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農村地下賭博泛濫:每月1萬保護費 豪賭近乎公開化
2018-05-02 16:33:05 來源: 半月談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豪賭、網賭,賭掉鄉風文明

  當前,賭博之風在部分農村地區未得到根本遏制,新型賭博快速擴展,傳統賭博方式也近乎公開化。賭風不絕,容易衍生基層黑惡勢力,同時侵蝕鄉風文明。

  每月交1萬保護費,賭場“抽水”來錢快

  “因為平常很少在老家,我成了村裏的生面孔,結果一進村就被地下賭場攔了,不讓我進村。”一名蒙姓村民對半月談記者説,大約在兩年前,他開車返回位于西部農村的老家,剛進入村裏,就有年輕小夥子讓他打開車窗,盤查他的身份。

  半月談記者順著這條線索,找到一名參與過農村地下賭場運營和管理的村民王華(化名)。

  他告訴半月談記者,這種攔車的情況是有的,如果車主不服氣敢還手,也很可能被打一頓。事後,賭場老板會找關係擺平,砸壞的車子,老板賠錢修車,打傷的人,老板出錢治療。攔車人員是賭場放風巡邏人員,每個放風人員都配發對講機,如果村口的放風人員覺得有異常,會立即通報給村裏的賭場負責人,賭場方面會立即進行疏散躲避。

  王華參與的賭場由10多個人合夥運作,這些人也大都在賭場賭博,這樣可以營造賭場的熱鬧氣氛,吸引更多的賭徒前來。

  地下賭場流動設賭局。為了避免引人注意,地下賭場不是每天都有,賭場的地點也不是固定的,而是流動的,現在農村閒置的農宅比較多,也比較好找地點。一般一周開一次或者半個月一次,根據參與人數多少、參賭意願等來決定是否開設賭局。每次開設賭局時,一般需要10個人來組織運作,有負責外圍巡邏放風的,有負責抽水的,有負責維持場內秩序的,有負責收支賬目統計的,大家各司其責。

  地下賭場定期向保護傘交保護費。賭場每月按時交保護費1萬元,這樣派出所就不會前來查賭場了。此外,某些勾結賭場的公安人員還會通過查處該鄉鎮轄區內的其他賭場,一定程度上保障這家交保護費賭場的客流相對充足。

  賭場怎樣確保客戶來源?王華告訴半月談記者,喜歡賭博的人,一般都有一定朋友圈子,很多客戶帶著人來,賭場會向帶來客戶的人支付一定報酬。比如某些與賭場合作的司機,他們知道每次開賭的時間和地點,他送來了客戶,那麼賭場會支付給該司機車費、餐費。在這種情況下,正常車費只需要100元,司機開口報價説車費200、300元,賭場一般也不會討價還價,賭場老板希望司機帶更多人前來賭博。

  賭場抽水一般抽取賭資的10%。王華説,他們這個賭場開銷都沒有發票對賬,比較隨意,比如10個馬仔,白天100元,晚上也是100元。各個環節都會隨意扣留一些進自己的口袋,比如抽水人員實際抽水10000元,他只上交9000元,一般也沒人會追究。

  道路邊、商店旁,農村豪賭近乎公開化

  大年三十深夜零點,廣西武宣縣尚文村主幹道的一個商店前,燈火通明。門外門裏,各有一個牌桌,村民們圍得裏三層、外三層,有滿頭白發的老頭老太,也有剛剛外出打工回來的小夥子,不斷有人離開,又有人加入。一名頭發花白的大媽一會兒就輸了700元,心疼得愁眉緊鎖,隨即向其他村民借了300元。

  半月談記者向裏看到,中間的桌面幾乎堆滿了百元面額的紙幣,裏面坐著4人,是主要參賭人員,圍觀者是“賭外圍”,可選擇4個參賭人員之一進行附加賭注。

  大年初一,半月談記者在另一處商店看到同樣場景,只是牌桌數量從2處增加到了5處。有的牌桌以老人為主,賭注金額較少,有的每次下注為一兩元,有的每次下注二三十元,主要以娛樂性為主,每局耗時較長;有的牌桌上年輕人多一些,賭注金額較大,每次動輒都是數百元下注,每次抓牌三張,當地稱為“賭三公”,直接比大小,輸贏較快,金額較大。一名小夥子兩個小時把帶來的9000元輸光了,又找人借1000元繼續“賭外圍”。還有人在一小時內就輸了4萬元。

  除了公開賭,電子賭局在農村也屢見不鮮。半月談記者在一個農村商店看到“金蟾捕魚”的電子遊戲機變為賭博工具。有村民支付30元錢賭資後,啟動機器獲得300發子彈,發射子彈打到大魚,獲得1200發子彈獎勵,然後可獲獎勵120元。

  跨地區的網絡賭博在農村青少年中流行,並使其深受其害。河南、廣西等地公安機關表示,從近年查處的賭博違法人員情況看,青少年參賭者逐年增多,不少農村青少年在網絡賭博中尋求刺激,成為網絡賭博的主要群體之一。

  微信轉賬、電話下單,地下六合彩泛濫

  在廣西一些農村,地下六合彩泛濫到了觸目驚心的程度。半月談記者隨機接觸到10多戶農民,每家都有人買地下六合彩,其中甚至包括一些村幹部。

  “最多的時候,全村約有30%的農戶買六合彩。”尚文村村委會主任吳天養坦言,類似情況在其他村,同樣普遍存在。一名曾任村小學校長的人説,有次學校開家長會,他的發言還沒結束,就有家長打斷發言,説“馬上要開碼了”,要早點回去。

  購買地下六合彩的方式主要有兩種渠道,微信下單和現場購買。不少在外務工的尚文村村民反映,現在手機上網很方便,有的人長期開設網絡賬戶,資金就在裏面運轉,每次下注都是微信轉賬,電話告知購買號碼,開碼後中獎號碼會第一時間通過微信獲知結果。

  在廣西一些村裏,印著“香港正品出版、生肖特碼表”等字樣的地下六合彩宣傳彩頁被擺放在商店櫃臺上最為顯眼的位置。有村民告訴半月談記者,想提高中獎率,需要買更多資料研究,這些在縣城報刊亭、鄉鎮集市等處能買到。尚文村村民陸想(化名)説,她加入了一個地下六合彩微信群,其中有成員近300人,大家經常在群裏分享購買六合彩的研究資料。

  如今,傳銷式“發展下線”成為農村煽起賭風的新歪招。尚文村村民鄒梅(化名)告訴半月談記者,她有個朋友開了一家銷售地下六合彩的店,承諾凡是能介紹一個客戶的,不管介紹的客戶是否購買六合彩,介紹人都可獲10元中介費。

  盡管政府對賭博風氣一直嚴打,但目前仍難徹底遏制賭博傳播網絡。必須在更大地域范圍、更高政府層級,以更嚴整治手段,對賭博行為加大打擊力度,不僅要掃除各個公開的賭博銷售網點,還要挖出地下銷售網絡和利益鏈條。

  (記者程士華 王林園,刊于《半月談》2018年第8期)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俊松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西藏雅尼國家濕地公園春色怡人
西藏雅尼國家濕地公園春色怡人
暮春農忙
暮春農忙
人間至味“冷後渾”
人間至味“冷後渾”
羊群交易市場忙
羊群交易市場忙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031122773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