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從背井離鄉到建設家鄉——三代青海石油人的奮鬥芳華
2018-04-30 18:45:09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西寧4月30日電 題:從背井離鄉到建設家鄉——三代青海石油人的奮鬥芳華

  新華社記者鄧萬裏

  柴達木盆地西北部,青海省花土溝鎮向北約20公裏。一眼望不到邊的戈壁荒漠中,矗立著大大小小的石油鑽井臺。

  這裏是青海油田獅子溝採油作業區。在海拔近3200米的“獅205井”,一群採油工人正忙碌著。鮮紅色工裝讓山間的荒涼添了些許亮麗。

  1990年出生的劉夢姍一邊檢查指示表上的套壓和油壓,一邊將數據記錄下來。不一會,一輛油罐車駛過來,她迅速跑過去,檢查所有程序後,打開儲油罐的閘門,將油輸送到車裏。

  這樣近1個小時的過程,劉夢姍一天需要重復10余次。在火辣的太陽底下,她的額頭上冒出了一顆顆汗珠。高原的天氣就是這樣,白天曬得人頭暈,到了晚上氣溫又可以降到零下,她説:“有時要值夜班,空寂無人的荒野裏,只有風聲和自己的腳步聲。”

  “我的姥姥姥爺、爸爸媽媽都是青海油田人,我在這裏出生成長,這裏就是我的家,能隨著他們的足跡為建設家鄉繼續出力,感覺挺自豪也很踏實。”劉夢姍説。

  地處柴達木盆地中西部的青海油田,平均海拔在3000米以上,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油田,環境惡劣,條件艱苦。

  劉夢姍的姥爺吳永福今年83歲,1956年來到柴達木盆地支援青海油田建設,幹過警衛員、鑽井工、後勤人員等多個工種。初到青海油田,吳永福和外孫女現在一樣年輕。

  “荒漠裏幹旱缺水,當時連喝的水都要從幾百公裏外定期運送。最困難時,四家人擠在一頂帳篷裏,有的家庭還住的是地窩子,吃的大多是白菜、蘿卜和土豆。”吳永福回憶説。

  吳永福的老伴王秀珍還清晰記得,第一次入盆地是騎著駱駝行走的,讓她記憶最深刻的是盆地的大風,“刮起來就是鋪天蓋地,夜裏有時能把帳篷和被子都刮走!”

  然而就是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中,一批批石油人背井離鄉,扎根于此,為建設我國重要的油氣生産基地而奮鬥了一生。

  今年75歲的梁澤祥年輕時幹過一線採油工人,後來又在宣傳崗位上幹了很多年。在他的那臺老式電腦裏,記錄了幾百個老一代青海石油人的故事,存放著上千張那個年代的照片。

  “我們這代人的汗水都灑在了高原油田上,這裏承載著我們的太多記憶。”梁澤祥説,老一代青海油田人如今不少已經離開人世。但欣慰的是,那份愛崗敬業的精神已經在後輩中傳承了下來。

  今年56歲的柯有雲,1979年參加工作,是第二代青海油田人。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青海油田專門成立了一個衛星定位導航隊,在柴達木盆地開始大面積控制點的布設工作。柯有雲通過學習培訓,成了衛導隊接收組的一員。

  “勘探工作需常年在荒無人煙的地方行走,帶上帳篷、設備和糧食,有時一次要待個把月。”柯有雲説,雖然那段風餐露宿的“找油”經歷很艱苦,但現在想起來更多的是一份成就感。去年退休後,柯有雲依然堅持協助年輕同事處理一些事。

  1992年出生的李蕊,在油田出生並長大,大學畢業後又回到了油田工作,如今是青海油田採氣三廠東坪集輸站的一名普通工人。

  李蕊説,油田如今的生活條件已經得到了很大改善。在生活區內,職工宿舍、食堂、電影院、體育館等設施都較為齊全,上下班還有了通勤車。

  “像我們班組,一半是女孩,大多是‘油三代’,上班時都是‘女漢子’,但工作之余我們也喜歡逛街買衣服、買化粧品,喜歡看電影、追劇。”李蕊説。

  和李蕊一樣,劉夢姍也有同樣感受。“雖然我們工作的環境很艱苦,依然要有一種不怕吃苦的石油精神,但我們的生活狀態和其他年輕人也沒有什麼區別。”劉夢姍説,她的夢想就是做一名優秀的石油工人,同時還要多攢錢,有時間多帶家人去旅行。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俊松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西藏雅尼國家濕地公園春色怡人
西藏雅尼國家濕地公園春色怡人
暮春農忙
暮春農忙
人間至味“冷後渾”
人間至味“冷後渾”
羊群交易市場忙
羊群交易市場忙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031122766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