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消除“面子焦慮”!透視天津發展理念之變
2018-02-06 09:56:05 來源: 半月談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綠色園區的“天津樣板” 白禹攝

  1月11日,天津濱海新區宣布擠出GDP“水分”,不再重復統計注冊在當地、但未在當地生産的企業的産值,將2016年的GDP從10002億元調整為6654億元。天津主動“擠水分”引起社會普遍關注,輿論認為,自曝“水分”體現了地方政府勇于擔當、幹預作為的氣魄,期待徹底消除“面子焦慮”,切實推進高品質發展。

  主動“擠水分”背後是天津的發展理念之變。作為曾經毫無爭議的“北方經濟中心”,天津近幾十年來經歷了發展定位的轉變,經歷了與周邊地區的發展角力,也在快速發展的慣性中一度保留了經濟結構上的沉重與落後。在推進高品質發展成為全國共識的當下,在京津冀協同發展格局日漸清晰的今天,天津也在摒棄速度情結的陣痛中向春天走去。

  寒冬

  新年伊始,在各地陸續公布的2017年經濟發展成績單上,天津的GDP總量首次被中國最年輕的直轄市、位于西部的重慶超越。作為老牌直轄市、百年北方門戶,天津經濟與它的氣溫一起步入了寒冬。

  1月19日,天津公布了其2017年經濟數據:全市生産總值18595.38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比上年增長3.6%,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同比下降10.4%……

  從上世紀末開始,這座毗鄰首都北京的直轄市,經濟增速一直在全國保持領先地位,多年兩位數增長,直到2016年還是9%,每人平均GDP多年來更是位居全國第一。

  “天津經濟怎麼了?”一時間,很多人在社交媒體上表示擔憂。

  記者採訪了多名專家和業內人士,了解到天津經濟增速“跳水”的原因主要可以歸結為以下幾個方面:

  ——環保壓力下忍痛鐵腕治污。2017年,天津對2.1萬家“散亂污”企業採取限産、停産、停業等嚴格處理,影響GDP速度回落約0.7個百分點。

  ——舊的産業結構增長乏力。2017年,天津的傳統優勢行業石油和天然氣開採業、汽車制造業、電氣機械和器材制造業合計影響天津市工業增加值回落3.6個百分點。

  ——投資驅動難以為繼。2017年,天津固定資産投資(不含農戶)11274.69億元,比上年增長0.5%,雖扭轉前三季度下降0.3%的局面,但仍分別比一季度和上半年回落9.5個和3.1個百分點。

  ——營商環境有待進一步提升。稅收在財政中佔比反映著一個地方的營商環境,2016年,天津稅收在一般公共預算收入中佔比約為60%,而全國平均為75%左右,多位企業家表示,過去,天津財政收入稅不夠、費來湊、刮地皮,企業發展負擔沉重。

  角力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天津經濟的困局形成于幾十年來對發展速度的執著,這種執著在與周邊地區的角力中得到了放大。

  天津與北京之間的“北方經濟中心”之爭由來已久。1996年,當天津的GDP首次超過千億元、達到1100多億元時,北京GDP已是1700多億元。一個例子可見兩地的競爭心態:上世紀90年代,當時的國家計委擬在京津地區興建一個30萬噸的乙烯生産項目。面對這個大項目,京津兩市展開爭奪,各不相讓。最終國家計委各不得罪,批準兩市各建一個15萬噸的項目。而按照當時的國際慣例,此類項目只有在60萬噸以上,才可能有效益。

  進入21世紀,京津兩地發展從設計上逐漸錯位,《北京城市總體規劃(2004年-2020年)》指出北京是全國的政治中心、文化中心,是世界著名古都和現代國際城市;《天津市城市總體規劃(2005-2020)》確定天津定位為國際港口城市、北方經濟中心和生態城市。2006年,國務院下發《關于推進天津濱海新區開發開放有關問題的意見》,濱海新區開發開放上升為國家戰略,該意見也明確指出天津濱海新區是“繼深圳經濟特區、浦東新區之後,又一帶動區域發展的新的經濟增長極”。

  據南開大學濱海發展研究院院長劉剛介紹,自上世紀90年代開始,重化工業成為快速拉動經濟發展的強勁動力,也是奠定天津當前經濟結構的重要因素。

  隨著北方經濟中心的再次明確和濱海新區成為國家戰略,國家在天津布置了大批重點工業項目,大型央企、國企紛紛落戶濱海新區,大投資、大項目模式,在那時為天津經濟發展立下了汗馬功勞。2009年,天津經濟的總産值為7500億元,固定資産投資突破了5000億元,佔GDP的比重創紀錄地達到了75%以上,居國內城市最高之列。其後一直到2013年,天津固定資産投資佔GDP的比重,才與全國持平。

  在大投資、大項目模式下,“天津速度”多年來領先甚至領跑全國,天津的每人平均GDP也連續多年來位居全國第一。然而,雖然再次戴上“北方經濟中心”的頭銜,但天津經濟與北京的差距始終擺在眼前。

  2017年,北京GDP已達2.8萬億元,第三産業佔比超過80%。劉剛表示,進入21世紀的第二個十年後,隨著科技創新逐漸成為世界各國經濟發展的新動力,北京已逐步完成轉型升級,但天津的發展慣性還未消除。“産業結構調整滯後,尤其是重化工産業在工業中佔比過高,加上過度依賴投資,是現在天津經濟增長遭遇困境的重要原因。”劉剛説。

  破局

  2014年,京津冀協同發展上升為重大國家戰略,京津冀三地定位得到科學調整:北京為全國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國際交往中心和科技創新中心;天津為全國先進制造研發基地、北方國際航運核心區、金融創新運營示范區和改革先行示范區;河北為全國現代商貿物流重要基地、産業轉型升級試驗區、新型城鎮化與城鄉統籌示范區、京津冀生態環境支撐區。

  雖然不再追求經濟中心,但在協同發展剛開始的幾年裏,新一輪的角力也在津冀之間上演,雙方競爭的對象是北京疏解出的産業。雖然發展取得了不少成效,但天津向新動能的轉型升級開啟得依然不夠迅速。

  2016年11月22日,醞釀多年、正式寫入京津雙邊協議文件兩年多後,天津濱海—中關村科技園終于正式挂牌成立,經過一年多的發展,園區新增注冊企業已達到316家,注冊資本金達到49億元,先後聚集了百度(濱海)創新中心、京東(濱海)雲創空間等一批專業化的孵化加速平臺。

  這座科技園的建設成為天津開啟向高品質發展的重要標誌。進入2017年以來,天津認清了自身存在的深層次問題,已經在多方面爬坡過坎,向深水區探索。

  ——轉變觀念,摒棄“速度情結”。2017年,天津不再迷戀速度,稅收佔財政的比重也被提升至近70%,亂收費得到遏制;同時出臺《關于營造企業家創業發展良好環境的規定》。

  ——突破傳統,走向轉型升級。2017年,30多年來汽車運輸煤炭的歷史在天津港終結,在減少散煤業務的同時,天津港大力發展集裝箱業務,更通過智能化的“新集裝箱碼頭作業系統”將日最高裝卸量提升至5萬標準箱,未來一名司機可同時操控六臺軌道橋,節省人工成本80%以上。

  ——調整結構,提升科技含量。2017年,世界智能大會在天津召開,中國新一代人工智慧發展戰略研究院落戶天津,以人工智慧為代表的各種高端産業在天津加速聚集,高技術(制造業)産業增加值增長10.4%,快于全市8.1個百分點。

  ——重拳環保,恪守“民生至上”。2017年10月至11月期間,天津PM2.5濃度降至58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31%。這一年冬天,天津西青區小沙窩村村民郭芝振的蘿蔔終于因光照條件好、味道甜而賣上了好價錢。

  春意

  “經濟增速下滑,一定程度上是為過去一味追求高速度買單,暫時回踩,是為了走得更遠。”天津經濟研究院院長黃鳳羽説。經過摸索,天津的經濟也展露出一些新的亮點。

  2017年,天津三次産業結構更趨合理,第三産業生産總值突破萬億元,佔比已從2016年的54%提高到58%;民營經濟活力進一步增強,當年新注冊民營市場主體超過22萬戶,同比增長近四成。與此同時,碳纖維增強復合材料和光纖等高附加值、高技術含量的新産品生産增長較快。

  此外,天津市統計局副局長褚麗萍表示,依托互聯網,居民消費方式日益多樣化,商業業態加快線上線下融合發展,“無現金城市”建設穩步推進,分享經濟廣泛滲透,這些都構成了天津經濟發展的新動能,創造了新的經濟價值和社會效益。

  春節臨近,在剛剛召開的2018年天津地方兩會上,天津市人大代表、天津東皋膜技術有限公司總經理李鑫説,今年的天津市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服務企業“馬上就辦”,體現了天津市政府真心幫助企業發展的決心,“我對未來五年天津發展成為企業的創業‘高地’、成長‘濕地’、心靈‘港灣’,充滿了期待”。(半月談記者 李鯤)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志強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惠若琪退役
惠若琪退役
開往春天的列車
開往春天的列車
-30℃ 邊防官兵巡邏美成一幅畫
-30℃ 邊防官兵巡邏美成一幅畫
邕城櫻花絢爛時
邕城櫻花絢爛時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61911223749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