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網約車司機24年找回走失女兒 為更多失散家庭奔走發聲
2018-04-25 09:12:48 來源: 廣州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王明清當年的尋女啟事

  二十四年尋女路王明清:一切只為找到你

  過去的半個月,王明清的家門涌進來自全國各地的記者。最轟動的一次,是上百名記者在這裏,見證了他的歡笑和淚水。

  這是因為,王明清夫婦與失散24年的女兒重逢了。

  一遍一遍地講述過往,王明清從沒有拒絕。就像過去的24年,他在成都的大街小巷,在工作的網約車上一遍遍地問詢一樣。他要回報這些人的幫助。

  現在,已有一對兒女的女兒王啟鳳回到了吉林的家中,王明清和家人則還在成都。王明清還在為更多失散的家庭奔走發聲,幫他們找尋失散的親人。

王明清夫婦和失散24年的女兒在一起

  看著她們母女倆相談甚歡

  清明節前後,成都市龍泉驛區安置房。王啟鳳和母親劉登英、二妹湊一塊,立刻讓人覺出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微胖的臉型,單眼皮大眼睛,寬厚的嘴唇,都帶著骨子裏的倔強和愛笑的天性。

  吃飯的時候,王啟鳳給18個月大的兒子喂飯,王明清給女兒和女婿夾菜,劉登英忙前忙後添菜、動不了幾筷子又一陣激動,一口四川音不住地感嘆“奇跡”。

  “你看,我們的小指都是內彎的。”劉登英拉著兩個女兒的手比劃著。“你再看我們的嘴角,都是這樣翹的。”三張臉上絲毫沒有記者在場的陌生感,藏不住的幸福洋溢著。

  王明清也不忙著叫吃菜,而是看著母女倆相談甚歡。過去半個月,一家人和失散的女兒重逢後,時常聊到深夜,“每個成長的階段,愛吃什麼,愛喝什麼,每個細節都想知道”。

  王啟鳳帶著一對兒女,和丈夫王東旭分坐在王明清兩側,心直口快地回應,“以前以為自己只是沒有媽,沒想到找來一個家”。她與父母失去聯絡長達24年,成了另一個家庭的康英,跟著養父和奶奶一家生活。

  這也是母親劉登英的傷心處。“對不起娃。過去是沒媽的孩子,沒有陪你成長。”

  不離開成都,只為找到女兒

  1994年1月8日,成都市錦江區九眼橋。王明清和劉登英永遠記得那個下午。在成都市賣水果為生的兩人在給顧客換找零錢的間歇,女兒失蹤了。

  這一下,夫妻倆的生意停了半年多,幾乎每天就是在九眼橋附近的街道、成都市各大車站、兒童福利院、招領所等地遍尋。派出所的報案沒有回音,王明清花100多塊在報紙左下角登的第一張尋人廣告,也沒有任何人聯係。

  彼時兩人還不到30歲,決定留在成都謀生繼續找尋。王明清找了份拉板車運蜂窩煤的工作,在各大小區尋覓。常常一聽到小孩的哭聲,王明清心裏就緊張。

  隨後,王明清又考取駕駛證,跑搬家業務和公司貨運,擴大搜尋范圍,直到2015年做起網約車司機。十多年來,王明清每天看報紙和電視新聞,手機號從沒換過。

  初中文化的他不會打字,在親戚介紹下登記尋人網站的時候,只能讓志願者幫忙填寫信息。“女兒前額有一道疤,一哭就反胃”成了王明清銘記在心的標記。

  模擬女兒的照片,讓他燃起希望

  讓王明清犯難的是,他從小在農村長大,父親在他三歲時去世,母親從不讓家人照相。到王啟鳳四歲的時候,家裏沒有一張她的照片。無奈之際,他只能用後來出生的小女兒的照片發布尋人啟事。

  開網約車期間,王明清一遍遍地講述失女遭遇,這期間他遇到了好心的記者、幫助印制傳單和卡片的乘客,還有許多人主動加微信轉發消息。兩年來,近兩萬張卡片、本地和央媒的採訪和散布,王明清仍然沒有等到女兒的消息。

  網絡的發達,為他帶來了新的轉機。在奧地利定居的林嘉翻看手機新聞的時候,發現了王明清尋女的新聞,宣傳卡片上只有一張模糊的三歲女孩的照片。她想到了自己的父親林宇輝。第二天一早,她就撥通了國際長途,讓兩人取得了聯係。

  林宇輝是模擬畫像專家,在搜集了王明清夫婦倆年輕時以及一對兒女的照片和資料後,先後畫出兩稿交給王明清。而這期間,也有二十來個自稱“女兒”的人聯係他,“有幾個特徵相符的,結果DNA核對後卻不是。心裏很著急。”王明清一個個地詢問,“不能錯過一次機會”。

  今年3月上旬,一位來自吉林的女孩加了王明清微信。打開頭像背景,王明清和劉登英激動地叫喊不迭,“太像了!”林宇輝為三人建了個微信群。一句“可能性90%”讓微信兩頭相距幾千裏的兩個人充滿期待。

  糾結情緒在見面一刻被融化

  3月9日,王啟鳳突然從養父家得知身世。記憶中唯一的“九眼橋”讓她發現了王明清的尋女新聞,“一哭就反胃”的信息讓她心裏一緊。

  “到底是不是呢?害怕是,又害怕不是。”與王明清加了微信後,她稱呼其為“叔叔”。“我知道他在跑車,我早上五點半就醒了。睜開眼睛的第一件事,就趕緊看手機,但從不給他發消息,讓他多睡一會。”王啟鳳(康英)記得,有天“王叔”回復遲了,她心裏立刻打起了鼓:“他怎麼樣了,是不是不理我了?”

  在林宇輝得知DNA比對結果後,詢問她能否在4月3日回成都時,她突然就哭了,腦中一片空白,“害怕失望,不知道怎麼面對”。

  王明清等待得焦急,直接問她“難道你不想見到我們嗎?”但隨後,王啟鳳(康英)的糾結在機場見到親生父母的那一刻,被淚水融化了。

  改名康英後,王啟鳳對四歲以前的印象幾乎完全消失。“身份證上的生日是我自己定的”。

  之後,她一直和家中的奶奶生活在一起。奶奶特別疼她,只是從小到大,都有人説康英是沒有媽的孩子。“我當時最想的是,媽媽突然有一天出現在我面前,抱著我説,媽媽只是出去掙錢去了,給你買好吃的。媽媽愛你。”王啟鳳哽咽地回想起往事,心情不好的時候,她就抱著一棵樹説話。

  再次回到成長的地方,王啟鳳輕閉著眼嘆道,“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自私地説,讓我永遠不要長大”。(楊逸男)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國際車展即將拉開帷幕
北京國際車展即將拉開帷幕
最美人間四月天
最美人間四月天
騎樓老街:海南文化地標
騎樓老街:海南文化地標
鄉村百姓樂享春季鄉村美景
鄉村百姓樂享春季鄉村美景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661122738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