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大中城市居民健身為何既難且貴
2018-05-08 08:33:27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每人平均體育場地面積遠遠低于發達國家,部分體育場地開放積極性不高,老百姓的健身需求日趨多元——

  大中城市居民健身為何既難且貴

  在一家門戶網站上班的馬成(因採訪對象要求採用化名)是一名羽毛球愛好者。説起打羽毛球的好處,馬成能給記者列出一個長長的單子——有利于視力、頸椎、肩周健康;隔網對抗,受傷的幾率相對而言較小;羽毛球更多的是考驗技術和戰術素養,對身體(例如身高)沒有特別高的要求……

  不過,談到打羽毛球的花費,馬成就有些皺眉了。除了買球拍、羽毛球、球鞋這些耗材,租場地的費用也是他比較頭疼的。“各個地方的收費不一樣,越靠近市中心收費越高。我曾在三裏屯的一家俱樂部打球,收費是80元一小時。如果經常打球,花費不菲。”

  喜歡參加體育鍛煉,卻苦于在租場地上花費較多,像馬成一樣生活在大城市的體育愛好者或多或少都會遇上這類問題。《體育發展“十三五”規劃》提出,到2020年,我國每人平均體育場地面積要達到1.8平方米。但面對大中城市廣大群眾日益增強的多樣化健身需求,僅此就能解決馬成等人面臨的難題嗎?

  非體育係統場館收費較高

  周末或下班後,馬成有時會應朋友之約去北京北二環外的柳蔭公園羽毛球館打球。柳蔭公園羽毛球館負責人李鐸告訴《工人日報》記者,每天9時~13時,每一片羽毛球場地每小時收費70元,打球的人數不能超過6人;13時以後,每一片場地每小時收費100元,打球人數上限還是6人。

  5月3日上午,記者來到柳蔭公園羽毛球館,只見場館黑燈瞎火,沒有一人打球;場館外市民唱歌跳舞、健步走,熱鬧不已。對此,李鐸坦承:“我們的場地租金相對較高,因此打球的散客也不怎麼來。”

  柳蔭公園隸屬東城區園林綠化管理中心,其羽毛球館是非體育係統場館。作為市民休閒娛樂的一個好去處,李鐸表示,柳蔭公園羽毛球館曾經也向散客開放,“但是一些人把飲料倒在地膠上,還不服工作人員管理,導致地膠耗損很快,每半年就得換一次”。

  一塊羽毛球場地的地膠價值2萬多元,柳蔭公園羽毛球館有6塊場地價值12萬多元。快速耗損無疑增加了管理者的成本。“現在我們基本不對散客開放,主要跟20多個單位合作,基本能收支平衡。”李鐸説。

  與打羽毛球的場地費相比,踢足球的場地費更貴了。記者走訪了奧林匹克森林公園北園足球場和奧信體育公園足球場,兩片場地的5人制球場每兩小時收費560元,7人制場地每兩小時收費800元。一場球踢下來,平均每人要花費56元左右。中央財經大學足球場(12人制),每兩小時收費1000元,如果能湊滿兩支隊,每人需要41元左右的場地費。

  如果按照經常參加體育鍛煉的標準來算(每周鍛煉3次,每次鍛煉30分鐘以上),馬成每年打羽毛球花費的場租費最少需要1584元,踢足球的每年大約需要花費5904元。2014年全民健身活動狀況調查顯示,截至2013年底,我國每人平均體育消費926元。即便是近幾年有所增長,城市居民花在租場地上的費用也大大超過了這一平均數字。

  體育場館開放積極性不夠

  第6次全國體育場地普查數據顯示,我國有1642410個體育場地。由于安全等多種原因,教育係統的體育場地一直難以對外開放,體育係統和其他係統的體育場地是居民日常健身的主要去處。不過,這些場館的開放效率並不高。

  李鐸告訴記者,柳蔭公園羽毛球館的工作人員屬于事業單位的工作人員,“開放場館所帶來的收入是多是少,對員工的收入並沒有任何影響,因為我們的工資是定額的”。

  其實,這樣的情形在體育係統的體育場館中也不同程度地存在。北京市東城區體育局副局長馬力告訴《工人日報》記者,現在的體育場館大多都屬于差額撥款的公益二類事業單位,工資總額是一定的,每個人根據工齡和級別等條件拿到不同的收入。

  “體育場館每天大約會開放12~14個小時。員工工作超過8個小時就算加班,就會産生加班費,但工資總額不允許給他們發加班費,而事實上他們願意加班,兩相矛盾導致他們工作積極性沒有充分調動起來。單位只能大量聘請臨時工,這又産生了新的問題——服務品質下降。”

  為了激發體育場館的開放力度,國家體育總局上個月下發通知,明確大型體育場館免費或低收費開放補助資金安排將從主要看“座位”數量,向主要考量群眾日常健身和參加體育賽事活動等開放“績效”轉變。

  對此,馬力評論道:“這表明瞭國家體育總局的態度,將督促大型體育場館加大開放力度,前進了一小步,但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原因在于多項政策互相抵觸。”

  在馬力看來,這些體育場館大多由事業單位運營,要激發其活力,必須要引入現代企業管理方式,將所有權和運營權分離。“《體育發展‘十三五’規劃》等多個文件明確提出了積極推進體育場館管理體制改革和運營機制創新的改革舉措,但要真正落實,還有賴于事業單位整體改革的推進程度。”

  滿足多樣化健身需求須多措並舉

  相較于美國每人平均體育場地面積16平方米、日本的19平方米,目前我國的每人平均體育場地面積只有1.57平方米,可供居民鍛煉的體育場地嚴重不足。但在北上廣等大中型城市,寸土寸金,要想滿足不同人群不同的健身需求,難度可想而知。

  有鑒于此,《全民健身計劃(2016-2020年)》提出,合理利用景區、郊野公園、城市公園、公共綠地、廣場及城市空置場所建設休閒健身場地設施。“中國人口基數太大,民眾健身需求更加多元,有騎馬的、騎自行車的、戶外游泳的,這些健身需求都不在體育場地裏完成,因此政府提出要利用水陸空等自然資源,為老百姓提供健身去處。”馬力説。

  此外,政府表示要打造一批老百姓身邊的中小型體育場館,推進城市社區15分鐘健身圈,打造老百姓身邊的健身場地。

  “打造15分鐘健身圈的方向沒錯,但事實上存在眾口難調的弊病。”馬力告訴記者,“建在老百姓身邊的場地或許並不是他們喜歡的。有人喜歡打籃球,有人喜歡踢足球,不好平衡。同時,一些人也不願意這些設施建在自家門口。”

  馬力給記者舉了個例子,北京市東城區政府要在社區裏面建奧林匹克體育生活化設施,打造15分鐘健身圈。事先,東城區體育局召開座談會徵求居民意見,大家都很高興,沒人反對。但到了選址的時候出問題了,大家都反對在自家門口建體育設施,覺得打擾了自己的生活。“最後這事兒被攪黃了。”

  解決這樣的問題,馬力開出了藥方——要充分利用城市疏解騰退的空間,通過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引入有資質的專業公司提供健身服務。“政府要求公司每周免費或低收費開放多少小時,其他時間可以從事經營性活動。當然,政府可以免收房租,水電費由運營方自行承擔。”

  馬力建議,如果疏解騰退的空間屬于個人或私企的産權,政府可以減免其房産稅和土地使用費,鼓勵他們免費或低收費提供全民健身活動場地或服務。這有賴于政府從宏觀層面統籌協調。(記者 袁浩)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加緊制造蒙華鐵路軌排
加緊制造蒙華鐵路軌排
鄱陽湖上的江豚“保鏢”
鄱陽湖上的江豚“保鏢”
普京就任俄羅斯總統
普京就任俄羅斯總統
崖壁求學路之變
崖壁求學路之變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9701122797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