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給我二次生命的人,長大後我成了你”
2018-01-25 08:21:58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汶川地震一名少年被軍人救下,長大後從軍,近日拍攝視頻尋找當年救命恩人“給我二次生命的人,長大後我成了你”

1

 強天林在“5·12”汶川地震遺址前留影。

 強天林在部隊中負重訓練。受訪者供圖

  強天林有一個夢,做了十年。夢裏地動山搖,巨石崩裂,自己站在山間手足無措。這時,一雙手猛地將夢裏的自己抱起,轉頭看去,那是一名身穿迷彩服的軍人。

  夢境來源于十年前的真實經歷。強天林來自四川廣元,2008年汶川地震期間,時年14歲的他,在回家途中遭遇余震,被一名解放軍救出,並護送到安置點。

  地震改變了強天林的人生道路。高中畢業後,強天林考入國防科技大學,正式入伍。2016年本科畢業後,他接受為期一年的集訓,並于2017年6月分配到中部戰區第82集團軍,成為一名中尉排長。從當初的被救少年,到如今的年輕軍官,十年來,強天林一直希望能夠找到當初的救人者。由于種種原因,有價值的身份信息極少,導致尋人一直不順利。

  近日,強天林身穿軍裝,將一段尋人視頻,發布到網上。“如今10年過去了,我成了和你一樣的人,叔叔你能看見嗎?我一直在找你,你在哪裏?”視頻中的強天林一字一頓,令無數人動容。強天林説,自己想穿著軍裝,見一見當初的救命恩人,“用時間煮一杯酒,裏面融入記憶,酵成了最香醇的想念。我依然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我終于成了你。”

  “長大後我就成了你”

  新京報:為什麼想通過拍攝視頻的方式尋人?

  強天林:從2008年到今年,差不多已經十年沒有聯係上救我的叔叔。實際上,我也不知道通過什麼方式去找,因為可以使用的有效信息太少。後來,在一位媒體朋友的幫助下,建議我通過手機拍攝視頻,放到網上去,發動網絡力量尋人,説這樣找到的幾率會大一些,于是就進行了嘗試。

  新京報:收到有效信息了嗎?

  強天林:視頻上傳後,很多人在關注這件事,有不少人在問具體情況,大家都在幫忙找。但是到目前為止,還是沒有收到有價值的消息,可能因為時間相隔太久了。我很迫切地希望找到人,看到網上轉發這麼多,心底也覺得應該能夠找到,準備再等等看。

  新京報:之前嘗試過什麼方式去找?

  強天林:之前就是通過老家村裏和鄉裏去問,想知道當時是不是留下了什麼信息,比如番號這類,但是都沒有。後來一直想找,但是沒有能力,也沒有途徑。

  新京報:為什麼一定要找到當初的救人者?

  強天林:地震到現在10年了,今年剛好是我畢業,正式下到部隊的一年。我希望當初救我的軍人,能夠看看我現在的樣子。因為我也成為軍人,長大後我就成了你。

  新京報:對救人軍人還有什麼記憶嗎?

  強天林:那個時候才14歲,後來又經歷了很多事,當年的記憶,都已經很模糊了。現在能夠想起來的都是碎片,對尋人也沒有什麼幫助。

  “一把將我抱住,又用身體護住”

  新京報:還記得當年地震時的情況嗎?

  強天林:那一天我正在學校,是午休時間。突然開始地動山搖,感到周圍很晃,自己站都站不穩。不知道是地震,當時完全沒有地震的概念,因為從來沒有經歷過,就覺得很害怕。

  新京報:當時有沒有遇到險情?

  強天林:其實地震當天,我沒有遇到什麼危險。地震之後,我在學校沒有出去,大概有一兩天。因為學校離家比較遠,父母和妹妹都在家裏,心裏實在放不下,就準備回家去看一看。結果在回家的路上剛好碰上余震,又引發山體滑坡。當時年紀小,被嚇壞了,也不知道要跑或者躲,就站在那裏。

  新京報:然後呢?

  強天林:一名穿著迷彩服的軍人,跑過來一把將我抱住,又用身體護住我,把我從滑坡地帶抱了出來。我只記得周圍人叫他營長。

  新京報:他有沒有説什麼?

  強天林:他跟我説,“跟我們走,我會讓你和家人團聚。”

  新京報:他受傷了嗎?

  強天林:我記得一塊大石頭砸到他的後背,到處是塵土。他抱著我,從地上爬起來,往安全的地方跑。當時他的手背上滲出血,也沒顧上處理。後來叔叔把我送到安置區,還幫我搭帳篷,給我送來面包和牛奶。第二天,也是在解放軍的幫助下,我的家人也被接到安置點,一家人終于團聚。

  新京報:之後你和他還見過面嗎?

  強天林:後來的一個月裏,接觸還比較多。他們幫人搭帳篷,我就跑過去偷偷看,覺得很有意思。但是因為部隊裏面保密的原因,他沒有給我留下具體姓名、番號或者聯係方式,而在一起相處的時間內,叔叔一直沒有問我的名字,因此部隊離開後,我們就失去了聯係。

  “地震改變了我人生道路”

  新京報:所以你後來選擇從軍是與這段經歷有關?

  強天林:被解放軍救下的經歷,讓我從小就信任軍人。加上相處那段時間,叔叔經常勉勵我好好讀書。有時候叔叔會問我,長大了想做什麼,我當時想也沒想,就説想當兵,因為覺得光榮。

  新京報:還記得他離開時的情景嗎?

  強天林:走前叔叔送了我一摞筆記本,讓我用心學習,部隊離開的那天,我隔著車玻璃向他喊,“長大後我也去當兵”。本來我的學習成績並不好,後來在叔叔的這種勉勵下考上了高中。讀了高中之後,就萌生了上軍校的想法。

  新京報:但要考上軍校並不容易。

  強天林:很不容易,學業上和身體素質都有要求,我一直鼓勵自己“再努力一下”。高中三年,滿腦了都是想著考軍校,其他的都不在乎,最後終于被國防科技大學錄取,2016年本科畢業,培訓一年後,2017年正式到部隊,算是圓了一個夢。

  在學習和生活上,確實要克服很多困難,但是對于我來説,經歷了地震中生與死的考驗,這些都不算什麼。地震對我的改變不僅僅來自生活和心理,還有人生道路的選擇。

  新京報:你説生活上有困難是指?

  強天林:地震中,我的爺爺去世了,家裏也什麼都沒有剩下。一直到現在,媽媽身體不好,常年在家裏,妹妹在讀初中,家裏都依靠爸爸在外面打工提供開銷,經濟壓力還是不小的。

  新京報:如果找到當年的救命恩人,想做什麼?

  強天林:其實從穿上軍裝那一天起,我就非常想找到當年救我的叔叔,想讓他看到我現在的樣子。十年間我成長了,參軍入伍,和他成為戰友了,沒有辜負他當年冒著生命危險施救。地震中他應該救了太多人,有可能不記得我,但是沒關係,看一看就好,對我來説,這就是救命恩人。他是給了我第二次生命的人,做人要知恩圖報。

  新京報:對于未來,還有什麼心願?

  強天林:中國國際救援隊也在我所在的部隊。希望有一天,我也能走在救援現場,像當初解放軍救我一樣,去救助其他人,這也算是一種精神的傳承。

  (王煜)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渝貴鐵路全線開通
渝貴鐵路全線開通
中國企業家出席世界經濟論壇年會
中國企業家出席世界經濟論壇年會
強軍DNA|福利貼,快來瞧狙擊手的瞄準鏡裏是啥樣
強軍DNA|福利貼,快來瞧狙擊手的瞄準鏡裏是啥樣
默克爾:德國堅持以多邊方案解決共同問題
默克爾:德國堅持以多邊方案解決共同問題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681122311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