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神筆馬良”的“山村遠景圖”
2018-07-18 07:36:28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太原電(記者陳忠華、孫亮全)“一天,他畫了一只沒有眼睛的白鶴。一不小心,在它臉上濺上一滴墨水,白鶴便眼睛一睜,扇扇翅膀飛上天去了。”童話故事《神筆馬良》中這樣描寫。

  近日,在燕山山脈深處的一個晉北小山村,記者也聽到了這樣一個“點畫成真”的故事。村民馬良1981年繪制了一幅《上北泉村遠景規劃圖》,30多年後變成了活生生的現實。

  家住山西省靈丘縣上北泉村的馬良出生于1949年,那時《神筆馬良》的童話還沒有被創作,熟讀《三國演義》的父親為他取名叫“馬良”。馬良的爺爺和父親都會畫畫,馬良因此得以家傳,功力還不錯。

  在馬良所繪的這幅“規劃圖”中,房子整齊排列,河灘果園成片,白的梨花、粉的桃花爭相開放,山坡上的梯田裏種著莊稼和果樹,遠處的山上碧綠蔥蔥……

  然而,馬良畫這張“規劃圖”的時候,上北泉村卻遠非如此。

  村後的山上和村前的河灘光禿禿一片,沒有一棵樹。“村子近處的樹和灌木都砍光了,村民們砍個柴還得到十來裏之外。”馬良説。

  這幅畫又是怎麼創作出來的呢?

  1981年,時年29歲的上北泉村黨支部書記鄭海水決心改變村裏的“爛狀”。“説‘爛’一點都不誇張,山上沒有一棵樹,400多人的窮村分成好幾派,整天鬥來鬥去,黨員也沒個黨員樣子。”馬良回憶説。

  連續開了三個晚上的支委會和四個晚上的黨員會後,全村統一了思想:種樹!“當時也不知道該咋辦,就想著多種點樹總歸是好的,山不就應該是綠的嗎?”鄭海水説,當時他們還喊出了一個很時髦的口號:給荒山披上綠裝!

  形成種樹的決議後,全村40名黨員對著黨旗宣誓,緊接著把“我村要想富,必須要栽樹”的口號刷在了墻上。村裏讓當時擔任會計的馬良畫一幅《上北泉村遠景規劃圖》。一連忙了20個晚上,馬良的這幅由廣告紙背面拼湊畫出的“規劃圖”貼在了大隊部的墻上。

  “説來可笑,畫的第一片林子竟然是‘喪棒林’。”馬良指著畫上右側角落的一塊綠色説,“喪棒林”就是柳樹林,種柳樹是為了解決村民們辦白事時孝子手中的“哭喪棒”。缺林少樹的上北泉村,當時連一棵柳樹也找不到。

  村集體把豬圈和羊圈變賣掉,買來了樹苗,在村前荒灘上栽種了80畝果園,在村後山坡上栽種了100畝山楂園。“栽經濟樹,比種地強。”

  “圖上開花的地方,到了1987年,基本上都實現了。”馬良説,這一年他和村裏的代課老師呂洋把“規劃圖”進行了“升級”,將村裏的新想法畫了上去。這幅重新繪制的《上北泉村建設示圖》上明白地寫著:“上北泉村,經濟樹200畝,戶均2畝,人均40株,人均收入已180元。”

  20世紀90年代初,上北泉村又開始“向荒山進發”,他們想把“圖”中的“青山”也變成現實。

  集體沒錢買樹苗,他們就去附近林場撿人家淘汰的油松苗。“曲裏拐彎的樹苗太細,自己站不起來,栽的時候就在旁邊插根木棍固定上。”馬良回憶説,村民們靠出義務工,擔水上山,一瓢一瓢把這些樹種活。

  今年100畝,明年200畝,一年接一年,一棵棵栽樹,一片片變綠。鄭海水帶著村民們“一根筋”式地堅持造林綠化,但凡有生態和造林項目,他們就千方百計去爭取,沒有就自己想辦法,30多年來從未間斷過。而馬良所繪“規劃圖”上的片片綠色,就像被童話中那支有魔力的“神筆”點畫過一樣,神奇般地都變成了現實。

  如今,當年“撿來”的油松苗已長到了碗口粗,沒有一棵樹的神堂坡,林子密得已經無處落腳。等今年種完最後的1000畝後,上北泉村的樹已經“無處可種”。全村17000畝荒山、河道和村莊全部栽滿了樹,村子已經變成了畫中的模樣。

  相鄰的下北泉村,復制了上北泉村的經驗,連續22年將村裏的荒山禿嶺也全種上了樹。上北泉“吃山”,下北泉“吃水”,走在山水相連的上下北泉村,滿眼青山秀水,生機盎然。

  “樹多了,水清了,來的人也多起來了。”馬良説,種樹的時候誰也沒想過搞旅遊,現在遊客們倒是自己來了。

  隨著遊人越來越多,2012年兩村合辦起了鄉村旅遊文化節——荷花節,注冊了旅遊公司,建起了主題酒店,搞起了實景演出,每年接待遊客好幾萬人。

  “當年種下的樹給兒孫攢下了幾輩子也吃不完的家底,綠水青山可不就是金山銀山嗎?”馬良指著圖中一個拿相機拍照的人説,當時“大著膽子”想象出的場景,現在天天都可以看到。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伏天裏的90後調車工
伏天裏的90後調車工
上合青年感受民俗
上合青年感受民俗
寄語慢遞 問候未來
寄語慢遞 問候未來
“書香豐南動車組”讓書香無處不在
“書香豐南動車組”讓書香無處不在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97011231407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