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在北京打工能住哪? 藍領公寓身份“合法”
2018-07-19 09:58:18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整治群租房、改造城中村,在北京打工能住哪?

  集體宿舍政策破冰 藍領公寓身份“合法”

  房源集中躉租給用人單位,不面向個人和家庭;可根據情況改建,在消防安全上嚴格把關

  快遞員、保潔員、環衛工等城市運行和服務保障行業務工人員,在北京將有專門的租房産品——租賃型職工集體宿舍(又稱“藍領公寓”)。近日,北京市住建委正式發布《關于發展租賃型職工集體宿舍的意見(試行)》。藍領公寓將不限入住者戶籍,主要審核企業情況,房源將集中躉租給用工單位,不面向個人和家庭出租。

  在此之前,多人一間的藍領公寓因極易被認定為“群租房”而少有單位涉及。如今政策出臺,藍領公寓有了“合法”身份,打工者在北京能否住得幹凈、安全、穩定?帶著這些問題,《工人日報》記者進行了一番採訪。

  變相群租——

  有了住的地方,才敢出門打工

  “來北京打工的第一件事情,是找地方住。有了住的地方,才敢出門打工。”35歲的韓明來自四川廣安,是一名搬家工人。為了省錢,他一直和老鄉們合租。“不過,即使有了落腳的地方,也難言舒適。”

  韓明告訴記者,在北京的15年裏,他住過三環的地下室、南城的城中村、五環外的平房。如今,這些租住地逐漸變得規范,他也開始面臨無房可住的尷尬。

  記者在調查走訪時發現,在北京建築工地務工者可以入住活動板房或臨時建築。進入工業企業的打工者,可以住在單位集體宿舍。很多靈活就業的打工者則面臨著“住”的難題,這些打工者大都隨工作變動,漂來漂去。

  “一套房子裏住十幾個人是正常現象,基本上每個房間裏放的都是上下鋪。很多時候租住的房間連個窗戶也沒有,就算白天也要開著燈。”韓明説,除此之外,他更擔心的是安全檢查,一檢查我們就要找新的住處,跟打遊擊一樣。”

  長期以來,很多藍領和韓明一樣,採用了變相群租的方式降低居住成本。快遞員張師傅和幾個同事合租在南四環舊宮一帶,在那裏一間房子一個月要2000多元,平攤下來每人只需支付400元月租即可。但他在西城區復興門附近上班,每天要奔波20多公裏上下班。“即便如此,附近的老小區租金仍在上漲,我們租住的已經算很便宜了。”張師傅説,在北京,去年1300元能租到的房子,今年已經上漲到2000元以上了。

  “群租房的確安全隱患多,政府出手治理我們也能理解。”韓明説,但隨著整治群租房、改造城中村等措施,城市改善面貌同時,客觀上也減少了低價住房供給。“我們不得不住得越來越貴,住得越來越遠。”

  寸土寸金——

  建設難度頗大,品質參差不齊

  與“藍領”租賃需求巨大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企業並不太高的積極性。截至目前,在北京藍領公寓市場做出規模與品牌的專業運營機構僅有安歆公寓、新起點連鎖公寓、魔方公寓等,規模最大的安歆公寓,也不過五六萬間的體量。

  實際上,在政府部門出臺集體宿舍意見之前,為了解決職工居住問題,一些企業已經在試水藍領公寓。在位于北京市西城區陶然亭街道四平園小區菜市場晉太南胡同9號的一棟小樓,《工人日報》記者看到了目前為數不多的“藍領”集體宿舍,提供單位是北京市西城區環衛中心。該中心一隊隊長王寧介紹説:“環衛職工大多都是外地來京務工人員,在我們一隊的500多名作業職工中,就有300多人來自外地,他們天沒亮就要開始清掃工作,如果住到五六環外,難以保證作業時間和上下班安全。”

  在華天飲食公司做肉餅的周師傅也和同事住上了集體宿舍。因為每天淩晨三點就要起床到店裏做早點,住在附近的宿舍裏讓他免去了路上的奔波。盡管床鋪不大,但周師傅覺得,一張整潔舒適的床和良好的居住環境帶給了他更多的安定感,“基本生活設施都有,出門幾分鐘就到店面,可以更專心地忙工作。”

  但在大多數企業看來,這樣的藍領公寓建設難度頗大。“大城市寸土寸金,如何拿到地是個大問題。”記者注意到,這次北京力推的租賃型職工集體宿舍關于用地特別明確,這些房子主要來自三種渠道:在集體建設用地上規劃建設或改建;産業園區配建或將低效、閒置的廠房改建;各區結合區域規劃調整需要,將閒置的商場、寫字樓或酒店等改建。

  “這些建築分布很廣,一旦改建成功,藍領就可以就近租住。”北京市住建委相關負責人介紹説,集體土地租賃房將有一部分用來做單身宿舍。而産業園區配建和對閒置廠房的改建,則更能滿足園區內務工人員的住宿需求。

  “藍領公寓的品質參差不齊,一些小企業經營的藍領公寓,等同于群租房,存在著重大消防安全隱患,時時面臨違規風險。”一位企業主告訴記者,藍領公寓人口密度高,對于消防安全的要求會更高,企業需要承擔的風險也更大。多人一間的藍領公寓很容易被認定為群租房,也讓不少感興趣的企業不敢涉足。

  職住平衡——

  理順改建制度,規范運營管理

  “城市運行和服務保障行業務工人員住宿問題如今較為突出。在群租房、違建房被禁止後,需要促進職住平衡,在保證居住者生命安全與住有所居需求間達到平衡。”北京大學政府管理學院教授蕭鳴政説,通過良性的治理制度,租賃型職工集體宿舍將能夠改善供給不足的局面。

  在安歆公寓CEO徐早霞看來,此前企業參與度不高,不僅僅是政策原因,從項目立項到籌建,再到後期運營管理,要求很高,不是誰想來做就能做的。“難度很大,此前也有很多家企業嘗試,但做了兩三家店後就做不下去了,這太需要團隊的運營能力和細節管理了,可能比長租公寓的要求還要高。”

  根據《意見》要求,租賃型職工集體宿舍專門租給用工單位,用于單位職工本人住宿並進行集中管理的租賃房屋,不面向個人和家庭出租。“租賃型職工集體宿舍只能租給職工本人,不能老婆孩子一起住。”北京市住建委相關負責人解釋,這一要求也是考慮到集體宿舍從設計上就不滿足一家人居住的條件。

  “這次針對集體宿舍的新規定,實現了較大突破,同時在消防安全上嚴格把關。” 該負責人説,考慮到舒適性等因素,北京的租賃型職工集體宿舍並未像全國《宿舍建築設計規范》所規定的“宜8人、最多16人”,而是要求每個居住房間的人均使用面積不應少于4平方米,且每個居住房間的居住人數不應超過8人。一同發布的《租賃型職工集體宿舍建築消防安全導則(試行)》,對集體宿舍的耐火等級、配置係統、安全出口、疏散樓梯等都有十分細致的要求。

  “之前,藍領公寓在改造和經營時面臨很多障礙,風險和成本都很高。北京市及時出臺文件,為其改建提供制度保障,使改建之路走得通、走得順,同時全面納入規范化軌道,使這類産品的房屋安全、消防安全以及運營管理的規范性更有保障,讓租客的權益也更有保障。” 魔方公寓華北分公司總經理桑旭家説。(記者 彭文卓)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空中偶遇
空中偶遇
水中穿行
水中穿行
特寫:深夜搶修保萬家供電
特寫:深夜搶修保萬家供電
杭州打造“信用免押金城市”
杭州打造“信用免押金城市”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9701123148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