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為瀕危植物引種馴化 40余種瀕危植物扎根太原
2018-07-05 07:44:55 來源: 科技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盛夏時節,山西太原太山腳下,太原市晉源區太山植物園裏,300余種引進新優品種植物組成一個植物大“家庭”。其中,有40多種植物是從遠方請來的“貴客”,都是瀕危珍稀物種,難得一見。

  40余種瀕危植物扎根太原

  “全球氣候變化,是瀕危植物面臨絕種的重要因素。此外,人為破壞則加速了瀕危植物絕種的速度。”作為青年植物學研究學者、太山植物園瀕危植物引種馴化基地研發部負責人的任保青博士,組織起一支團隊,在太山植物園瀕危植物引種馴化基地發起的引種計劃,猶如一艘“諾亞方舟”,為遷地至此的瀕危植物在新的土地上扎根生長提供了機會。

  這些瀕危植物中,最有名的莫過于紅豆杉,基地裏共生長著5株紅豆杉,其中4株公樹、1株母樹。這是在地球上生長了250萬年的樹種,從山區遷移至此,對太原的土壤氣候逐漸適應,生長狀況良好,四季常青的葉片顯露出濃濃的綠色。文冠果、翅果油、胡桃楸、麗豆、流蘇、紅丁香、竹葉椒、異葉榕……銘牌上的名字讓人陌生。翅果油樹是與恐龍同時代的樹種,曾在呂梁山脈的鄉寧以及中條山的翼城成片生長,為中國特有的六大古生物植物之一。麗豆,國家二級保護植物,零星生長在內蒙古豐鎮、臨汾呂梁山區、太原西山。“這些植物大多生長在人跡罕至的大山深處,它們的名字只出現在學者的研究報告裏,外界很少了解。”任保青説。

  將它們從棲息地遷到太原,對其生存也是一種考驗。專家們在移植活株的同時,採集了其DNA樣本,對于雌雄異株的需同時移植雌雄樹。

  “防暑降溫”有招數

  “天熱了,這裏的植物也需要‘避暑’,不然會‘生病’,甚至可能死亡。”任保青博士説,根據植物的特性,它們防暑降溫的辦法也不一樣。他指著基地大門前一棵近10米高的雪松説:“這雖然不是瀕危植物,但屬于邊緣物種,也要特殊照顧。瞧,那根與樹同高的長管子就是噴淋裝置,打開閥門後,可以自上而下噴水,就像給雪松淋浴,能達到迅速降溫的作用。”

  “植物最適宜生長的溫度是20℃—25℃,太冷或太熱都不利于生長。”任保青説,“現在外面30℃,這裏只有23℃。”在這間涼爽寬敞的溫室內,“住”著不少喜陰植物,金蓮花、迎紅杜鵑、臭冷杉,它們原先生長在高海拔地區,引入到低海拔城市後,需要特別注意,不能讓它們“中暑”。

  緊靠濕簾,地上擺放著一排小花盆,裏面種著一種長相奇特的植物,看上去酷似狼尾巴。“它叫狼尾蕨,和大多數蕨類植物一樣,喜陰怕熱。”另外一個小花盆裏的植物葉色碧綠晶瑩,小巧玲瓏,“它叫嬰兒淚,別名玲瓏冷水花,喜陰喜水,放在太陽下肯定活不了。”説起這個溫室,還有個調溫“法寶”,就是頂層的遮陽網。遮陽網內外兩層,冬季保溫,夏季降溫,給植物撐起了“保護傘”。

  野外採集後人工培育

  無喙蘭,原産地山西中南部太岳山,分布范圍極小,是蘭科中最原始的類型之一,也是我國特有的單種屬植物,對研究蘭科植物係統發育、古植物區係等均有重要意義。該物種已處于瀕臨滅絕境地。上世紀40年代,其曾在山西省發現,數年來,國內蘭科專家紛至沓來,都無功而返。

  為了找尋無喙蘭,任保青一頭扎進了太行山孟信垴自然保護區。2013年9月,震驚國內外植物界的發現,他趕上了,他在太行山野外科考時發現了3棵小草一般瘦弱的無喙蘭。目前,這株珍貴的蘭花保存在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的國家標本館裏,下一步將進行分子研究。

  2016年,基地科研人員加大對野生植物的考察力度,深入霍山、五臺山等地採集野生植物移栽到基地,栽植了細葉鳶尾、北柴胡等20余種野外採集的植物,進行栽培科學實驗,為物種的進一步擴繁做準備。科研人員表示,採集野生植物後,進行人工研究培育,待這些植物結出果實,再培育出新的植物後代,才算引種馴化真正成功。下一步,基地將加大人工擴繁力度,培育到一定數量後,讓植物回歸自然,實現基地進行物種擴繁的最終目標。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多彩暑期
多彩暑期
青島沿海平流霧籠罩
青島沿海平流霧籠罩
洞穴數日 泰國少年足球隊員挺住了
洞穴數日 泰國少年足球隊員挺住了
馬來西亞前總理納吉布被起訴
馬來西亞前總理納吉布被起訴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271123080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