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護鳥奇人”高國武眼中的鳥世界
2018-04-03 11:40:46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沈陽4月3日電 題:“護鳥奇人”高國武眼中的鳥世界

  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石慶偉 于也童

  家住遼寧省沈陽市康平縣的生態保護志願者高國武,被當地人稱為“護鳥奇人”。10年的護鳥生涯,高國武把愛鳥護鳥從激情化為對水空生靈的眷戀,十年如一日,一路艱辛卻未有一刻退縮。

  孤舟一葉,十年無悔護鳥路

  每天清早,67歲的高國武按時走出家門,繞著臥龍湖濕地,徒步巡視二三十公裏,觀察濕地裏各種鳥兒的生存狀況,並對受傷的鳥兒實施救護,驅趕盜捕者。隨身攜帶的一臺照相機、一架望遠鏡和一包解毒藥物,是高國武的出行標配。

  “春秋兩季,我每天淩晨三點就要從家裏出發,搶在鳥類覓食之前,尋找並清除盜捕者下的毒藥。”高國武一身迷彩服,黑紅色的面龐,留著一寸長的胡須,透著幾分鄉野泥土之氣。

  位于遼河平原北部、科爾沁沙地南緣幾十公裏處的臥龍湖,面積有120多平方公裏,是遼寧省最大平原淡水湖。近年來,曾經幹涸的臥龍湖經當地政府大規模治理,重新恢復水草豐美的生態景觀,成為鳥類天堂。

  “臥龍湖是世界鳥類遷徙通道上的重要驛站之一,這裏的鳥類數量最高時可達到50多萬只。”外人看來枯燥單一的護鳥生活,高國武卻樂在其中。

  “我在臥龍湖邊長大,兒時聽到鳥群起飛時的振翅聲,感覺比飛機轟鳴聲還要響亮。”高國武回憶。

  2007年,康平縣臥龍湖自然保護區管理辦公室正式成立,熟悉水情的高國武成為了保護區的一名普通工人。

  “一次我駕船巡查蘆葦塘,老遠就看到有鷹盤旋,我估計附近會有鳥的屍體。”高國武很快就看到這樣一幕慘景,一群鷹、隼和喜鵲正在啄食河灘上遍布的大雁屍體。“風一吹,鳥的羽毛混著蘆葦亂飛。”高國武説,“那些大雁都是被偷獵者毒死的,猛禽在吃了它們的肉後也會中毒,照那樣發展下去,臥龍湖肯定再難看到鳥了。”

  這一幕深深刺痛了高國武的心,第二天淩晨剛過,高國武就穿起棉大衣、帶著手電筒走進臥龍湖濕地裏的蘆葦蕩,開啟了自己的護鳥之路,這一走就是十年。

  眷戀生靈,一路艱辛未曾退縮

  常年出入在濕地中,受水氣侵蝕,高國武患上了風濕和濕疹,每逢下雨天不僅關節又疼又腫,皮膚也會發癢。

  因為護鳥,高國武阻斷了很多偷獵者的生財之路,時常遇到危險。有一回,三個正在下毒藥的偷獵者,為阻止高國武報警,用空心鐵管毆打他。偷獵者逃跑後,受傷的高國武並沒有馬上去醫院,而是清除掉毒藥後又繼續巡湖。

  更有喪心病狂的偷獵者在高國武巡湖必經之處拉了一根鐵絲,想給他制造一起車禍。“幸虧我的摩托車行駛速度慢,翻轉的瞬間扭轉到了泥地。”為了阻止不法分子偷鳥蛋,高國武更是經常帶著一身傷回家。這些危險不但沒能嚇退高國武,反而堅定了他愛鳥護鳥信念。“如果我不去做,不法分子只會更加猖狂,不能讓他們傷害鳥兒。”高國武擲地有聲地説。

  “大天鵝、白天鵝、疣鼻天鵝、丹頂鶴、灰嘴鴨、豆雁、東方白鸛……”説起心愛的鳥兒,高國武總是特別興奮,“臥龍湖濕地鳥島是鳥的天堂,這裏有240多種鳥兒,每天我必須巡邏,不然不放心啊!”

  濕地的鳥兒種類多樣,但和高國武感情最深的是一只黑尾鷗。

  “有一年巡邏我發現一只黑尾鷗栽倒在蘆葦叢裏,走近一看發現它中毒了。”高國武馬上為這只黑尾鷗注射了解毒針,並把它帶回家照料。

  高國武給這只黑尾鷗取了個名字叫“黑嘴兒”。“一開始它還有點怕生,過了幾天就和我親近了起來,會和我捉迷藏,也會落在我肩膀上。”回憶起“黑嘴兒”,高國武面帶笑意,“雖然舍不得,但必須讓它回歸自然。”

  高國武將“黑嘴兒”帶到了當初救助它的地方,讓它回歸自己的族群中,但“黑嘴兒”卻只是站在原地。

  “黑嘴兒,快走吧,你還要繼續遷徙,咱們明年再見。”“黑嘴兒”似乎聽懂了高國武的話,起飛後不斷在空中盤旋,“我剛要轉身走,它一下俯衝下來,落在了我的肩膀上,我的眼淚一下就下來了。”

  帶著不舍,高國武又將“黑嘴兒”拋向了高空,“打這以後,我每次看見黑尾鷗都會想這是不是就是我的‘黑嘴兒’或者是它的後代。”

  堅若磐石,愛鳥之心不止步

  隨著臥龍湖不斷加強生態治理,截至目前,臥龍湖生態保護區生物種群已達580余種,其中禽類達到143種之多,包括國家一級保護鳥類6種、二級保護鳥類23種。“白天鵝、灰嘴鴨、豆雁等珍稀鳥類也達到了有觀測記錄以來的極值,許多鳥兒還在這裏安了家。”高國武説。

  高國武的愛鳥之心感動了很多前來拍鳥的攝影愛好者,“我們拿著相機蹲守拍一會兒鳥都很累了,很難想象老高為了守鳥,曾整夜整夜的蹲守在湖灘裏的艱辛,每次舉起相機看到鳥兒成群結隊飛過,我們都能感受到老高的付出和真心。”一名攝影愛好者告訴記者。

  在高國武的影響下,很多攝影愛好者還有很多愛鳥之人相聚到了一起,他們組成了“濕地保護志願者協會”,只要有時間就去看護候鳥。

  春天正是候鳥遷徙的季節,高國武和他的同伴又繁忙了起來。

  “濕地保護志願者們,大量候鳥已到臥龍湖,並在臥龍湖周邊農田覓食,希望志願者們行動起來,如發現有傷害鳥行為者,請及時撥打電話告知野保科。”每每觀測到候鳥的最新動向,高國武都會第一時間在群聊中告知大家。

  鳥島面積64公頃,每一條溝壑都在高國武心裏裝著。高國武經常住著的鳥島觀察站環境簡陋,陰冷潮濕,十年如一日的護鳥,很多人不理解高國武,做這麼多圖什麼?

  “我就希望鳥兒有個安全的棲息地,人與自然應該是共生的,萬物皆有靈,生命的意義都是平等的,我希望能有更多人加入我們,濕地保護愛鳥護鳥都需要更多力量。”高國武説。

  雖然春意已濃,但淩晨的臥龍湖畔仍有絲絲寒意。高國武又一次穿戴上自己的裝備,在晨曦中,腳步堅定地走向濕地。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茶園春波滿山來
茶園春波滿山來
埃及總統塞西獲得連任
埃及總統塞西獲得連任
雪域桃花始盛開
雪域桃花始盛開
鬱金香盛放引客來
鬱金香盛放引客來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9701122631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