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院士入駐高職院校 大材小用還是大勢所趨?
2018-05-10 09:06:42 來源: 科技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院士入駐高職院校 大材小用還是大勢所趨

  職業教育的利好消息最近接二連三。5月6日,2018年全國職業教育活動周啟動儀式在天津舉行,一年一度的全國職業院校技能大賽也拉開了帷幕;5月8日,國務院發布《關于推行終身職業技能培訓制度的意見》。如何辦好我國的職業教育,國家已經做好了頂層設計。

  未來的大國工匠從哪裏來?如何加快構建現代職業教育體係,培養更多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在地方,一些特色行業的高職院校已經行動起來。

  大勢所需,大國制造呼喚高職轉型升級

  近日,我國鐵路高職院校中首個“院士工作站”落戶湖南鐵路科技職業技術學院,中國工程院劉友梅和丁榮軍兩位院士領銜,攜“高鐵安全”科研項目“入駐”該校。簽約儀式上宣布了兩項重磅消息,將組建“高鐵運行安全保障工程技術研究中心”管理委員會、專家委員會和學院科學協會,並與中國中車株洲電力機車有限公司進行校企戰略合作。

  未來,該站將重點針對軌道交通運營安全監測體係、軌道交通智能制造、軌道交通實用技術人才培養模式三個方面開展研究。

  劉友梅院士説:“我國是一個交通大國,要提升到交通強國的地位,就要求我們不單要由大學培養高端科技人才,也要有大量實用技術人才來支撐軌道交通産業的實際制造、生産、試驗。”

  對此,湖南鐵路職業技術學院黨委書記劉劍飛表示,院士工作站“入駐”高職院校是大勢所趨。

  他認為,隨著“中國制造2025”戰略的不斷推進,“立體”式的人才需要日益凸顯。既要有開拓高精尖技術的領軍人才,也要有工程技術人才和實用技術人才。院士到高職院校建工作站,一個重要原因,便是助力培育實用技術人才,特別是大國制造業發展亟須的高級技工人才。“院士的加盟,對學校人才培育的教材開發、新技術開發、教學模式改革等,都有極大促進。”劉劍飛告訴科技日報記者。

  該校城市軌道交通通信信號技術專業負責人任建新也表示:“院士加盟高職院校,可以帶來人才培育的‘升級’。”他舉例,學校在培育維護高鐵運營設備的高鐵信號工上,重點一直落在“設備維護”上。院士加盟後,則有望培育出能在設備制造廠做技術研發的人才。

  大材小用?有人點讚有人質疑

  首個高職“院士工作站”很快讓這所高職院校成為業內關注的熱點。除“羨慕點讚”外,還有很多的“疑惑”。

  院士緣何相中高職院校?高大上的科研課題,為何不偏不倚地“砸”在了科研力量不強的高職院校?

  對此,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認為,高職院校招聘院士,這種建一流師資隊伍的氣魄值得肯定。“職業院校與普通高等院校本就是平等的,只是辦學定位不同而已。”

  以鐵路行業為例。目前,我國鐵路行業創新型人才培養,主要集中在西南交大、北京交大、中南大學等國家重點高校。但在這一行業,培育工程技術類人才的應用型高校並不多。鐵路行業內的高職院校,除培育實用技術人才外,也承接工程技術人才的部分培育任務。

  “高等教育,包含人才培養、科學研究、科技服務、文化傳承等四大功能。離開了‘研’的高職院校,所做的産教融合都只是淺層次的。”湖南鐵路職業技術學院副院長陳彬説。

  熊丙奇表示,院士走進高職院校是否“大材小用”不是看身份,而要看具體從事什麼工作。“假如高職院校是希望借高層次人才,來提升學校的辦學層次,瞄準升本成為學術性大學,那這樣的辦學定位是令人憂慮的;但如果學校結合自身辦學定位,並根據職業教育的特點來設計高層次人才的崗位職責,那這樣的人才新政能服務于學校建成現代職業院校,提高職業教育的質量。”

  “一方面,院士走進高職院校可以引領和促進技能型人才培養,提升職業教育質量,增強職業院校核心競爭力;另一方面,在推進産教融合、促進技術研發推廣、促進高職院校科研工作、提升高職院校師資能力上,也將帶來積極的影響。”湖南省教育廳職成處處長余偉良表示,開展技術研發和推廣,深度融入産業發展的核心,將是職業院校未來發展的必經之路。作為高等教育的一分子,高職院校的轉型發展,同樣也需要領域專家“把脈問診”,引領高職院校朝著更高的水平邁進。

  培育大國工匠,全社會都要參與

  “高職教育,需要全社會的重視與參與,真不是‘別人家孩子的教育’。只有高度重視和積極採取行動,才有利于大國工匠的培育。”劉劍飛説。

  這也是諸多關注職業教育人士的共識。早在2016年全國兩會上,代表委員們就曾狠批了職業教育中的“三觀不正”。有人認為,只有考不上大學的孩子,才被迫選擇職業教育。“職業教育應該是國民教育,每個人都該在工作全過程中接受終身教育。不應是‘別人家孩子的教育’。”湖南省核工業地質局局長何寄華代表説。

  “盡管高職院校建設十分重要,但受重視程度還遠不夠。”劉劍飛説。實用技能型人才的培育,不能“坐在岸邊學遊泳”,必須校企研協同推進。比如單純依靠學校培育,學生走上工作崗位,要想獨立開展工作,至少需要再在工作單位當三年“學徒”。“人才缺口較大的實用技能人才培育周期過長,亟須和企業、院所聯動,共同簽訂‘訂單’培育這類人才。”劉劍飛説。

  在簽約儀式上,劉友梅院士表示,擬將院士工作站建成一個開放的、高水平的應用平臺,開展科學研究、學科建設、科技攻關,匯聚和培養學科人才,不斷增強學院自主創新的能力。

  按照規劃,院士工作站將協調研發和育人兩大方向引領發展。

  “我們主要培養操作型工匠人才,也積極破冰對大國工匠的培育。但如果老師們都不參與科研,就不具備對前沿科技的敏銳和‘眼界’。事實上,從高職院校總體上看,能培育‘大國工匠’的師資力量都十分薄弱。有了工程技術中心、院士工作站,能幫助教師‘補課’,助力高職院校提高師資隊伍建設,在教材開發、教學研究上,都有助益。”陳彬説。   本報記者 俞慧友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熹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黎巴嫩舉行國際豪華遊艇展
黎巴嫩舉行國際豪華遊艇展
“甲骨文學堂”進校園
“甲骨文學堂”進校園
超有愛!西湖裏的鴛鴦“愛心橋”升級
超有愛!西湖裏的鴛鴦“愛心橋”升級
雲端上的勞動者
雲端上的勞動者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631122810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