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沈陽多處建築工地遇招不來年輕人尷尬
2018-05-10 09:14:13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生代農民工談不願進工地三大原因:勞動風險大;工資難月結,無法還房貸;家庭難兼顧

  沈陽多處建築工地遇招不來年輕人尷尬

  “招不來徒弟,幾十年的手藝都傳不下去。現在,很多建築工地都面臨招不來年輕人的情況。”4月27日,中鐵九局四公司香湖盛景苑項目瓦工李海峰説起建築行業招不來年輕人時,這位已有36年從業經驗的“老建築人”顯得憂心忡忡。

  據《2017年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顯示,2017年建築業農民工平均工資3918元,高出全行業平均工資的12.4%。然而,從事建築業的農民工為5415萬人,比上年減少了135萬人。工資高,年輕人為何還不願意幹?4月18日~4月27日,《工人日報》記者帶著這個疑問到沈陽市雅居樂花園、中海城、榮盛盛京綠洲等17家建築工地進行了走訪。

  “在工地上,年輕人特指40歲左右的”

  4月27日,在香湖盛景苑項目工地上,53歲的李海峰等五名抹灰工正在將已灌注完的混凝土抹平。泥點子迸濺到工裝、臉上,鞋面已經沒入泥中。不一會兒,李海峰就滿臉通紅,喘著粗氣。“這種賣體力的活兒,現在基本都是四五十歲的人在幹。”

  説起工地上對于年輕人的界定,“現在,在我們工地上,年輕人特指40歲左右的。”香湖三期一工區項目經理部黨支部書記勾林介紹説,他目前負責的工地上一共有200多名工人,只有10多名“80後”,最年輕的也已經36歲了。

  事實上,這個情況在建築工地上並非個例,《工人日報》記者走訪的17家建築工地,無一例外都出現了工人年齡偏大的現象。中建二局東北分公司黨委副書記李兵告訴記者:“我們公司在全國共有67個施工項目,在冊農民工12589人,‘4050’農民工佔了近六成。”

  還有兩年就要退休的李海峰,老家在遼寧北票市二道溝村,父親是村裏的瓦匠。17歲他就跟著父親學,打的第一份工就是在工地。30多年來,他輾轉于遼寧阜新、丹東等地的20多個工地,跟了六七個師傅。

  他告訴《工人日報》記者,建築工屬于比較特殊的工種,技術含量高。“比如操作工藝、施工計算、機械作業等,沒有接受過嚴格培訓和豐富的實踐經驗,根本無法達標。”李海峰説,自己當年不知道經歷了多少磨煉,吃了多少苦,才攢下現在的一身手藝。“可惜現在年輕人沒人願意學,傳不下去,都白費了。”

  説起沒徒弟的遺憾,和他在同一工地幹活的木工李致富深有感觸。李致富説,30多年前,鐵嶺市昌圖縣太平鎮牛莊村、二臺子村、六家子廟村三個村子,有60多名年輕人和他一起出來做工,分別學了木工、瓦工和油漆工等手藝。這麼多年下來,還有40多人留在這個行業。這些人最大的已經有67歲。“讓我們遺憾的是,練了這麼多年的手藝,真的就傳不下去了嗎?”

  “木匠學徒月薪3500元,一年後6000元,勤快一點的可以拿到1萬多元,真想不明白年輕人為啥就不願意幹。”李致富説,現如今,建築工的工作條件和生活環境都有了很大改善。加上生産工具科技化程度不斷提升,體力勞動減輕不少。“但年輕人似乎對這些都不感興趣。”

  “賺錢多也不願進工地,不只是因為苦臟累”

  新生代農民工真的是嫌苦臟累,不願進工地嗎?《工人日報》記者走訪了83名35歲以下在批發和零售、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等行業就業的農民工,他們給出了不同的答案:勞動風險大;工資難以月結,無法還房貸;成家的難顧家,沒成家的難找對象成為三大主要原因。

  採訪時,記者注意到,鋼筋工黃大奔手上、上臂有幾塊暗色的疤痕。黃大奔告訴記者,自己腿上傷痕更多,小擦傷、割傷差不多每天都有,他説不算啥。最嚴重的是腹部一道10厘米長的縫針疤痕。那次他從工地的架子上摔下來,脾臟破裂,動了手術後休息了1個月才下地。盡管近幾年,工地的安全培訓逐漸加強,安全防護設施也不斷完善,但相比于其他行業,建築業的勞動風險仍然較高,這使得很多新生代農民工不願進工地工作。

  “工資不能月月拿到手,還不了房貸和車貸。”今年22歲的農民工王梁説出了他離開建築業的原因。1年前,他曾在建築工地幹過9個月,當時孩子滿周歲,王梁將結婚彩禮錢、妻子的嫁粧錢共12萬元用做首付買了房,每個月還2200元的房貸,還買了車。“工地賺得是多,一個月至少6000元,可工頭每個月只給300元零花錢,剩下的錢要等工程結束才給。有的工友還被欠過薪,感覺心理不踏實。”

  除此之外,佔用家庭生活時間多也是新生代農民工不願踏入建築業的一大原因。吳呈傑的父親是一名瓦工。在他印象中,因為父親從事的職業,父母常年分居,他很少見到父親。家裏大事小情都是母親一個人扛,爺爺中風後也只有母親一個人照顧。“我爸爸18歲就到工地工作,每天早晨6點開工,趕工期時會忙到淩晨2點。工地女工少,父親找不到媳婦。同村長輩介紹的三個對象,因為沒時間相處都分了手。”吳呈傑説,母親在父親打工的工地附近飯店當服務員,父親一周去五次,窮追不舍才成功。他並不想重走父親的老路。“我現在是一名送水工,工作雖然也很辛苦,但是時間相對自由。”

  “有面子、有前途,職業追求更多元”

  “工地其實是很多第一代農民工來城市的首選工作。這種工作雖然每天都要大量的勞動,但是農民工並不怕吃苦,而且學歷要求不高。”沈陽市總工會農民工工作部部長蔣陽告訴《工人日報》記者,現如今,經濟發展和工種越來越多元化,工作崗位也越來越多,農民工有很多工作都可以選擇,可以替代的崗位有很多。比如外賣員、快遞員、推銷員等。

  在記者採訪的83名新生代農民工中,有79人不約而同地表示更希望從事銷售、業務員等有面子、有前途的行業。在一家純凈水公司當品牌推銷員的王梁每天都要穿著西服去便利店推銷産品,因為不經常清洗,他的西服袖口已經被磨得有些發亮。盡管如此,王梁還是認為,“這比在工地裏要幹凈,也要體面多了。”他告訴記者,自己當抹灰工那會,回村裏都會被長輩們瞧不起。現在當了推銷員,盡管收入少了2000多元,但是一掏出名片上寫的是“銷售經理”,這讓他感覺倍兒有面子。

  “我們家四代都是農民,我就想改變一下,做個能成事兒的行業。”吳呈傑告訴記者,“現在經濟發展這麼快,各種各樣的工種都有。不當建築工,也能幹別的。我覺得年輕人只要勤快肯幹,幹啥都能出成績。”(記者 劉旭)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黎巴嫩舉行國際豪華遊艇展
黎巴嫩舉行國際豪華遊艇展
“甲骨文學堂”進校園
“甲骨文學堂”進校園
超有愛!西湖裏的鴛鴦“愛心橋”升級
超有愛!西湖裏的鴛鴦“愛心橋”升級
雲端上的勞動者
雲端上的勞動者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9701122810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