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解決務工人員住宿成剛需 不少城市興起“藍領公寓”
2018-06-30 09:52:17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要安心工作,真的離不開那一張床鋪”

  長期以來,住宿是外來務工人員在大城市落腳的一道難題。既要安全合規,又要負擔得起房租,合適的住所不好找。

  6月22日,杭州市下城區王馬裏藍領公寓正式交付,這是杭州市首個正式啟用的藍領公寓。而就在一周前的6月15日,北京市正式發布《關于發展租賃型職工集體宿舍的意見(試行)》,提出多渠道解決城市運行和服務保障行業務工人員的住宿問題,特別是鼓勵企業建立職工集體宿舍,此舉意味著職工集體宿舍的回歸。

  業內人士認為,隨著意見發布,集體宿舍將回到人們身邊,這將成為解決職工,尤其是像餐館服務員、快遞小哥、家政從業人員等“漂”在北京的藍領職工現實困難的利好。

  對于北京的租賃型職工集體宿舍,到底企業及職工如何看待,集體宿舍到底什麼樣,記者為此走訪了一些企業及外來務工人員,並實地探訪了一處藍領公寓。

  “這個政策肯定是好事”

  “真心希望這個好政策快點落地。”45歲的馮愛芬是河北人,現在是一家健康企業的護工。1997年就來北京打工的她,經常為換住處而煩惱。

  由于工作不穩定,公司又不提供宿舍,她經常要搬家,一年搬3次都不算多。大多數時間,馮愛芬租住在地下室或平房,月租最多1000元出頭。今年初,她搬進了豐臺區祿長街的民房,單租一間十幾平方米的臥室,和丈夫以及周末回家的兒子擠在一起,每月租金2500元。

  馮愛芬的租房經歷,是城市基層服務業從業者的一個縮影——他們當中除了護工,還有大量的快遞員、保潔員、環衛工等,多為外來務工人員,平均月薪三五千元不等。不少人仍然只願意花幾百元住在群租房裏,而群租房是政府明令禁止的。

  “要安心工作,真的離不開那一張床鋪。”馮愛芬説,她的同事中有四五個人為了節省開支,就利用晝夜倒班輪流在一間房的兩個鋪位上“湊合睡”。

  對于企業來説,解決務工人員的住宿同樣是剛需。

  北京市惠佳豐勞務服務公司總裁張磊告訴記者,公司現有近4000名護工,出于照顧病患的要求,必須配備能夠24小時待崗的宿舍。

  該公司在各大醫院附近為部分員工租下了待崗宿舍。多年前,是安排在地下室,租金便宜但不安全;後來搬到了住宅小區裏,每個房間放幾張上下鋪的床。

  “寧肯利潤下降一點,也要滿足員工的需求。我們現在硬挺著呢。”張磊説,在市場租普通的住宅,屋內人數有限制,企業每年承擔的成本也越來越高。公司每年光負擔房租就需四五百萬元。此次北京相關《意見》的出臺,讓張磊看到了不必“硬挺著”的希望,“這個政策肯定是好事,為企業和員工解決現實需求。”

  《意見》明確,發展租賃型職工宿舍,房源將集中整租給用工單位,不面向個人和家庭出租;不限入住者戶籍,主要審核企業情況。市住建委相關負責人表示,該政策能有效解決城市運行和服務保障行業廣大務工人員的居住問題。

  “集體宿舍安全是最重要的”

  職工集體宿舍並非新鮮事物。早在計劃經濟時代,大量機關企事業單位為職工自建集體宿舍。隨著住宅市場化的逐步推進,集體宿舍漸漸淡出視野。

  有報告指出,目前,以租住私房作為居住模式的人數佔流動人口的67.3%。除了多人合租,長租公寓也逐漸成為一種流行的租住選擇。不過,市場上多為主打高品質的“白領公寓”“青年公寓”,在北京單套價格在3000元到6000元不等,這對服務業打工者來説“太貴”。

  安全合規還要讓打工者“租得起”,“這樣的房子在租房市場上相對緊缺,是服務業迫切需要的産品。”魔方生活服務集團副總裁、企業公寓事業部總經理李亮説。

  近年來,針對務工人員推出的“藍領公寓”在國內不少城市興起。這類公寓多由産業園區閒置資源改建,裝修類似大學宿舍,有專門的物業管理。

  6月20日,《工人日報》記者來到位于北京朝陽區酒仙橋附近的“9號樓”公寓。公寓由魔方公司運營,是北京首家“藍領公寓”。兩棟樓提供152間房,均為4人間。每個房間內放置兩張上下鋪,一個床位平均每月租金1000元。目前已經有包括五星級酒店在內的幾家企業員工入住,將近住滿。

  “9號樓”由原北京電機總廠裏的辦公樓和宿舍樓改造而來,于今年4月投入運營。去年改造時,關于租賃型職工集體宿舍的政策還沒有出臺,公寓主要是參考酒店標準改造,並進行消防驗收。 “之前,藍領公寓怎麼改建,許多方面並沒有明確規定。這次《意見》提出的要求很明確,解決了我們在房源用地、産品標準、審批程序等環節遇到的一係列問題。”李亮表示。

  記者注意到,《意見》對改建如何設計提出了參考規范和標準,如“人均使用面積不得低于4平方米,每間宿舍居住人數不得超過8人”。此外,還一同發布了《租賃型職工集體宿舍建築消防安全導則(試行)》,對消防標準有十分細致的要求。“對于集體宿舍來説,安全是最重要的。”李亮説。

  “希望能有一個踏踏實實的住處”

  什麼樣的房子適合改建集體宿舍?

  《意見》指出,房屋主要來自三種渠道:在集體建設用地上規劃建設或改建;産業園區配建或將低效、閒置的廠房改建;各區結合區域規劃調整需要,將閒置的商場、寫字樓或酒店等改建。同時,文件明確規定,租賃型職工集體宿舍的建設、改建,應符合城市總體規劃、區域功能定位和産業發展等要求。

  李亮也表示,有了政策標準之後,藍領公寓項目如何落地,還要綜合考慮周邊的住戶市場、樓房業態和物業結構,尤其要與各區政府的産業規劃需求相匹配,做好充分溝通。

  在《意見》正式發布實施前,曾面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北京市住建委相關負責人表示,將認真研究、積極吸收採納合理的意見和建議,在政策實施過程中,支持各區各單位切實增加租賃型職工集體宿舍的供應,還將加強對各區和企業建設、改建租賃型職工集體宿舍相關工作的指導與服務,會同其他部門建立規范化的服務保障機制。

  除了北京,杭州作為全國住房租賃試點城市之一,5月出臺了《藍領公寓(臨時租賃住房)租賃管理辦法》,明確了藍領公寓申報、分配、運營等環節的基本程序和要求。

  上海交通大學城市治理研究院助理研究員、國際與公共事務學院講師沈洋認為,各城市出臺的藍領公寓相關意見,與城市自身的定位、發展方向有關,“有利于部分城市優化産業結構,包括淘汰重污染的勞動密集型的工業,重點發展高新科技産業以及服務業。”

  為職工解決住宿,也是企業留住人才的措施之一。以護工行業為例,張磊介紹,現在護理員的職業門檻並不低,其公司的員工全部經過培訓持證上崗,“這些有專業技能的人員對行業發展相當重要。”

  不過,沈洋注意到,城市中還有大量靈活就業的務工人員。目前集體宿舍、藍領公寓的運營方都傾向于與具有一定規模的企業主簽合同,如何保證個體經營者的住宿,仍然是個盲點。

  “希望能有一個踏踏實實的住處,解決後顧之憂,我們就能更踏實地工作了。”這是馮愛芬的期盼。(于靈歌)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相關新聞
  • 北師大“學霸宿舍”集體保研 四年獲獎學金14萬元
    住在一個宿舍裏的七姐妹因為成績優異,本科畢業後全部被保送研究生——北京師范大學學九樓339號宿舍因此被譽為“學霸宿舍”。
    2018-06-20 15:24:33
  • 北京:租賃型集體宿舍每間不超8人
    《意見》明確了增加租賃型職工集體宿舍供應的主要渠道:在集體建設用地上新建、産業園區配建,以及利用閒置的廠房、商場、寫字樓、酒店等房屋改建。集體宿舍要求人均使用面積不得低于4平方米,每間宿舍居住人數不得超過8人。
    2018-06-16 08:01:02
  • 北京推租賃型集體宿舍 每間不超8人
    所謂租賃型職工集體宿舍,是指專門躉租給用工單位,用于單位職工本人住宿並進行集中管理的房屋。值得注意的是,《意見》明確,租賃型職工集體宿舍不得分割銷售或變相“以租代售”,人均使用面積不得低于4平方米,每間宿舍居住人數不得超過8人。
    2018-06-16 07:51:51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鳥瞰黃河入海的地方
鳥瞰黃河入海的地方
“世界最大銅鼓”亮相環江
“世界最大銅鼓”亮相環江
“壁畫醫生”敦煌受訓
“壁畫醫生”敦煌受訓
中國維和部隊的海外故事
中國維和部隊的海外故事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061123058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