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再走煤炭依賴的老路”——代表“把脈”資源型地區經濟轉型

2018-03-08 16:43:21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社北京3月8日電 題:“不能再走煤炭依賴的老路”——代表“把脈”資源型地區經濟轉型

  新華社記者 馬曉媛、霍瑤

  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促進資源型地區經濟轉型。作為國家資源型經濟轉型發展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山西的轉型之路廣受關注。全國兩會期間的山西代表團駐地,“轉型”兩個字成為代表口中的“熱詞”。

  “煤減了,啥增了”

  “好多人還不太了解去産能。咱煤炭去産能,去的是枯竭礦、煤質差的礦、不安全的礦,留的是好礦、先進礦。”會場上,來自一線的礦工代表、山西焦煤西山煤電杜兒坪煤礦掘進一隊副隊長董林正跟代表們解釋著去産能那些事兒。“近兩年,山西共退出煤炭産能4590萬噸……”

  煤倒是減了,啥增了?

  “煤的‘子孫後代’變多啦!”全國人大代表、山西潞安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李晉平接了話。“在潞安,煤可以做成紙杯內側用的高端蠟、做成高端潤滑油,我們就是要把煤從以前的‘按噸賣’變成‘按公斤賣’‘按克賣’。”

  “大夥兒看,這是啥?”中國科學院山西煤炭化學研究所副所長呂春祥代表手中的一個黑色卷管成功“轉移”了代表的注意。“這是我們研發的碳纖維原絲,每根比頭發絲還細,卻能經受高溫、腐蝕而不失強度,在航空航天等領域有廣泛應用,被稱為材料領域的‘皇族’。”

  看著代表們都看著自己,呂春祥更加認真。“除了煤炭這個資源,山西還在裝備制造、新材料、文化旅遊等領域有比較優勢,這些優勢發揮好,都能成為新動能。”

  “電力運行是經濟發展的晴雨表。”全國人大代表、國網山西省電力公司董事長劉宏新提供了一組數據:2017年山西全社會用電量接近2000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0.76%,一舉扭轉了連續23個月的負增長態勢,其中三産用電量同比增長12.50%,高于全社會平均增幅。“這説明我們的經濟發展正在走出困境,經濟結構也在不斷優化。”

  “不能好了傷疤忘了疼”

  “過去山西對煤的依賴太重,市場好的時候不想轉,市場不好的時候又無力轉。去年煤炭價格又起來了,我們一定不能重走以前的老路。”談起山西的轉型,全國人大代表、山西師范大學副校長許小紅敲了一記“警鐘”。

  “説得不錯。”全國人大代表、山西省財政廳廳長武濤説,資源型地區面臨的轉型難題也被稱為“資源詛咒”“荷蘭病”,從全世界來看,轉型是個長期的過程,需要持之以恒的定力。

  “這幾年我回山西辦影展、辦劇場,一方面是有對家鄉的情感,另一方面也是強烈地感受到山西轉型的渴望。”全國人大代表、山西籍導演賈樟柯回顧自己的經歷感慨地説。

  2017年,賈樟柯回到家鄉山西,辦了第一屆平遙國際電影節,籌辦過程之順利,讓他直呼“沒想到”。“電影節採取公司化運營,就要先成立公司,這對當地是個挑戰,因為前所未有,但是最終在政府支持下,公司很快就注冊成立了。”

  “山西已經有了好的變化,希望今後不要因為煤炭價格上漲就‘好了傷疤忘了疼’。”賈樟柯説。

  “山西是煤炭大省,過去一説到山西就想到煤炭,現在我們提出‘不當煤老大,爭當能源革命排頭兵’的目標,我們的轉型決心是堅定的。”全國人大代表、山西省發改委主任姜四清的一席話,讓現場的代表們振奮不已。

  “確實,我們不能再當‘煤老大’了,要當‘制造業老大’‘文化老大’‘材料老大’……”代表們你一言我一語,熱烈地討論著。

  “創新,創新,還是創新”

  資源型地區經濟轉型得靠啥?“必須是創新!”全國人大代表、太原理工大學校長、中國工程院院士黃慶學的語氣堅定。“無論是傳統煤炭行業的改造提升,還是新興産業的培育壯大,都必須緊緊抓住創新這個關鍵,只有創新才能轉型,只有創新才能發展。”

  黃慶學的話引發全場共鳴。全國人大代表、太原鋼鐵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高祥明舉例説,依靠科技創新,太鋼集團不僅成功研制出了國人關注的“筆尖鋼”,而且還在高鐵、核電等領域研發出高精尖鋼材産品,國際競爭力日益增強,去年出口超過100萬噸,創下歷史新高。

  “不光技術要創新,在體制機制的改革上也要創新。”全國人大代表、山西晉中市委書記王成説,山西去年在晉中等地推行企業投資項目承諾制改革,變“事前審批”為“事中事後監管”,使企業辦理審批環節大大減少,時間大大縮短,有力推動了營商環境優化。

  “對我們資源型地區來説,要轉型發展,要創新驅動,尤其要重視人才。”黃慶學説,要積極引進人才、有效激勵人才、充分用好人才。

  黃慶學同時建議,資源型地區往往也是欠發達地區,這些地區人才不能完全依靠引進,還應當注重引育結合,從而為轉型發展提供長遠支撐。

[責任編輯: 聶晨靜 ]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651122507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