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水秀山青宜為家——浙江生態文明建設側記
2018-05-29 10:22:53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站在浙江省檔案館的歷史照片前,總讓人産生一種疑惑:這是浙江嗎?

  岩石裸露的山丘上稀疏地長著幾棵小樹,低丘的褶皺裏橫陳著一排排陳舊破敗的瓦屋;兩條呈十字狀交錯的街道,逼仄得容不下兩臺並排行駛的卡車。這是改革開放初年的義烏。

  再看這張:醬油色的河道裏,漂著塑料袋和泡得鼓囊囊的家畜。這就是昔日的長興。

  而現在的浙江,可以從不久前網絡上熱傳的一組照片和博文一探究竟:今年4月,法國青年羅意周在浙江遊玩一圈後發文驚嘆:這裏的環境絲毫不比法國遜色!他的鏡頭裏,寧波滕頭村一排排整齊的別墅如同一幅油畫,麗水山區翠綠的山巒和粉墻黛瓦的民居讓人倣佛置身仙境……

  是什麼引來這一翻天覆地的變化?

  一任接著一任幹,為子孫後代留下可持續發展空間

  改革開放以來,浙江遇到了“成長的煩惱”:錢是多了,可水臟了、山禿了。靠水晶制造富起來的浦江老百姓嘆息:“坐在垃圾堆上數錢,躺在病床上花錢。”

  浙江的決策者們清醒地認識到:僅僅生産發展、生活富裕,並不能給群眾帶來幸福感。只有尊重自然、保護自然,才能為子孫後代留下可持續發展的空間。

  2003年6月,浙江召開“千村示范、萬村整治”工作會議,時任省委書記習近平提出,用5年時間,從全省近4萬個村莊中,選擇1萬個行政村進行全面整治,把其中1000個中心村建設成全面小康示范村。

  在推進“千萬工程”建設中,浙江緊緊抓住農村人居條件改善的主線,整治村莊環境,完善農村基礎設施。幾年下來,浙江廣大行政村通上了高等級公路;垃圾收集、污水治理等公共服務設施實現全覆蓋……

  2008年下半年以來,受國際金融危機影響,浙江GDP一度大幅下滑。是復原傳統增長方式、先把經濟指標搞上去,還是繼續堅持生態文明建設?時任省委書記趙洪祝提出:環境保護的“硬杠杠”不能寬,節能減排的“緊箍”不能松。省裏決定:對選址不符合生態環境功能區規劃、不符合産業政策等要求的項目,實施禁批制度,從源頭上控制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

  2013年,浙江省委將生態文明建設又往前推動了一步:打響“五水共治”戰役,時任浙江省委書記夏寶龍有個形象的比喻:“五水共治”好比五個手指頭,既豎起治污水這個“大拇指”,從群眾最深惡痛絕的污水治理抓起,也把防洪水、排澇水、保供水、抓節水等捏成“拳頭”,齊頭並進。“五水共治”是“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的生動實踐,從那時開始,浙江已累計消除垃圾河6500公裏、黑臭河5100公裏,全面消除劣Ⅳ類水質斷面。國家首次“水十條”考核中,浙江名列第一。

  生態建設15年,一任接著一任幹。現在的浙江,不但看不到濯濯童山——全省森林覆蓋率超過60%,大川小河皆碧水清清。“敢到池浦河裏遊泳嗎?”這是3年前網民對浙江環保部門下的“挑戰書”,池浦河是浙江溫州出了名的臭水溝。而今,池浦河不但可以遊泳,而且蝦戲魚翔,成為垂釣者的天堂。

  堅持綠色發展理念,科學政績觀帶來保護與發展同步

  在浙江,有一句話叫:翻好“高低杠”,做好“加減法”。

  何謂翻好“高低杠”?“高”是傳統産業高端化,“低”是高碳産業低碳化;何為做好“加減法”?“加”是做大做優、提質增效,“減”是限小汰劣、治污減排。

  拆解業曾是臺州的支柱産業之一,拆解過程産生大量的油污、廢水、廢氣……臺州人拿出“壯士斷腕”的勇氣,毅然對拆解業進行徹底改造。“齊合天地”是臺州最大的拆解企業,如果你現在再到該廠,會看到花草遍地,綠樹成蔭,儼然一座花園。通過高端化轉型升級,原先拆解電線時靠燃燒分離出銅絲,現在用機器分離,解決了廢氣問題。

  生態環保目標落實得好不好,領導幹部是關鍵。為使綠色發展理念深入人心,浙江改革政績考核體係,將“青山綠水”納入其中。

  千島湖出名,緣于水!環保部門多年監測表明:千島湖為Ⅰ類水質——可以直接飲用。淳安能保住“這盆清水”,與省裏的“生態指揮棒”有關:不再搞單純的GDP競賽,把各縣市分為工業主導型、綜合發展型、生態保護型三個類別分類考核。這種考核辦法,有利于不同自然條件、不同功能定位的地區因地制宜謀發展,避免“長跑的和遊泳的一起比賽”的弊端。用當地幹部的話説,GDP增長是政績,生態環保同樣也是政績。

  在浙江,堅持綠色發展,躬身生態建設,成為大家的自覺行動。

  立制度、定期限、抓落實,有規矩才能成方圓

  一提“811行動”,浙江的幹部就會有一種緊迫感。

  “811行動”是一場全省環境污染整治大會戰,起自2004年10月。

  “8”指的是浙江省八大水係;“11”既是指全省11個設區市,也指當年浙江省政府劃定的區域性、結構性污染特別突出的11個省級環保重點監管區。時任省委書記習近平在動員大會上説:“生態環境方面欠的債遲還不如早還,早還早主動,否則沒法向後人交代。”

  迄今,“811行動”已經進行到第四輪,帶來了什麼樣的結果?

  長興縣曾經“低小散”企業遍地開花,600多個煙囪冒出滾滾濃煙,河道裏的污水劃根火柴就能點著,因污染引起的群體性事件不斷發生。“811行動”首輪,域內所有煙囪全部關停;紹興市柯橋區印染産業産值曾佔全國三成,為從根子上解決空氣、水質污染,柯橋區一口氣砍掉1/3印染企業……

  從跨行政區域水質交接斷面考核管理、行政問責,到政府年度績效考核環保成績“一票否決”,再到“出境水必須優于入境水”這一剛性指標,浙江制定了一項項制度,並嚴格抓落實,督促廣大幹部前進。

  2016年4月17日的一場工作交流會場景令人記憶猶新:面對全體省委常委和省電視臺直播鏡頭,長興縣委書記周衛兵承諾:“我們縣全力奮戰100天,全域剿滅劣Ⅴ類水!”

  不但縣委書記要向全省人民做出承諾,省委主要領導也要向全省做出承諾。省委主要負責同志立下“軍令狀”:“年內,浙江將徹底剿滅劣Ⅴ類水,並採取一切措施鞏固成果,保證不反彈。”

  立制度,定期限,抓落實,成效顯著。浦江縣年産水晶數量佔全國80%,全縣2萬多家水晶業小作坊污染嚴重。多年來,境內的浦陽江水一直處于劣Ⅴ類,縣內90%的河流白沫翻滾。兩年治水中,浦江共關停水晶加工戶19518家,印染、造紙、化工等污染企業關停55%,789人因環境違法被依法處理。

  像呵護眼睛一樣呵護來之不易的生態環境,浙江加大環保執法力度。2017年,浙江共查處環境違法案件186萬件,移送行政拘留727人、刑事拘留1048人,移送公安案件數繼續位居全國首位。

  水秀山青,生態優勢逐漸化為發展優勢

  日前,聯合國副秘書長兼環境規劃署執行主任埃裏克·索爾海姆來到浦江縣考察。浦江縣從發展工業嚴重污染河流,到生態環境修復,水體重新幹凈清澈、産業升級發展的歷程,令他驚嘆。現在的浦江縣,碧水歡淌,電商、半導體裝備、高端民宿等新産業紅紅火火。

  山綠了,水清了,不但換來群眾一張張笑臉,生態優勢還化為強勁的發展優勢。

  紹興市亭山橋村10多年前因為水係污染,人們恨不得搬離家園。而今,村旁的小溪碧水潺潺,溪上建起了一座古色古香的廊橋,橋堍還有一個富有水鄉風情的小廣場。一到傍晚,這裏歡聲笑語,成為村民們休閒的好所在。廊橋上的鎏金對聯引人注目:上聯“西來東去為名為利莫失德”,下聯“你下我上往南往北不忘家”,橫批“水秀山青宜為家”。

  時光倒退10多年,走近天臺縣街頭鎮後岸村,但聽炮聲“隆隆”,旋即一股股粉塵飛揚升騰,村舍、樹木全籠罩在粉塵中。後岸村人世代以開山賣石為業,青山綠水一步步淪為禿山污水,不但污染了環境,還給生命健康帶來不能承受之痛。

  經過生態恢復,如今後岸村口溪流潺潺,垂柳拂岸,垂柳叢中一架巨大的木質水車隨著水流緩緩轉動。“水車人家”農家樂坐落在水車旁,主人陳飛説得很實在:“這水車每天不停地轉呀轉呀,轉來了金,轉來了銀,多虧了這變好的環境!”(記者王慧敏 顧春)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大熊貓消暑有“涼”方
大熊貓消暑有“涼”方
趣味“滾奶酪”大賽
趣味“滾奶酪”大賽
中意警方啟動第三次在意聯合巡邏
中意警方啟動第三次在意聯合巡邏
西藏林芝南伊溝雨後宛如水墨畫卷
西藏林芝南伊溝雨後宛如水墨畫卷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2711229024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