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北京多地鐵站周邊非京牌車扎堆攬客
2018-06-13 08:09:58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6月11日,立水橋地鐵站旁,一輛遮擋號牌的黑車停在馬路上趴活。

  6月11日,百子灣地鐵站旁,由于路口沒有攝像頭,非京牌黑車任意逆行。

  6月11日,通州土橋地鐵站旁,一輛黑車停在機動車道中間趴活。

  6月11日,立水橋地鐵站旁過街天橋下,很多非京牌黑車在趴活。 A10-A11版攝影/新京報記者 王貴彬

  據市交通部門最新數據顯示,目前有70萬輛外埠車長期在京行駛,實現“本地化”。

  近日,記者調查發現,在朝陽百子灣、通州土橋、昌平立水橋等區域,長期盤踞著大量非京牌黑車,存在著佔道、逆行、亂收費等諸多亂象。

  五環外多區域外埠車“圍城”

  為緩解交通擁堵、改善大氣環境,北京自2010年12月實施小客車“搖號”以來,已連續出臺一係列政策對機動車的購買和使用進行管控,實現北京本市機動車增速放緩。

  截至今年4月,全市機動車保有量596.8萬輛,距2020年底控制在630萬輛內的目標,只剩約33萬輛的增幅空間。而來自交通部門的權威數據顯示,長期在京行駛的外埠車輛高達70萬輛,五環外多個區域被外埠車輛“圍城”,北京搖號控制機動車的成果被日益增加的外埠車不斷稀釋。

  同時,因為不辦進京證、闖限行的違法成本小,也給不少非京牌黑車留下可乘之機。近日,記者通過對朝陽百子灣、通州土橋、昌平立水橋等地走訪發現,這些區域內長期盤踞著大量外埠黑車,更存在著佔道、逆行、亂收費等情況。

  按照北京市外埠車輛限行規定,外埠小客車進入六環路(不含)以內道路行駛的,須辦理進京通行證件;工作日7時至9時、17時至20時,禁止載客汽車進入五環路(含)以內道路行駛。

  不過,據了解,目前北京路面上的“電子警察”,並不是都能拍攝未辦進京證和禁限時段駛入禁限區域的外埠牌照車輛,這也使得部分非京牌黑車司機在四、五環之間監控密度較小的區域,與監管部門打起“迂回戰”。

  非京牌黑車中河北牌照較多

  多日來,記者實地調查發現,非京牌黑車中以河北號牌車輛最多,達到六成左右,山東、內蒙古、天津、河南號牌則緊隨其後。

  此外,記者發現,趴活攬客的黑車加劇了地鐵站周邊擁堵。除此之外,一些大型小區周邊停車秩序也不容樂觀。

  今年3月,《北京市查處非法客運若幹規定(草案)》一審稿曾擬規定,“在本市從事非法客運經營受到行政處罰的外埠車輛,自作出行政處罰決定之日起,一年內不得在本市道路上行駛。”不過,6月1日發布的正式版最終將此條刪去,僅保留了執法部門應將違反《北京市查處非法客運若幹規定》的行為記入本市信用信息係統。

  交通專家認為,管理部門應根據合理的進京辦事需求,對進京辦事的非京牌車輛進行分級、分區域管理,避免外埠車輛使用的“本地化”傾向。同時,政府在控制機動車增長的同時,還需要不斷提高公共交通承載能力,完善綠色出行環境。

  ■ 調查

  地點:朝陽立水橋

  非京牌黑車佔道“擠走”正規出租車

  “拼車走嗎,10塊錢一位,已經有兩個人了。”6月11日晚6時左右,記者在立水橋地鐵站B2口外看到,立湯路西側輔路內停放著一長溜“趴活”的黑車,多位司機站在車外招攬乘客。記者粗略統計後發現,在接近20輛黑車中,有近半懸挂著外地牌照。

  而立湯路東側,非京牌黑車數量則更龐大。在過街天橋南側,七八輛非京牌黑車直接停在公交站旁的便道上,不少車還大敞車門,原本就不寬的道路完全被這些車輛侵佔,行人只得在非機動車道內和自行車、電動車交織的車流中穿行;而在過街天橋北側,這些非京牌黑車停放得更加混亂,在靠近人行便道的區域,一輛輛非京牌黑車等著拉客。

  據了解,在非京牌黑車的擠壓下,在立水橋周邊,正規出租車的生意十分不好做。記者觀察,在半小時內,沒有一輛正規出租車在地鐵口附近等活。只有一輛空駛路過的出租車見有人在路邊等待,司機才降慢車速,從車窗內向路人詢問是否要去目的地方向。一名出租車司機告訴記者,正規出租車和網約車一般都不會來立水橋、天通苑這樣外埠黑車盤踞的地方拉活,“這些非京牌黑車都已經把地鐵站、住宅區分了片,如果讓他們覺得我們搶了生意肯定會來找麻煩,即便是拉乘客過來,把人放下後,我們也會立馬離開。”這位的哥説。

  此外,記者也遭遇了一次“被抬價”。6月11日晚6時左右,記者從立水橋地鐵站附近乘坐了一輛河北牌照的黑車前往天通苑東一區,上車前該名黑車司機表示,15塊錢就可以。然而到達終點時,記者給了20元,司機卻借故沒找錢。

  地點:朝陽百子灣

  15分鐘12輛非京牌黑車逆向行駛

  朝陽百子灣地處東四環,位于朝陽CBD和通州區的交界地帶,附近還有多個大型住宅區,沿途的地鐵7號線也是從此處開始向南延伸,可以説,有相當數量的市民需要在此處進行“換乘”。

  每當有乘客從地鐵站內走出,黑車司機們都會格外“殷勤”,不斷招呼著來往路人。當外埠黑車拉上客人駛離,空出位置後,停靠在地鐵站以西的其他車則迅速往前補上空位。

  記者剛走出地鐵口,一名黑車車主就迎上來。見記者有意,幾位黑車車主便主動開打價格戰,稱其價錢要比網約車和出租車都便宜。記者注意到,雖然等候的“黑車”數量很多,但相互間卻十分默契,大家給出的“報價”也基本一致,去附近幾個小區的價格是10元,距離稍遠一點的方家村等地則在15元到20元。記者通過某網約車軟件查詢後發現,非高峰期時,這些非京牌黑車的價格與正規出租和網約車的價格基本一致,而在晚高峰時,價格甚至還要更便宜。

  這些外埠黑車在給一部分人帶來“便利”的同時,卻暗藏著諸多安全隱患。記者乘車時發現,黑車司機們的安全意識就很令人堪憂,自從上車後司機就一直在刷手機,不停地在微信群中與其他黑車司機聊天。其間,還多次出現兩只手都離開方向盤的危險情況。

  此外,由于百子灣地區交通流量大,不少非京牌黑車司機都會選擇抄近路,從立交橋下的一處掉頭閘口逆行駛回地鐵站周圍。6月11日早上,記者實地觀察後發現,僅從8時到8時15分,就有12輛非京牌黑車逆向行駛,而後再次回到地鐵站門前趴活攬客。

  地點:通州土橋、潞城

  多地鐵站非京牌黑車潮汐式聚集

  每日早晚高峰,八通線終點站土橋、6號線終點站潞城周邊都聚集著大量前往北京中心城區的“上班族”,隨之而來會有大量外埠黑車。6月8日晚高峰,記者在土橋地鐵站B口,京津公路南側的輔路內看到,十余輛黑車排成一列正在招攬客人,其中,近九成車輛懸挂外地牌照。

  而土橋公交站旁,同樣也聚集了多輛外埠黑車。據了解,有些市民覺得等公交的時間有些長,才會選擇乘坐黑車。“我們也知道有安全隱患,但等公交車的時間太長,我寧願花錢找幾個同方向的拼車走。”市民蘇先生説。

  6月11日18時45分,晚高峰,潞城地鐵站周邊的兩側道路停滿攬客的非京牌黑車,盡管有協管員不時疏堵,車輛仍並排停了兩排,導致道路擁堵。這些外埠黑車中以河北牌照數量最多,而河北牌照中數量最多的是三河的“冀R”號牌。在其他距北京較近的省份中,山東、河南、山西、遼寧、天津等地的車輛也有不少。

  黑車司機陳強(化名)告訴記者,他以前在河北老家開出租,現在每天拉黑車的收入大概在180元左右,周末和春節前後收入還要高不少。“像我們這樣的非京牌車不辦進京證,只要是早晚高峰不去市中心,平時躲著點交警和探頭,一年裏總共也就會被罰上個一千塊左右。”在他看來,這點成本遠比在河北老家開出租要劃算得多。

  ■ 回應

  交管部門:查處違法上路外埠車有難度

  交管部門表示,在城區范圍內,每個交通大隊會設置固定的檢查崗,多設置于環路橋區或者主幹路紅綠燈路口附近,通過壓縮車道降低車速等措施,對“闖禁行”的外埠號牌車進行檢查。然而,由于開通網上辦理進京證業務後,進京證不再必須打印出來,現場執法中,交警無法一眼識別,需要在執法終端輸入車牌或者讓司機出示手機上的辦理證明才能驗證。這就為查處違法上路的非京牌車增加了執法難度,影響了查處違法效率。

  近日,記者就朝陽百子灣、通州土橋、昌平立水橋等區域非京牌車輛排隊攬活一事向北京市城管熱線96310進行了舉報。接線員告訴記者,會將舉報內容分別告知上述幾個管區的城管大隊,城管隊員將盡快去這幾個地方,一旦查實將聯合相關執法部門對這些非法運營車輛進行查處。

  ■ 觀點

  交通運輸部公路科學研究院首席工程師袁茂存:

  政府也要完善綠色出行環境

  “北京有限的道路資源和城市承載能力決定,對機動車進行調控管理是科學、合理的。”交通運輸部公路科學研究院首席工程師袁茂存認為,管理部門一方面要保障有進京辦事需求群眾的出行,一方面也要避免外埠車輛使用的“本地化”傾向。

  他認為,可對外埠車輛從使用區域、使用道路、使用時間和使用頻率等方面進行適當限制。同時,交管部門要嚴格執法,加強對外埠車輛的管理,不僅涉及通行,還應包括停放。

  袁茂存指出,政府在控制機動車增長的同時,要不斷提高公共交通承載能力,完善綠色出行環境。“當然,對于久搖不中又有剛需的市民,政府部門也應想辦法完善調控政策。”袁茂存説。日前,北京市小客車指標調控管理辦公室在回復市民來信時表示,將廣泛聽取社會各界的意見和建議,結合小客車指標調控工作中遇到的實際問題,力爭從經濟、法律等多角度不斷完善政策,努力研究完善小客車指標調控相關政策。

  北京工業大學城市交通學院院長陳艷艷:

  應對辦事外埠車分級分區管

  “推出搖號政策就是為了控制機動車增長和使用強度,治理擁堵,降低污染,讓首都交通環境越來越好。”北京工業大學城市交通學院院長陳艷艷認為,許多搖不上號的人,辦個非京牌就直接上路,這不但讓緩堵政策打了折扣,對其他守規矩的市民也非常不公平。

  陳艷艷表示,為了不讓搖號政策“打折扣”,緩解北京交通壓力,政府部門應加強監管,對長期在本地居住生活卻駕駛非京牌車輛的行為進行一定限制。她建議,“管理部門可以先進行調研,確定一個科學合理的進京辦事的時間跨度和頻次,以此進行分級、分區域管理。既要保障真正有進京辦事需求群眾的出行,也不能讓一些人鑽政策空子。”陳艷艷説。

  記者 裴劍飛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志強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彩粽”迎端午
“彩粽”迎端午
“大鼓”出山
“大鼓”出山
把脈“渤海糧倉”促增産
把脈“渤海糧倉”促增産
巧手剪出“世界杯”
巧手剪出“世界杯”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61911229766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