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誰用嗒嗒的馬蹄聲,回應遠山的呼喚?
2018-01-08 07:33:13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萬事開頭難,然後中間難,最後結尾難……”當我們舟車兩日終于抵達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伊犁哈薩克自治州特克斯縣瓊庫什臺牧業村,準備卸車裝馬,追隨包扎得爾牧區衛生院醫生進山巡診時,院長葉力夏提打量著我們的行裝,忍不住用玩笑的口吻“唱衰”此行。

  特克斯縣包扎得爾冬牧場藏在西天山深谷,當“別人家的牛羊”開始搭乘卡車轉場,包扎得爾牧民仍要趕著羊群,在A4紙寬的馬道上謹慎徘徊。

  包扎得爾,因牧草茂盛而得名,因道路艱險而知名。這裏未通公路,若非諳熟地形,人們極易被雪坡上淩亂的蹄印迷惑,抑或對薄草覆蓋的冰面掉以輕心,一失足連人帶馬摔落山崖。

  環山深澗如重重險關,將冬窩子與世隔絕。但是,自1978年包扎得爾牧區衛生院成立以來,持續30多年的冬季巡診路未曾中斷過。嗒嗒的馬蹄聲,始終回蕩在崇山峻嶺中……

  這裏平均海拔2500米以上,從一戶人家到另一戶人家,中間總隔著大山深谷。為了把藥品送到每戶人家,我們需要跟隨巡診隊不斷解鎖新的“絕境”。

  山舞銀蛇,茫茫荒野,容不下放肆、傲嬌和沮喪。我們從山腳出發,弓腰駝背,重心前移,一手握韁繩,一手抓馬鬃,以防“直上”時人從馬背滑落。到達一定山體高度後,人又恨不得貼著崖壁往前挪,因為身體外側就是萬丈深淵。馬兒也不安分,在山崖上行走時總想嘗試“彎道超車”,馬蹄踩在碎石坡上,脖子已然探出山外,讓人驚出一身冷汗。

  “剛開始走都會害怕,再走幾次就習慣了。”女醫生張紅英用看淡一切的語氣説。13年前她初到衛生院時帶著一箱裙子卻沒機會穿,後來用2年時間學會騎馬,用3年時間掌握哈薩克語,越發修煉出一副“女漢子”風骨。

  42歲的賽山在包扎得爾長大,翻達坂時一臉從容。喝茶間隙,他終于説出“無畏”的秘密:“上山前把心拿出來,包好後裝進衣服口袋,下了山再放回去。”

  在山高谷深的包扎得爾,一個人力量太小,巡診醫生須結伴而行,彼此有個照應。葉力夏提院長在前面帶路,女漢子張紅英居中銜接,年輕的阿斯哈提和賽山墊後。

  四位巡診醫生都是身披大衣,頭戴帽子,手攥銅柄馬鞭,儼然一副牧民形象。連人帶馬打量一番,唯有白色馬褡子上的紅十字標志能表明他們的身份。

  這支隊伍有男有女,有年輕有年長,有哈薩克族,也有漢族,他們在眾多職業中作出取舍,選擇了一份有挑戰的工作。

  我們曾問老院長,什麼樣的人能留在包扎得爾當醫生?

  老院長回答:當地人,或者深愛包扎得爾的人。

  其實,他們每個人都有後顧之憂:葉力夏提答應過陪女兒過生日,但生日當天他穿行在深山的松林裏,連一個電話都撥不出;阿斯哈提結婚不到1年,他每次回家都守口如瓶,不敢讓妻子知道自己翻過多高的達坂,走過多險的橋;張紅英2年前失去了丈夫,每當她在馬背上顛簸,想起正在讀書的女兒時,便會想自己該不該進山;賽山巡診16年,他牽挂冬窩子裏每一戶人家,最放不下的是家中病重的母親。

  有人説,觀遠山,不必上遠山。但現實是,遠山在那裏,總得有人上。羊要吃草,牧民不得不上遠山,牧民需要健康,巡診隊嗒嗒的馬蹄聲時刻回應著那遠山的呼喚。(圖/記者 江文耀 文/記者 滕沐穎、毛咏、張曉龍)

▲包扎得爾牧區衛生院的四位巡診醫生,從左至右依次是阿斯哈提、張紅英、葉力夏提和賽山(2017年12月17日攝)。

▲巡診隊裏唯一的女醫生張紅英(左)在為牧民檢查身體(2017年12月18日攝)。

▲巡診隊醫生賽山在為牧民送藥(2017年12月17日攝)。

 ▲巡診隊醫生賽山在藥品上仔細用哈薩克語注明使用方法(2017年12月18日攝)。

 ▲巡診隊醫生張紅英(右二)與一名牧區的孕婦在門前交流(2017年12月19日攝)。

 ▲巡診隊醫生葉力夏提縱馬翻越喬拉克達坂(2017年12月15日攝)。

▲巡診隊醫生張紅英在睡前整理粧容(2017年12月16日攝)。

 ▲巡診隊翻越海拔超過4000米的瓊達坂(2017年12月18日攝)。


 ▲巡診隊醫生葉力夏提從一處冰坡滑下(2017年12月21日攝)。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郭潔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大熊貓的冬日生活
大熊貓的冬日生活
哈爾濱:五彩冰雕扮靚中央大街
哈爾濱:五彩冰雕扮靚中央大街
古城西安雪後初霽
古城西安雪後初霽
北京:頤和園裏滑冰樂
北京:頤和園裏滑冰樂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021122223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