告——基于2017/2018青少年健康行為網絡問卷調查數據分析》數據顯示,我國有18%的青少年每天玩電子網絡遊戲超過“4~5小時”。在“每天玩4~5小時”時間段,留守兒童佔比18.8%,而非留守兒童為8.8%。相關專家表示青少年玩遊戲的頻率主要與便利性、監管性有關。留守兒童身邊沒有家長監管,基本上就是放開了玩。

  丁秀麗表示,生活中,許多焦慮的家長一看孩子在網上逗留時間長了點,就認為他們上網成癮,就想著要給孩子做醫學鑒定和診療。這樣做會讓孩子“很受傷”,使他們産生自我懷疑,更容易深陷于遊戲不能自拔。

  需調動各方力量“群防群治”

  近年來,緩解遊戲成癮的辦法多種多樣,除了醫療手段,充分調動學校、家庭和社會各方力量來“群防群治”,更被認為是一種有效的綜合治理辦法。

  2006年,中國成立了第一家擁有醫療資質的遊戲成癮治療機構——中國青少年成長基地。然而,截至目前,擁有醫療資質的民間遊戲成癮治療機構僅有3家,剩下100多家多以培訓學校形式開辦的“戒網癮學校”。

  丁秀麗認為,我國應該盡快規范“遊戲障礙”的預防及治療。一方面讓真正屬于‘遊戲障礙’的患者可以得到確診和治療,另一方面可以把“遊戲過度者”區別開來,得到正確的引導。在以往的門診中,基本上都不是以遊戲成癮的診斷來“對症下藥”,而是採用比如情緒障礙治療、行為障礙治療的方式,更有甚者以限制人身自由、電擊等不科學的方式治療。

  遊戲直播博主“蒼狼三號”則認為,最重要的是父母的陪伴與疏導,不要粗暴地禁止。他以親身經歷告訴記者,初中時,自己沉溺星際爭霸,放學就跑網吧,自己的父親不是“逮”他回家,而是陪他一起上網,慢慢了解他為什麼打遊戲,甚至還給他送過飯。這些讓他不好意思起來,和父親溝通,最後大幅減少了遊戲時間。

  遼寧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所長王磊建議,國家相關部門應健全遊戲市場體制,成立“遊戲分級制度”,針對不同年齡層的群體設立相應的內容限制,同時限制遊戲時間。另外,遊戲公司應當承擔社會責任,拿出一定比例的盈利用來成立“遊戲成癮治療基金”,建立公益性質的治療中心,為經濟困難的遊戲障礙患者提供治療經費。

  (文中青少年遊戲玩家皆為化名)(記者 劉 旭)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夏日親水嗨翻天
夏日親水嗨翻天
平壤婦産醫院、玉流兒童醫院訪問記
平壤婦産醫院、玉流兒童醫院訪問記
趣味工地運動會
趣味工地運動會
甘肅平涼:古鎮上演萬人太極拳表演
甘肅平涼:古鎮上演萬人太極拳表演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9701123159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