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人文學術書店:轉型之路在何方
2017-12-01 07:56:44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人文學術書店:轉型之路在何方

  本文圖片為位于北京市西城區新街口外大街的盛世情書店。記者 韓寒 攝

  近日,一則“北京知名學術書店盛世情面臨清退,堅守二十年後將何去何從”的新聞引起了業界關注。互聯網時代呼嘯而至,給實體書店帶來巨大衝擊。生存空間不斷受到擠壓的傳統書店,尤其是受衝擊非常大的人文學術書店,如何轉型升級、謀求發展,再一次牽動了人們的神經。

  堅守了二十年的“盛世情”

  北京市西城區新街口外大街6號院11號店鋪,有臨街的鋪面和地下室兩層,面積共計70平方米。從外觀來看,它並不像一個書店。走過臨街的美甲店,沿著一個木制樓梯下行,才能發現樓下別有“洞天”。

  上萬冊書擠滿了地下不足50平方米的空間,密密實實地排在6排書架和周圍的書櫃上,不寬的走道上也摞滿了書。在售書籍,以人文學術和部分影印版古籍為主。《北京圖書館古籍珍本叢刊》《善本書所見錄》,線裝《四松堂集付刻底本》,《兩周金文虛詞研究》《金文標準器銘文綜合研究》,介紹戈雅、弗美爾、委拉斯開茲、勃魯蓋爾、盧梭、普桑、勃拉克的世界名畫家全集,《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論導演與表演》等“冷門”書籍,彰顯著書店的定位和特色。

  “把臨街的鋪面租出去,增加一部分房租收入,是應對租金上漲的無奈之舉。”盛世情書店老板范玉福向記者介紹。

  在書籍銷售行業經營了30年之久的范玉福,趕上過20世紀90年代書店的“春天”,“那個時候的人,真愛看書呀!街邊賣書的地攤上都圍著裏三層、外三層的人。”范玉福當時在北京師范大學附近租了店面,開了這家書店,鋪面大的時候有好幾層,陳列著四五萬種書,還雇有不少員工。

  讀者周興見證過盛世情那時的輝煌,當時在中央戲劇學院讀書的他來北師大聽課,途經這家書店,走進來逛一逛就被裏面的圖書吸引了。多年後他從法國留學回來也還會不時來店裏淘書,“這裏仍然有許多絕版好書,如20世紀80年代湖南文藝出版社出的高爾斯華綏的《白猿》等,只是現在店面小了很多”。

  “大概是從2005年互聯網普及之後,來店裏逛的人漸漸少了。”范玉福切實感受到了互聯網書店和電子化閱讀帶來的衝擊。為應對生存危機,范玉福首先減少了營業面積,其次不得不縮減員工數量和庫存。當下,書店就剩下他和妻子兩人勉力支撐。

  “書店開了這麼多年,有感情。再加上有一部分愛好人文與學術書籍的固定讀者,關張了我怕他們找不到地兒。”即便經營十分困難,范玉福還是堅持了下來。直至今年11月初,收到房屋出租方通知他不再續租的函,他才認真思考書店去留的問題。

  “盛世情守著北師大百年老校,來自全國的學子和海內外學者都是它的‘地下客’。青年學生和白發教授常在過道裏擦身而過,這是一種獨特的文化體驗。更重要的,這是一家堅守學術品位和文化精神的書店,專一而執著,樸實無華卻深藏珠璣,常讓讀者有意外的驚喜。這樣的文化空間,應該留存下來。”北京師范大學經濟與工商管理學院教授楊澄宇説。

  互聯網+,是衝擊也是啟示

  楊澄宇覺察到,書店減少並非一時一地現象,在全球范圍內,即便是全民閱讀率高的國家,人文學術類的實體書店數量減少也是不可逆轉的趨勢,“以倫敦為例,查令十字街的舊書店已屈指可數”。

  就實體書店而言,近兩年增長較快的是機場書店和超市書店。其中,機場書店以職場人士為主要閱讀群體,類型小説、經管勵志、旅遊歷史有很好的銷量,而生活、育兒、家教類圖書,則在超市書店有比較好的表現。與此形成對照的是,人文學術書店的數量在萎縮。

  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總編輯翟德芳分析,與實體書店相比,網絡書店具備的優勢是折扣銷售、海量庫存以及依靠物流幾乎可以抵達全國任何地方的營銷網絡,且幾乎不需要租金成本。現實生活中,進行實體書籍陳列的書店幾乎沒有辦法媲美其品類和銷售網。他承認,互聯網和來自各行業的資本給傳統書店帶來了巨大衝擊,但實體書店也有自己的優勢,如專業化的選書眼光、讓讀者“遇見一本好書”的體驗感、“文化空間”的概念和富有特色的沙龍活動等,“互聯網的誕生在給傳統書業以致命打擊的同時,也創造了最有力的改革啟示。面對變化,最有力的回應就是擁抱變化”。

  運用互聯網創建新的營銷網絡,深度開發書店這片“文化空間”,通過多樣化的産品增加用戶黏性,成為多家人文學術書店的現實選擇。萬聖書園擴大了圖書經營的品類,在官網上開辟“網上訂購”專區,並利用其專家學者資源共同打造了一款薦書、賣書的APP。單向街書店在實體店面定期組織文化沙龍,開辟餐飲産業,出版自己的雜志,在喜馬拉雅網站推送自己的薦書音頻,開拓線上線下多種渠道銷售自己設計的日歷、書簽、筆記本等文創産品。

  兩年前,范玉福在“孔夫子舊書網”上開辦了線上書店,現在網上銷售額能佔一個月流水的三分之一左右,服務對象也從北京延伸到了全國。記者採訪當日,《淮海集箋注》《吳梅村全集》《北京圖書館古籍珍本叢刊·史部·雜史類·揚州府志》《傅山的世界:十七世紀中國書法的嬗變》等書籍,被打包好了,發往湖北武漢、河南鄭州、江蘇徐州、福建南平等地的讀者。

  積極走出去,為城市文化建設開辟空間

  “沿著北戴河海邊走上幾百米遠,有一棟灰色的建築,孤零零地矗立在海邊,與大海為伴。從北邊的門進去,正好看到兩層的一個看書的空間,孤獨感瞬間消失,讓人有一種很溫暖的感覺。坐在這裏的人,透過玻璃窗戶,潮起潮落盡在眼前”——三聯書店與秦皇島市共建的“海邊最孤獨的圖書館”網上走紅之後,起到了良好的示范效應。翟德芳透露,目前已有多個城市聯係三聯書店,希望能與他們共建公益圖書館,“這是對三聯品牌以及人文情懷的信任”。

  翟德芳表示,近年來明顯感到國家和社會各界對讀書事業的高度重視。從“全民閱讀計劃”發布,《關于支持實體書店發展的指導意見》出臺,到各級政府制定具體的實施細則,加大財政資金對閱讀和實體書店建設的扶持力度,鼓勵書店開展特色文化活動,促進作者讀者交流,一個覆蓋全國、打通讀書多個環節的閱讀支持體係正在形成。與此同時,一些富有遠見的企業和社會團體也加入進來,參與全民閱讀建設。

  “以北京市為例,《北京市實體書店扶持資金管理辦法(試行)》以及相關項目管理規定和評審細則均已出臺,擬在五年內投入億元資金重點扶持400~500家具有較強社會影響力的實體書店。目前,朝陽區已在三裏屯為三聯謀劃創辦實體書店,海淀區正考慮將三聯在同方廣場的實體店遷往五道口商業區,位于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的新店也已開始營業,各地均只象徵性地收取少量租金。而三聯也在積極走出去,和企業共建‘讀者驛站’,讓閱讀理念深入各類經濟實體。”翟德芳説。

  楊澄宇分析,隨著城市化進程加快,當前各類實體書店經營最大的成本來源于不斷上漲的房租,如政府能給予一定的資金支持,或參與協調,號召相關經營主體給予文化事業一定的支持,則能給實體書店帶來堅守下去的信心。

  “北京有5000余家實體書店,雖然並非每家都擁有三聯那樣悠久的歷史和文化影響力,但人文學術書店能發揮所長,往特色書店轉型。當前北京正在建設社區書店,諸如盛世情這樣的小型書店可以參與進來,既為城市文化氛圍的建設貢獻力量,又為自身生存發展開辟新的空間。”楊澄宇説,“全國一年大概出版50萬余種書籍,專業書店經營者能為讀者提供真正有價值的好書。”

  發稿前,范玉福告知記者,“盛世情合約到期面臨清退”的新聞發布後,西城區文化委員會高度重視,已積極參與協調續租問題,並表示將加大對書店的支持。“能夠繼續開下去,我就把上面的美甲店收回來,好好幹!加強文史類書籍的供應,再把店面重新裝修一下,讓它看起來美一些。畢竟,讀書是一件那麼好的事情。”范玉福説。(記者 韓寒)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大美塞罕壩
大美塞罕壩
“搭便車”的歷史偶遇——暗物質衛星“悟空”首席科學家常進的20年求索
“搭便車”的歷史偶遇——暗物質衛星“悟空”首席科學家常進的20年求索
巴厘島火山持續噴發
巴厘島火山持續噴發
小火車展看“紐約”
小火車展看“紐約”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970112203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