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生“危崖千窟遊”——記93歲敦煌石窟保護專家孫儒僩
2018-03-26 17:30:34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蘭州3月26日電  題:一生“危崖千窟遊”——記93歲敦煌石窟保護專家孫儒僩

  新華社記者 張玉潔

  鶴發童顏,思維敏捷,筆耕不輟……93年的滄桑歲月,在孫儒僩身上似乎沒有留下深重的痕跡。

  時光倒回71年前。1947年夏,得知“國立敦煌藝術研究所”招人,剛從四川省藝術專科學校畢業的孫儒僩懷著對莫高窟的憧憬遠赴西北。

  迢迢四千裏路程,整整走了25天,一路樹木寥寥,黃沙漫漫。經過一個叫“甜水井”的地方,他掬起一捧水嘗了嘗,又苦又澀。

  那時的莫高窟幾成廢墟,積沙甚至高達四五米,封堵了窟門。

  作為研究所第一位建築專業人才,孫儒僩開始測繪木結構窟檐、臨摹壁畫中的古建築。“我們不講工作時間,白天搞業務,晚上點個油燈練習線描。平時還要薅草、割麥子、喂牲口。”

  1950年,敦煌文物研究所成立,後專門設立保管組。孫儒僩等人清流沙、裝窟門、封護岩體,盡量減少自然對洞窟的破壞,並對部分北魏時期洞窟進行了加固。

  “那時缺乏保護經驗,但面對千年瑰寶,我們沒有輕易動手,提出試驗性加固,要求工程可逆。”孫儒僩回憶,當時他不僅要設計方案,還要參與施工。一塊四五百斤的花崗岩只靠4個人搬。

  孫儒僩成為敦煌石窟保護先驅者之一,一幹就是一輩子。其間,他還參與了榆林窟、西千佛洞、麥積山石窟、炳靈寺石窟的保護工作。

  莫高窟擁有4.5萬平方米繽紛絢爛的壁畫,但在孫儒僩眼裏,洞窟意義分外重大:“壁畫塑像的載體是石窟,石窟一垮,什麼都沒了。”他和同事們窮盡心力,讓一方方石窟延年、屹立。

  半個多世紀過去,走在莫高窟,歷年的加固工程隨處可見,石頭墻與自然融為一體。

  1993年,退休了的孫儒僩又被返聘,回到原來的崗位。

  “敦煌磨礪了我,我離不開它,這就是我的敦煌情節。”孫儒僩説。

  記者了解,晚年的孫儒僩仍心係敦煌,將保護歷程與經驗凝結成文,出版了《敦煌石窟保護與建築》等書籍。 2003年起,孫儒僩開始撰寫回憶錄,將久遠的莫高窟往事,一代代敦煌人的治學、奮鬥精神還原于世,激勵後人。

  孫儒僩兩次罹患癌症,耳朵也聽不大清了,但精神狀態仍好,記憶力奇好,莫高窟735個洞窟,哪個窟裏有啥,都記得清清楚楚。

  孫儒僩去年做了白內障手術,手術未能成功,眼前常是重影,但他沒放棄寫作。去年8月,烈日炎炎,92歲的他拄著拐杖再赴敦煌,查閱資料構思論文。

  “我一生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石窟加固。奮鬥基于對對象的理解認識,只有看到它的價值,才情願為之付出。”孫儒僩説,在光耀千秋的敦煌藝術面前,自己非常渺小。

  莫高窟是孫儒僩一生的挂念。在他妻子、畢生致力于敦煌壁畫臨摹的藝術家李其瓊去世後,孫儒僩寫下一首詞:“當年萬裏苦追求,相伴赴沙洲。宕泉坎坷尋夢,危崖千窟遊。事未就,鬢已秋,伴西遊……”

+1
【糾錯】 責任編輯: 卓越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揚州櫻花大道夜色撩人
揚州櫻花大道夜色撩人
呆萌斑海豹洄遊棲息
呆萌斑海豹洄遊棲息
寧波:桃花灼灼映春色
寧波:桃花灼灼映春色
勞作在春日
勞作在春日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10671122593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