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女兒丟失家人24年不敢離開當地 模擬畫像助父女相見
2018-04-03 07:47:03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女兒在成都九眼橋附近丟失 多年來家人不敢離開成都 父親開網約車尋親

  民警模擬畫像助失散24年父女相見

  1994年1月8日,王明清的女兒王啟鳳在成都失蹤。自那以後,他開啟了漫漫尋女之路。

  24年後,一位生活在吉林磐石的女孩康英發現,網上一個尋人啟事上的畫像竟與自己驚人的相似。聯想起自己是被養父母抱養的身世,她聯繫到了王明清。

  王明清尋找女兒24年,從未離開成都

  4月1日,經過DNA比對,今年已27歲的康英正是王明清失散24年的女兒王啟鳳。

  “24年的尋找終于找到了,4月3日下午在十陵見面。”昨日淩晨,王明清在微信朋友圈向眾人分享了這一消息。

  尋親24年後父女將相認

  “24年沒有白費,我的女兒找到了,感謝各位。”成都網約車司機王明清在微信朋友圈發布了這條消息,為了這一刻,今年50歲的王明清等待了24年。

  1994年1月8日,他的女兒王啟鳳在成都九眼橋失蹤。自那以後,他便開始了尋女之路。

  4月1日上午,王明清得到警方DNA比對消息,失散24年的女兒王啟鳳找到了,目前正在吉林。

  昨日下午,王明清在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採訪時依然掩飾不住內心的興奮。

  王明清介紹説,由于自己堅持多年尋女的故事傳遍全國,今年一位生活在吉林磐石的女孩康英在網上看到了尋人啟事上的畫像,畫像竟與自己驚人的相似。聯想起自己是被養父母抱養的身世,便聯繫到了王明清。

  康英告訴王明清,自己小時候跟著養父生活在資陽市安岳縣來鳳鄉,距離王明清的老家資陽市安岳縣通賢鎮直線距離不到20公里。自己的額頭上有個疤,一哭就反胃,越來越多的特徵與王明清多年前失蹤女兒的資訊重合。

  今年3月,在“寶貝回家志願者”的幫助下,康英採集了DNA。4月1日,終于傳來比對成功的消息。目前,康英在林宇輝和志願者們的幫助下,已經買好到成都的機票,將帶著自己的丈夫和兩個孩子于4月3日與親生父母相認。

  為尋找女兒開起網約車

  而這次見面,王明清和家人等待了24年。

  1994年1月8日下午,王明清和妻子帶著女兒在成都九眼橋附近的街邊賣水果。其間,一下來了幾個顧客,夫妻倆生怕怠慢了,一時沒顧得上4歲的女兒。等到顧客離開後,妻子才發現旁邊的女兒不見了蹤影。

  夫妻倆在四周找了幾圈沒有結果,在附近大聲喊孩子的名字也無人應答。“糟了,孩子丟了!”下意識的想法讓王明清無法接受,當天他和妻子翻遍了九眼橋的每個角落,還發動所有親友在成都各個火車站、汽車站尋找孩子,也到派出所報了案,但失蹤的女兒始終沒有出現,九眼橋成了王明清心中的傷心之地。

  那一天,王明清的女兒王啟鳳還差10天就將迎來4歲的生日。

  世界之大,王明清不知道該到哪裏尋找自己的女兒。最初,他隔三岔五就跑到派出所打聽消息、去兒童福利院問、查詢失蹤人口檔案、登報尋人……“能想到的辦法我都嘗試了,總覺得再多跑幾趟,多問幾個人就能有新的希望。”王明清沒想過放棄尋找女兒,他相信堅持就會有轉機。

  2015年底,王明清開起了網約車。他的車上貼著尋人啟事,座位旁放著尋人卡片。每遇到一個乘客,他都會把1981年1月8日那個下午的遭遇講述一遍,希望人們幫他把找尋女兒的消息擴散給更多的人。

  後來,王明清尋找女兒的故事被多家媒體報道轉載,一時間,幫助王明清尋找女兒,成了一場全社會參與的公益行動。

  等待24年不敢離開成都

  從1994年到2018年,王明清把尋找女兒當作生活的一部分。24年來,從成都到老家安岳縣,他報案、登報、四處找人、來回奔波。王明清還拉過人力板車,一邊送蜂窩煤,一邊找孩子。但他和家人不敢離開成都,他期待有一天女兒能想起九眼橋,回來找他們。

  2015年6月,王明清想到開網約車可以接觸更多的人,他甚至期待自己的下一個乘客就是女兒。王明清一遍遍向每位乘客講述20多年前那個下午的丟女故事,然後遞上一張尋親卡片,他認為這些乘客能給他帶來希望。他甚至總結出了聊天經驗:主動跟乘客搭話,在合適的時機將話題轉移到女兒身上。

  兩年多來,王明清與4000多位客人聊過他尋找女兒的故事,他不厭其煩地將他多年前不小心弄丟女兒的故事講給陌生的乘客。王明清開車圍著成都轉了一圈又一圈,他幾乎跑遍了成都市區的每條街巷,也到過都江堰、彭州、青城山,他的尋女故事也隨之傳遍了這座城市的每個角落。

  王明清把微信名設置成了“決心要找到失蹤的女”,微信頭像是他舉著尋人啟示的照片,照片裏的王明清直視前方,眼神裏透露著堅定。王明清的朋友圈沒有關于美食和旅行的內容,清一色的幾乎都是關于尋找女兒的狀態,除了一張張尋人啟事,還有他自言自語對女兒説的一些話。

  山東民警林宇輝為王明清失蹤女兒畫的模擬像

  這期間,王明清曾多次跟隨成都市公安局刑偵局的打拐民警先後赴河南、廣東等地尋訪疑似對象並採集DNA,然而卻屢次獲得比對失敗的結果。但他每天都在期待奇跡發生,“萬一哪天我女兒坐上了我的車呢!”

  山東民警幫忙模擬畫像

  王明清制作的尋人啟事上交代了女兒王啟鳳的特徵:前額有一道小傷疤,不能哭,一哭就反胃。但由于不到4歲的女兒在失蹤前並沒有拍過照片,為了能夠給人提供更多關于女兒的資訊,他在尋人啟事的卡片上放上了二女兒的照片。“其實卡片上照片是她妹妹小時候的,那時候她沒拍過照片,而妹妹跟她小時候很像,就用了妹妹的。”王明清説。

  事情過去了23年,就在希望愈發渺茫的時候,遠在山東的一位民警——山東省公安廳刑事偵查局物證鑒定中心高級工程師、著名模擬畫像專家林宇輝向王明清伸出了援手。

  “當時我的女兒從國外給我打來電話,她看了相關報道,讓我一定要幫幫這位父親。”林宇輝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介紹,2017年3月20日晚,遠在奧地利的女兒林嘉看到王明清尋女的報道,一夜沒睡,她在想自己的父親是否可以提供幫助。在2017年美國留學生章瑩穎案件中,林宇輝曾為美國警方提供了一張犯罪嫌疑人的模擬畫像。

  根據王明清提供的王啟鳳妹妹幼兒時期的照片和夫妻倆的照片,林宇輝很快繪制出兩幅模擬畫像。

  “我真的沒想到林警官會幫助我。女兒走失前,沒拍過一張照片,我們都是拿著二女兒的照片在找她,這麼多年,我無法想像女兒長大後會是什麼樣。”王明清説,短發、穿著淡黃色毛衣、果綠色絨褲和一雙棕色皮鞋,這是女兒走失那天在王明清腦中留下的最後畫面。

  想到即將與女兒相見,王明清有些激動,在此之前,他曾與女兒通過電話,短短一分鐘的交流讓他淚流滿面。“這24年,説不清經歷過多少希望、失望和絕望了,好在終于要見面了。”

  記者 張香梅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鬱金香盛放引客來
鬱金香盛放引客來
“科學”號在麥哲倫海山展開綜合調查
“科學”號在麥哲倫海山展開綜合調查
雲海伴山花
雲海伴山花
雪域高原礪精兵
雪域高原礪精兵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9511122628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