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遭遇跟蹤騷擾該怎麼辦?
2018-01-06 08:06:50 來源: 檢察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資料圖片

  門診問題

  法律能否約束未造成身體傷害的跟蹤騷擾

  專家觀點

  ◇跟蹤騷擾行為侵害的是受害者的生活安寧權益,雖然在司法實踐中,有一些因生活安寧權益受到侵害而獲得民事賠償的成功案例,但是生活安寧權益一般無法單獨作為一項人身權利而得到法院的支援。

  ◇跟蹤行為可能會使得被跟蹤者産生恐懼,對被跟蹤者造成精神損害。但是受害人維權比較困難,主要原因是精神損害難以舉證。

  ◇家庭成員一方遭受另一方跟蹤騷擾威脅其人身安全的,可以請求法院作出“人身安全保護令”,禁止被申請人騷擾、跟蹤申請人。有必要擴大到其他領域。

  近日,作家劉同在微博上分享了一段自己被一名狂熱的女粉絲跟蹤騷擾的經歷:一年來,這位女粉絲從湖南追到了劉同在北京的辦公地,每天守在他的車位旁邊等他,還曾潛入公司的衛生間等他,如影隨形地出現在他的新書發布會上,當眾拿起話筒告白。他嘗試過與這名粉絲溝通、勸阻,也聯繫過她的家人,甚至報警,但都無濟于事。網絡上,這樣長期尾隨騷擾的粉絲被稱為“私生飯”,有很多人認為這是公眾人物才有的經歷,但劉同將其稱為“作為一個普通人長達一年的無奈”,引起了許多非公眾人物的普通網友的共鳴。不少網友也評論回復説自己在生活中遇到過類似的跟蹤和騷擾,非常理解這種近乎崩潰而無助的感覺。在知乎、貼吧等網絡平臺,也經常有網友因被跟蹤騷擾而發帖求助,可見這種持續的、瘋狂的跟蹤和騷擾,並不是名人享有的“特權”。未造成身體傷害的跟蹤騷擾,能否受到法律的約束?生活中遭遇這種騷擾時,可以怎麼做?

  “是否侵犯個人隱私”是跟蹤騷擾行為是否違法的界限

  隨著互聯網技術的發展,跟蹤者不僅能通過蹲點、尾隨等方式進行騷擾,還能通過網絡搜索搜尋自己“心儀目標”的個人資料,通過社交網絡窺探資訊,利用網絡手段實時跟蹤騷擾他人。這種網絡式跟蹤,更是如影隨形,讓人防不勝防。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劉智慧表示,根據目前的法律規定,只要行為人的行為方法和結果未達到我國刑法所規定的嚴重情節,一般不構成犯罪,而具體行為是否違法則應視情節而定。

  “跟蹤騷擾行為侵害的是受害者的生活安寧權益,雖然在司法實踐中,有一些因生活安寧權益受到侵害而獲得民事賠償的成功案例,但是生活安寧權益一般無法單獨作為一項人身權利而得到法院的支援。”

  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律師董娟解釋道,“更多情況下,是否侵犯公民的個人隱私就成為跟蹤騷擾行為是否違法的界限。無論是以物理手段,還是以資訊網絡的方式,只要是侵犯公民個人隱私的騷擾行為,都是我國法律所禁止的。”

  據董娟介紹,常見的侵犯他人隱私的行為不僅包括偷拍、窺視他人隱私,未經許可公開他人的姓名、肖像、住址和電話等資訊,也包括侵入他人住宅或是電子郵箱等私人空間、發送超過容忍限度的垃圾短信、撥打騷擾電話等妨害他人私生活安寧的行為。

  根據侵權責任法規定,侵犯公民隱私權,應當承擔侵權責任。對于跟蹤者偷窺、偷拍、竊聽、散布他人隱私等行為,治安管理處罰法第42條明確規定,可以處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罰款,情節較重的處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並處五百元以下罰款。

  精神損害難以舉證,受害人維權困難

  對于現實中存在的這些跟蹤騷擾現象,董娟認為,僅僅是在公共場合跟蹤和尾隨他人,在他人郵箱塞滿垃圾郵件,電話和短信騷擾他人等等,受害者往往很難尋求到法律上的救濟途徑。在未造成受害者人身損害的情況下,也很難得到有關機關的有效處理。“跟蹤者在被確認違法前,同樣是合法公民,其人身自由也受到法律保護。”董娟分析認為,關鍵在于受害者很難搜集到有力的證據,證明跟蹤者存在非法意圖。

  “即便未造成人身傷害,這類行為也可能違法。因為這類行為可能會使得被騷擾者産生恐懼,對被騷擾者造成精神損害。”劉智慧表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的規定,因侵權致人精神損害,造成嚴重後果的,人民法院除判令侵權人承擔民事責任外,還可以根據受害人一方的請求判令其賠償相應的精神損害撫慰金。但是受害人維權比較困難,主要是由于精神損害難以舉證。

  曝光跟蹤者存在侵權風險,及時取證才是上策

  我們時常會在新聞報道中看到,求愛者被拒絕後惱羞成怒而做出危害對方人身安全的事情,更多人會指責求愛者的反覆糾纏是道德上的問題,在傷害事件發生之前,除受害者本身心理上的恐懼無奈之外,很少有人能認識到求愛者糾纏騷擾的違法性。對此,受訪專家表示,若遭遇這樣的現實情況,一定要在日常生活中保持警惕心理,盡可能收集相關證據。

  “可以調取自己的電話清單、微博或者短信截屏,及時保存資訊。”劉智慧提醒,要注意避免取證程式、手段或證據形式方面的缺陷。

  “可以找目擊者作證,目擊者最好是與雙方都沒有利害關係的人。”董娟表示,如果長期受到騷擾,還可採取拍照、攝像等方式保留證據,拍攝時應注意照片和錄影要清晰,圖像中跟蹤者的面部成像要清楚。

  “如有錄音可以證明跟蹤者存在犯罪的意圖,就可以到公安機關報案,由公安機關作出處理。”董娟進一步説道。

  此次劉同微博曝光自己被騷擾的經歷時,配上了這位女粉絲出現在他新書簽售會上的視頻。在這之前,劉同曾用自己的微博小號“打碼曝光”了這位女粉絲,稱這是自己“唯一還能嘗試的辦法”。被逼無奈可以理解,但是在公共平臺公開跟蹤者的資訊,是否存在法律風險?對此,劉智慧表示,也要保持慎重。2017年10月1日實施的民法總則第111條明確規定,公民的個人資訊受到法律保護,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非法公開他人個人資訊。

  “除非跟蹤者的行為不僅嚴重騷擾到受害者,還有可能損害到公共利益,比如可能實施縱火、投毒等損害不特定第三人的人身安全的行為,否則,這樣的維權方式不太可取。”董娟補充道。

  “這種現象的屢屢出現説明我們需要對此進行關注,還應該積極探索有效的處理機制,”劉智慧認為,可以從法律上明確規定相應責任,對于某些心理有缺陷的跟蹤者,還可探索相應的治療手段,以有效減少這類現象發生的概率。

  對于不少網友關注的“人身安全保護令”等類似措施是否可行的問題,董娟表示,我國2016年頒布的反家庭暴力法已經開始試水這一措施,家庭成員中一方如果受到另一方的跟蹤、騷擾,威脅其人身安全的,可以請求法院作出“人身安全保護令”,禁止被申請人騷擾、跟蹤申請人。但是,這一措施目前在其他領域還未能得到實施,建議在這方面進行積極探索。

  門診專家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 劉智慧

  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律師 董娟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敏彥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戊戌年》生肖郵票正式發行
《戊戌年》生肖郵票正式發行
溫暖冬日
溫暖冬日
萌貓總動員
萌貓總動員
雪中保暢通
雪中保暢通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8201122218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