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北京市文物局公布今年北京地下文物保護七大重要發現
2017-12-15 07:22:14 來源: 北京晨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七大考古發現串起三個文化帶

  圓明園紫碧山房遺跡與乾隆全盛時吻合 通州八裏橋明年內退役

  遠處工作人員拍攝的地方就是留存了三百余年的卵石小路。近處的剖面可看出地基之厚,體現出當年皇家建築的精益求精。圖片來源:北京晨報記者 王海亮 攝

  北京市文物局、北京市文物研究所昨天公布了今年北京市地下文物保護的七大重要發現,包括:城市副中心發掘的大量戰國至清代墓葬,路縣古城發掘的形制多樣的漢代水井,新機場考古發現的清代家族墓,圓明園紫碧山房遺址發現的清代建築基址等。

  北京市文物局新聞發言人于平介紹,今年,北京市共開展考古勘探183項,勘探總面積達2206萬平方米,相當于3090個足球場;考古發掘67項,發掘面積66000平方米,相當于9個足球場。保護各時期古代墓葬3000座、窯址140座、灰坑905座、房址30座、井140口、道路16條。出土文物共計1萬余件(套),包括陶器、瓷器、銅器、銀器、金器、玉器等。

  ■現場探訪

  清帝踩過的卵石小路還在

  昨天,北京晨報記者來到圓明園紫碧山房遺址,還能看到碼頭、石橋、小石子路、河道的痕跡,歷經滄桑的石頭們見證了歷史的輝煌,供現代的人們遙想此地紫碧山房、含余清、澄素樓等建築的當年風姿。

  “圓明園是根據中國版圖來設計的,福海代表了東海,那麼在最西北隅的紫碧山房,實際上代表了昆侖山。”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圓明園課題組組長張中華告訴北京晨報記者。

  紫碧山房遺址位于圓明園最西北隅,始建于雍正時期,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前後進行了大規模改建。圓明園廢棄之後,曾有老百姓進園子在此遺址上生活。“我們發掘時,從斷面上可以判斷,這個地方至少有三撥老百姓生活過”,張中華指著紫碧山房的一處遺址説,“老百姓蓋房子,有用青磚的,也有用建國後的紅磚。我們在發掘時發現地面是紅色的,可以判斷這裏蓋過廚房。”

  紫碧山房的建築雖然面積小,但地基卻非常“厚”。張中華説,除湖中建築澄素樓外,紫碧山房的建築遺跡均修建于三合土夯築的“滿堂紅基礎”之上,體現了清代皇家建築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他指著一處遺址告訴記者,雖然這個房間的面積很小,室內基礎卻有將近兩米厚,再往下還有整個“滿堂紅基礎”,底下的地基還很深。“通過這個剖面,我們就可以體會到皇家建築的精益求精,以及當時皇家建築追責制的嚴格。”

  一方面,圓明園建築體現了皇家建築的造工與實力,另一方面,圓明園建築處處能窺見對自然樸素生活的追求。至今,在紫碧山房遺址還留存著一條卵石小路,是三百年前清帝曾經愜意踩過的路。“故宮太莊嚴肅穆了,圓明園的景色自然且隨意,所以皇帝更願意待在圓明園而非故宮。”張中華説。

  在河道裏,能看到有方形碼頭,也有半圓形碼頭。“皇帝的船到了這兒之後停靠,隨行人員的船也需要有停靠的地方,半圓形碼頭就是這個用途。”張中華説。

  考古資料可彌補文獻資料的不足。張中華説,他們的考古發現有與文獻資料不一樣的地方——在樣式雷圖檔上,宮門南側、東側均臨水,但從發掘情況看,宮門東側為陸地,未發現河道堆積;考古還發現了山體攔土墻、半圓形碼頭、排水道、石板路等不見于文獻的遺跡現象,這些都豐富了圓明園遺址的歷史文化內涵。

  綠網覆蓋的地方就是圓明園紫碧山房遺址。圖片來源:北京晨報記者 王海亮 攝

  ■馬上就訪

  七大考古發現串起三個文化帶

  北京市文物局新聞發言人于平表示,今年的七大考古新發現是建設“一城三帶”的重要文化內容,擦亮了本市深藏在地下的文物遺産金名片,對于北京推動全國文化中心建設具有重要的意義。其中,通州副中心的考古發現,是建設“大運河文化帶”的重要內容;大興新機場、圓明園、房山河北鎮等地的考古成果,為建設“西山——永定河文化帶”發掘了新的內涵;延慶世園會處于長城文化帶和西山永定河文化帶的結合地帶,發掘資料為研究歷史上北京地區民族交融等方面提供了重要的資料。

  通州八裏橋明年內退役

  于平透露,作為大運河北京段的重要文物遺産,大運河保護規劃已明確,通州八裏橋將退役。“我們和北京市交通委、朝陽區政府配合,啟動八裏橋退役工作。新橋計劃在明年年內完成建設,新橋建設完成後,八裏橋將作為文物遺跡退役,從此弱化交通功能,和周邊文化元素結合,實現八裏橋的整體文物保護展示。”

  就大運河文物保護工作,于平表示,明年將繼續配合副中心建設,對于大運河上的古橋、古泊岸、運河古道、古碼頭等,積極跟進已制定的考古計劃,積極保護發現的文物遺跡。

  2017年北京七大重要考古發現

  城市副中心: 大量戰國至清代墓葬

  為配合北京城市副中心建設,今年在A3—A11、B03—B13、D02綜合管廊四標段、1號能源站等地塊完成勘探259萬平方米,發掘面積33951平方米。保護戰國至清代墓葬1023座、窯址81座、水井20口、灰坑25余座。出土陶、瓷、石、銅器等各類文物,較重要的有戰國墓葬、唐代潞城縣丞艾演墓、遼代倣木結構墓等。

  路縣古城: 密集的漢代水井

  在路縣古城城址南部,為配合高壓線塔的遷移,發掘出漢代灰坑、水井、漢代道路、遼金時期窯址、唐代墓葬,出土的完整器物有卷雲紋瓦當、陶罐、陶瓶、陶豆、陶釜、陶紡輪、陶璧、銅鏃等。

  在路縣古城的西南,為配合京唐高鐵及城際聯絡線發掘了大量且密集的漢代灰坑、水井、房址、墓葬,特別是水井的形制多樣,在以往北京的考古發現中較為少見。有的水井裏還發掘出了汲水的陶器。推斷這裏是兩漢時期路縣城外的生活和手工業生産區,與古城本身密切相關。

  新機場: 清代家族墓

  在大興區榆垡鎮東莊營村東的新機場南航基地機務維修設施項目發掘清代墓葬228座。墓葬均為豎穴土壙木棺墓,分單人葬、雙人合葬、多人合葬及遷葬墓四種埋葬形式,葬式以仰身直肢葬為主。隨葬器物有陶罐,釉陶罐,瓷罐,瓷碗及銀、銅簪,鐲,指環等首飾及銅錢。

  墓葬分布密集,從埋葬形式和排列方式來看,該批墓葬中相鄰集中分布的墓葬可能屬于家族墓葬,整個墓區應為不同家族的分區墓地。該批墓葬的發現,為研究北京地區清代墓葬的形制特點、喪葬習俗及其所反映的社會狀況提供了新的實物資料。

  世園會: 魏晉家族墓

  為配合2019年中國北京世界園藝博覽會建設,發掘西漢至清代墓葬1146座,出土金、銀、銅、陶、瓷等各類文物2000余件套。

  發現了兩處保存較為完整的魏晉時期家族墓,形制和規模在北京考古史上罕見。墓葬中出土了“太康六年”、“上谷”、“阿秋侯君”等字樣的銘文磚及銀質龜鈕“偏將軍印章”等珍貴文物,對于研究 “上谷侯氏”的發展及此地的軍事建制具有重要參考價值。遺址中還出土了兩盒唐代墓志,內容提及“儒州”、“儒價城”、“新媯州”等多處地名,為研究北京地區歷史地理提供了寶貴資料。

  圓明園如園遺址: 清代皇家園林建築基址

  如園遺址是近年來圓明園首座經過考古發掘的倣江南園林的建築景群,倣自江寧(今南京)瞻園,即明代中山王徐達西花園。發掘出宮門、延清堂、含碧樓、挹霞亭、觀豐榭、西花園等建築遺跡及假山、甬路、湖泊等附屬遺跡。出土文物主要有嘉慶禦筆石刻、金磚、粉彩瓷磚、玉器、葫蘆范等上千件。

  通過發掘,基本摸清了如園遺址嘉慶時期的布局、形制和工程做法。發現的嘉慶皇帝禦筆石刻印證了嘉慶重修如園的史實。泛紅的地面、酥粉的金磚、斷裂的石材,説明如園曾被一場大火付之一炬。

  圓明園紫碧山房遺址:清代建築基址

  紫碧山房遺址位于圓明園西北隅。發掘出值房、宮門、紫碧山房、含余清、澄素樓等建築遺跡及碼頭、石橋、圍墻、道路係統、河道、山體、排水道等附屬設施,出土了瓷片、琉璃及石質建築構件等少量文物。

  發掘確認了紫碧山房現存遺跡布局與乾隆全盛時期基本吻合,並發現下層可能屬于雍正時期的遺存,為探討該景區的修建歷史提供了考古依據。

  房山河北鎮:清代莊親王園寢群

  在對房山區河北鎮棚戶區改造水泥二廠片區土地開發項目的考古發掘中,發現清代地宮4座、房址8處、墻址14處、灶址2處。該遺址由南向北分別由碑亭、茶飯房(東、西分布)、宮門、享殿、地宮及周圍園墻組成。結合考古發掘情況及文獻資料分析判斷,該遺址應屬清代八大鐵帽子王之一的莊親王家族園寢群。園寢群現有可基本確認墓主人身份及大致位置的有“前陵”碩塞、“後陵”博果鐸、“西陵”允祿及“大立峪”載勳。

  本次發掘的清代園寢規模宏大,整體格局保存較為完整,是清代親王園寢制度的典型代表和實物史證,具有較高科學、歷史、藝術價值;是迄今用考古發掘出的唯一一組清代親王園寢,具有重要學術意義。

  記者 王海亮 文並攝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山西迎入冬首場降雪
山西迎入冬首場降雪
海軍三大艦隊40多艘艦艇東海同臺競技
海軍三大艦隊40多艘艦艇東海同臺競技
紅外相機記錄雪豹分食畫面
紅外相機記錄雪豹分食畫面
“自貢燈會”彩燈制作如火如荼
“自貢燈會”彩燈制作如火如荼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9511122113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