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李錦蓮申請4140萬國家賠償:女兒還沒成家 連累了她
2018-07-19 07:33:40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毒糖殺人案”李錦蓮申請4100萬賠償

  江西省高院已正式受理國家賠償申請;李錦蓮向江西省監察委要求追究當年辦案人員刑事責任

  7月18日上午,李錦蓮前往江西省高院遞交國家賠償申請。代睿 攝

  7月18日,“毒糖殺人案”當事人李錦蓮向江西高院遞交國家賠償申請書,提出共計41402694.6元的國家賠償,並要求法院就當年錯判造成的影響向自己賠禮道歉。

  目前法院已正式受理該申請。

  今年6月,江西高院再審20年前的“毒糖殺人案”,李錦蓮在服刑19年後被宣告無罪。

  此外,作為“平冤”當事人,李錦蓮向江西省監察委遞交了兩份《刑事控告書》,要求監察委在查清事實的情況下,對當年的辦案人員追究相關的刑事責任。

  據記者梳理,在錯判的刑事案件中,李錦蓮是第一個明確向監察部門申請追責的當事人。

  李錦蓮提出2000萬精神損害撫慰金

  直到李錦蓮出獄,他已失去自由7175天。

  1998年10月9日下午約6時,江西省遂川縣橫嶺鄉茂源村裏,時年11歲的小林與10歲的弟弟小紅在家附近的石壁上撿到四粒“桂花奶糖”,食用後不久中毒死亡。警方從現場發現三張“桂花奶糖”包裝紙。經鑒定,糖紙上被檢出“毒鼠強”成分,小林、小紅是“毒鼠強”中毒死亡。10月10日,48歲的村民李錦蓮因有重大作案嫌疑被警方帶走。同年12月22日,李錦蓮被批準逮捕。

  1999年,吉安地區中級法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李錦蓮死刑緩期執行。從此,李錦蓮開始了長達19年的申訴。經最高法指令再審後,2018年6月1日,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對本案再審宣判,判決賠償請求人無罪,並予以釋放。

  昨天上午,李錦蓮在兩名律師的陪同下,向江西高院遞交了國家賠償申請書,向江西高院提出共計41402694.6元國家賠償,其中包括公民人身自由的賠償金10902694.6元、公民生命健康權賠償金1000萬元、精神損害撫慰金2000萬元以及歷年申訴的實際支出50萬元。

  其中,關于精神損害撫慰金,李錦蓮及其律師認為,家庭成員因為他的案子遭受了巨大創傷:比如李錦蓮女兒因為20年一直為父親申冤,至今未能成家;以及2011年本案第一次再審時,李錦蓮的母親尚在人世,如果當時案件得以糾正,母子尚可團聚。李錦蓮母親于2012年去世,其臨終前仍未能見到兒子重獲自由。

  此外,李錦蓮要求在侵權行為影響的范圍內,法院為其消除影響,恢復名譽,賠禮道歉。

  據了解,江西省高院已經收下李錦蓮的賠償申請書,並開具了收訖憑證。

  平冤後首次提出刑事控告

  在遞交國家賠償申請的同時,李錦蓮還向江西省監察委遞交了兩份《刑事控告書》,表示當年案發後,妻子因為案件非正常死亡,自己則在案件調查過程中遇到各種違法調查手段,李錦蓮要求法院對參與案件的公安人員,追究相應的刑事責任。

  今年5月18日,江西省高院第二次開庭審理李錦蓮案。庭審中,辯護律師劉長稱李錦蓮曾遭遇刑訊逼供、疲勞審訊和非法取證。

  劉長認為,在卷宗中可以發現,疲勞審訊明顯,如在1998年12月14日,僅這一天就有上午、下午、晚上三份筆錄,存在訊問到淩晨3點、淩晨4點到8點等情況。

  對此,檢方認為現有證據不足以證明李錦蓮的有罪供述是通過刑訊逼供、疲勞審訊和非法取證得到,李錦蓮在看守所的檔案也未顯示其被刑訊逼供。

  但檢方也在庭審中提出,公安機關在辦案方式、方法和相關程式上有不當之處:“在對李錦蓮採取監視居住的強制措施後,把李錦蓮帶到派出所和刑警大隊二十多天連續審訊取得有罪供述,對李錦蓮7歲兒子的詢問時間從12月8日到10日,不符合刑訴法不得超過12小時的規定。”

  昨日,劉長告訴記者,江西省監察委的工作人員收下兩份《刑事控告書》,並留下李錦蓮與律師的聯繫方式。

  ■ 對話

  身體自由了,但心裏高興不起來

  重獲自由1個半月,李錦蓮的生活卻還沒有恢復正常,甚至變得“更不好”,他的女兒李春蘭告訴記者,李錦蓮回家後吃不下,睡不著,有時,她還會看到父親躲起來偷偷地哭,問到李錦蓮原因,他回答説除了出獄後感受到的各種落差以外,妻子當年的死亡,是他一直解不開的心結。

  新京報:恢復自由一個多月,你感覺怎麼樣?

  李錦蓮:很不好,我現在是身體自由了,心裏卻高興不起來,吃不下睡不著,以前在監獄裏就這樣,隨便吃點藥就過去了。現在他們説讓我去醫院檢查身體,可是檢查一下就要幾千塊,我現在什麼都沒有了,我想等國家賠償下來之後再去。

  新京報:你現在住在哪裏?

  李錦蓮:村裏的房子不能住了,之前在我妹妹家住了一陣,但總歸不方便。我現在住在女兒同學的一處空出來的房子裏,也在(遂川)縣上。

  新京報:你的老家變化大嗎?

  李錦蓮:太大了。遂川縣我以前經常來,閉著眼睛我都知道怎麼走,但這次回來我連路都不認識了。街上好多超市。我跟女兒去買東西,很多東西是做什麼用的我都不知道。

  新京報:你回到老家村裏第一件事做了什麼?

  李錦蓮:去拜了我母親和我的老婆,告訴她們我清白了,還去給我的律師朱中道(李錦蓮最早的辯護律師,在案件無罪宣判前已經去世)也説了,感謝這些年幫助過我的人。

  新京報:你見到了以前的鄰居朋友嗎?

  李錦蓮:我見到不少以前的鄰居,還有親戚專門來看我,我一個堂兄家的侄子就來了好幾趟。鄰居們看見我都説“虧你吃了這些苦”,我就回他們説“別提了,這個事情冤得我太苦”。

  新京報:你有沒有見到當年受害人一家?

  李錦蓮:沒有見到,我的房子不能住了,回村裏的時間很少,回去也是很快又離開。如果再見到,大概會問問他們知不知道我老婆到底是怎麼沒的。

  新京報:你女兒為這個案子奔波了20年,你有沒有考慮過女兒的婚事?

  李錦蓮:我耽誤了我家孩子20年。現在看看,她同學的孩子最小也上初中了,她媽媽去世的時候只比她現在大一歲。她現在還沒成家,我覺得是我連累她。

  新京報:你之後有什麼打算?

  李錦蓮:我現在就想趕快申請到賠償,也想趕緊讓相關部門查清楚我老婆是怎麼死的,這是我20年的一個心病,可能這個問題解決了,我就能正常生活了。

  ■ 專家解讀

  刑事控告後由監察委決定是否追責

  針對李錦蓮提交的《刑事控告書》,政法大學刑事訴訟法專家洪道德教授解讀説,按照《監察法》的規定,對冤案錯案的追責有兩種方式,一是相關辦案機關主動啟動追責程式,立案調查分清責任大小,然後將責任人交給相關機關進行處理,涉嫌犯罪的移送司法機關。

  二是當事人向監察機關提出控告,可以是刑事控告,也可以是行政或者司法控告,監察機關調查後,認為構成犯罪的,按照刑事的司法程式進行處理,認為存在瀆職或者侵犯公民權益,但未達到犯罪程度的,進行處分或者其他處理。

  根據今年3月份開始實施的《監察法》,監察機關的職責包括對涉嫌貪污賄賂、濫用職權、玩忽職守、權力尋租、利益輸送、徇私舞弊以及浪費國家資財等職務違法和職務犯罪進行調查。同時,按照監察程式,監察機關對于報案或者舉報,應當接受並按照有關規定處理。(記者 王巍)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相關新聞
  • 江西毒糖殺人案平反者申請4140萬國家賠償
    平反近兩個月後,江西毒糖殺人案事主李錦蓮今天向江西高院遞交了4140萬元國家賠償申請。李錦蓮同時認為,自己與妻子20年前曾受多名辦案人員非法拘禁、刑訊逼供,擬向江西省有關部門進行控告。
    2018-07-18 12:53:49
  • “毒糖殺人案”蒙冤者:感謝每一個幫助我的人
    江西“毒糖殺人案”蒙冤者李錦蓮。新京報記者 許研敏 攝  “哥哥不要哭,哥哥高興點”。李錦蓮及家人和代理人持續申訴,案件經最高檢提出再審建議後,最高法于2017年指令江西高院對該案再審。
    2018-06-03 08:01:37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空中偶遇
空中偶遇
水中穿行
水中穿行
特寫:深夜搶修保萬家供電
特寫:深夜搶修保萬家供電
杭州打造“信用免押金城市”
杭州打造“信用免押金城市”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651123146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