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愛心德育課變逼捐家法課 教師如何不再好心辦壞事
2018-01-26 09:29:16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愛心德育課”變成“逼捐家法課”

  聚光燈下的教師,如何不再“好心辦壞事”

  “老師”和“捐款”,是最近輿論場中炙手可熱的兩個詞。據媒體報道,廣東省茂名市茂南區一所名為朝陽學校的民辦小學,有一名學生家長不幸患重病,學校組織師生為這名家長捐款,這本是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好事,也能給學生上一堂生動的德育課。但有學生家長爆料,説老師強迫學生捐款,不捐款的學生還被拍照發到了家長群。有幾位家長隨即在微信群裏對老師的做法提出異議,反倒被老師教育了一番。

  于是,一堂本是弘揚愛心的德育課,硬生生上成了逼捐的“家法課”。“逼捐”與“師德差”的標簽,又讓個案變成了微博熱搜。

  像這樣“善之花”結出“惡之果”的新聞並不鮮見,而類似事件一再發生,實際上給所有教育者敲響了警鐘:做好事,除了要有好的初衷,還應保證實施方式“不跑偏”、事後應對“不跑題”,才能不被網民質疑。具體到此事件中,筆者認為,至少有三個方向上的問題值得深思。

  第一,事前的對話方向,應該是“平視”,而不是“俯視”。

  教師具有傳道、授業、解惑的職責,對家長並無命令、吩咐、指示的職能。而家長群卻有著“潛規則”,即老師説什麼都對。出現這樣的現象,既有家長望子成龍的期冀,又有唯恐因為自己的“不當言行”使孩子被區別對待的擔心。

  對老師尊重的大前提,是對文化與平等的尊重。顯然,少數老師並沒有搞清楚這種內在關係,于是本該平等交流的家長群就變成了老師的“下屬群”,乃至另一層面的“學生群”,不少家長因為種種顧忌只得忍耐。但隨著一張幾個孩子因為沒有捐款就被迫站在講臺上“示眾”的照片,長久以來家長們被壓抑的情緒,在這一刻找到了出口,隨之形成了洶涌的輿情。

  其次,事發時的思維方向,應為“順勢”,而不“逆行”。

  同樣是募捐,一張是“冰花男孩”照片觸動憐憫,另一張是孩子因為沒捐款在講臺上“示眾”,這其中的差距,就是“順勢”與“逆行”的最大距離。把未捐錢的學生“拉出來示眾”,這樣的心態與當年給成績不好的學生戴綠領巾、貼小黑花如出一轍,可以説是同一種思維方式下的産物,而這類思維方式,是公眾最不希望看到的“言傳身教”。

  第三,事後應對的道歉方向,應該“唯實”,而不“唯上”。

  筆者注意到,新聞中提到的道歉有兩處,按照先後順序,先是“朝陽學校所在的教育集團負責人表示,當事老師在事發第二天就向校長作了檢討,校長也對她進行了批評教育”。隨後才是“這位老師已在微信群裏向家長們賠禮道歉,並得到了家長的原諒”。

  這裏有兩個問題,一是道歉的次序問題。如果新聞是按照時間順序進行報道的話,那麼老師首先向校長檢討,然後在校長的批評教育下,再向家長賠禮道歉。至于那些最該被道歉的孩子們,新聞中反倒完全沒有提及。這樣的次序給公眾傳達的信息是“領導第一,學生最末”;二是道歉的主體問題。老師固然有錯,然而作為捐款發起者的校方,又該承擔什麼樣的責任?如果能把目前這種“你錯了你道歉你背鍋”轉為“我們錯了我們道歉我們一起承擔”,是不是更能迎來輿論的認同?

  全民麥克風時代,類似于教師這種接觸人群較多的職業,自然會擁有比其他職業更多的曝光機會,所以要有教學行為即公眾行為的自覺;而教師這一職業,客觀上要求品德“為人師表”,公眾難免對一些傳統教育行為“吹毛求疵”,更別提那些有違道德底線的事了。

  在聚光燈下工作,需要有充分的自覺,有一定的公共行為處理知識。“愛心德育課”變成“逼捐家法課”的事實告訴我們,不少教師或許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這才使得這件事引發公眾激烈討論。在這樣的轉換之間,“正能量”變成了“負能量”。破解教師行業負面輿情頻發的難題,首先需要教師自己有意識,多掌握一些“聚光燈下行為知識”,才能“扶正”教師群體的輿論形象,少一些“好心辦壞事”。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福州千年古剎梅花盛開
福州千年古剎梅花盛開
一夜風雪 杭州西湖美如畫
一夜風雪 杭州西湖美如畫
圓明園喜添小天鵝
圓明園喜添小天鵝
除冰掃雪保安全
除冰掃雪保安全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661122319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