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北京南六環3公裏綠化帶遭毀損
2018-06-29 10:14:14 來源: 北京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50余株白楊被野蠻砍伐。

  綠化帶內散落著垃圾,搭著綠色塑料棚,擺著燒柴做飯的爐子。

  燒柴做飯的爐子,爐內還有灰燼。

  地墊直接鋪釘在草地上。

  長有一公裏多的污水溝沉渣泛起。

  被譽為“綠肺”、“生態屏障”的南六環綠化帶,遠望枝繁葉茂,其內部卻正面臨著垃圾、砍伐、攀折、污水、蟲害等多類毀損問題。6月25日至26日,在通州區馬駒橋鎮南六環外,記者自西向東,一路沿馬駒橋1號橋、2號橋、3號橋方向,對南六環南側綠化帶所面臨的種種問題進行了調查。

  林地裏燒柴做飯

  6月25日7時,自馬駒橋1號橋西南側進入南六環南側綠化帶,一直西行約一公裏,記者發現該段綠化帶內隱藏著建築垃圾、生活垃圾等多個垃圾堆,其中還零星擺著汽車破舊輪胎、用水泥砌的水泥井……

  綠化帶西側邊緣處砌著一堵墻,墻下空地上躺著一輛ofo小黃車,此外還有廢舊衣物、紙箱廢紙、塑料器皿等散亂地擺了一地。一個又臟又舊的飯桌上,擺著菜板和一把菜刀、一口不銹鋼鍋,鍋內及餐盒內還殘留著菜湯、炒菜,鍋、菜、飯盒等,全都又臟又黑。

  餐桌旁有一個鐵爐子,爐膛內留有灰燼,爐灶口外還留著幾段未燒完的木頭,其中一段比較長的,可以看出是一段樹幹。

  緊挨著該片垃圾堆,還有一個用塑料罩著的平臺,一處用草苫搭成的窩棚,草苫下還墊著一層塑料。窩棚下可看到一個洞口,僅能容一人爬著進出。

  一位家住附近的老人經過時説:“在綠化帶裏燒柴煮飯,太危險了,我還老看到一些人在林子裏燒烤。”老人擔心,草棚極易燃燒,林間枯死樹木又多,一個火星飄散,極有可能引發火災,“林子很好,可惜沒人管。”

  廢舊物品回收,也在綠化帶內設攤兒。就在綠化帶裏的一個垃圾站旁,搭著一間彩鋼房,支著大傘,擺著舊桌子。桌旁是兩大袋廢舊物品,袋下堆放著綠色玻璃瓶,旁邊還摞著高高的3排帶藍色標簽的玻璃瓶。玻璃瓶旁拉著一根繩子,上面晾著兩件衣服。“這個收廢品的在這兒很多年了。”一位男子説。

  路邊,一位身穿環衛制服的老人忙著從車上取下小廣告,“風一刮,這些廣告就掉到地上,不好打掃。”老人説,他只負責打掃綠化帶外道路衛生,綠化的事兒應該找馬駒橋鎮林業部門。

  50余株白楊遭野蠻砍伐

  自窩棚向東走不太遠,記者突然發現一棵碗口粗的大樹橫躺在面前,再往前看,數十平方米范圍內,橫七豎八躺著50余株白楊樹。這些樹木枝葉均已枯死,樹樁高高低低,茬口顯示,這些楊樹先是被用鋸鋸斷一半,其余一半則是直接推倒,樹茬顯示有的是才砍不久的新茬,有的則已發黑發霉。“整個現場觸目驚心,令人痛惜。”記者向一位林業專家咨詢,該名已在林業領域任職36年的李姓專家分析,看現場,應該是人為野蠻破壞,如果是園林部門砍伐,會按照株距的疏密標準,伐倒的枯樹也會立即清走,挖掉樹樁,補植新株,“你看這些樹,被砍伐得毫無章法。”

  該處綠化帶內,樹木面臨的生死,不僅僅是被砍伐,另外還有被剝皮、攀折及蟲害。在馬駒橋1號橋東南側,為方便附近居民休閒娛樂,當地政府特意在綠化帶內開辟了一處小花園,花園內設有石板步道、彎彎小橋、彩繪遊亭……這些精雕細琢的園林小品,隔絕了六環路上疾馳車輛的嘈雜聲,讓遊人心曠神怡。然而,仔細一看卻發現,遊亭前兩棵合抱粗的柳樹,樹幹的樹皮已被剝光,僅剩的幾枝枝條幹枯而無力地飄搖在風中。

  因攀折枯死多發生在碧桃上。甚至一些碧桃主枝也被折斷,多株碧桃呈現出一側枝葉碧綠,葉間藏著串串碧桃,另一枝卻花葉衰敗,碧桃幹縮。“春天桃花開得很漂亮,很多遊客上樹照相攀折了花枝,也沒人制止。”一位在林間鍛煉的男子説。

  此外,蟲災、幹旱也令林間多棵楊樹、柳樹、桃樹、柏樹漸漸蒼黃幹枯。在一片高高的樹林裏,記者看見大樹枝丫間已是枯黃一片,只剩樹冠上部一層稀薄的綠色。一些碧桃蟲災泛濫,花葉發黃發枯,串串碧桃枯萎、變黑,翻開碧桃葉片,可見密密麻麻的黑色蚜蟲。而另一些較嫩的槐樹葉片上,卻擠著一堆堆黃色的蚜蟲及蟲卵。

  黑綠腥臭污水穿行綠化帶

  遭受毀損的不僅僅是樹木,還有草地。經過小花園繼續東行,記者發現草地上鋪設著一塊塊地墊,或是用破地毯或是用塑料布鋪成,花花綠綠地拼接在一起,再用鐵釘固定在草地上。

  “這些墊子有什麼用?”記者向地墊旁兩位抖空竹的老人問。“玩空竹,打太極,誰鋪誰用。”老人邊抖空竹邊回答,這種現象前年還沒有,“去年有人鋪了一點,今年鋪地墊的就越來越多,現在感覺有幾百平方米了。你看為鋪這些地墊,這塊兒的草坪全給鏟了,整個環境也給破壞了。”

  6月25日下午,記者再次進入該處綠化帶,自馬駒橋2號橋向東朝馬駒橋3號橋方向前行。該處綠化帶隨南六環路勢而建,將至馬駒橋3號橋時,綠化帶寬有300余米。與該處綠化帶南側一路之隔處,一溜排列著多家企業。

  在綠化帶內的白楊林間,記者突然發現有一條兩米多寬的污水溝,溝內污水自西向東緩緩流去,溝內水體濃稠,呈黑綠色,還不時從底部泛上來一片片黑色沉渣,腥臭味令人作嘔。

  記者查看發現,污水溝起源處豎有高高的“金橋科技産業基地”指示牌,指示牌附近有一個涵洞,污水不斷地從洞內涌出。在該處涵洞上方,一道綠色的鐵絲網圍著一個水泥臺子,臺子右側有一個彩鋼房。繞著柵欄查看,在火炬樹密簇的枝葉間,循著“嘩嘩”水聲,記者見涵洞內正緩緩涌出水流,水流至溝底後又一直向東。涵洞周邊,臭味彌漫,一棵大樹已倒下死亡。

  隨著污水溝一路向東,記者發現該條溝南側岸上伸出多條黑色塑料管,管口正對著污水溝。污水溝向東1公裏後,又隨著綠化帶邊緣轉而向北,最終流入北側輔路下另一個涵洞。

  市民呼吁精心養護

  該林業專家認為,按照林業管理相關規定,南六環南側該段綠化帶所發生的問題,都是不允許出現的,林業工作人員應及時巡視,為綠化帶內環境保持清潔,綜合修剪林木枝葉樹冠,為樹幹涂白,防治病蟲害,並防澇防旱。

  “我們就是看上這個綠化帶,才在這裏買房子的。”家住香雪蘭溪小區的王莉告訴記者,為了窗前這片綠色,全家一致決定將房子買在了小區最北側,“坐在窗前向外看,春天綠化帶的主調是粉紅色的,夏季會變得濃綠,每天也都想到綠化帶內走走。在綠化帶內,前兩年會看到有人挖掉草坪種菜,這幾年,綠化帶的問題越來越多,也不知找誰反映,特別心痛。”“春天桃花盛開時,很多人從城裏趕來照相,花枝攀折了,説也不聽。”多名老人向記者反映,他們熱切期盼相關部門能及時介入,“救救這段綠化帶。

  該段長約3公裏的綠化帶該歸誰管?這些問題又該如何解決?6月27日,記者相繼致電北京市園林綠化局、通州區園林綠化局及通州區城鎮綠化服務中心等部門,均被告知該段綠化帶應歸屬地管理。記者最終問到馬駒橋鎮林業工作站,一名工作人員稱已記下具體問題,會向上級領導匯報,查一下該段綠化帶是否屬馬駒橋鎮管轄區域,並會將相關問題的解決辦法進行回復。但直至記者發稿,也未收到相關答復。

   記者 張淑玲 文並攝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志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深圳海關查獲6件清代文物
深圳海關查獲6件清代文物
又到畢業季
又到畢業季
美麗中華大地書寫綠色傳奇
美麗中華大地書寫綠色傳奇
上海:老公房配上新電梯
上海:老公房配上新電梯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6191123054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