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中國醫生乘國際航班兩度救人
2017-10-18 08:19:24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吳小波(右一)在飛往美國的班機上搶救“腦梗”患者

平時工作中的吳小波

  在剛剛過去的國慶假期裏,無錫市人民醫院胸外科副主任吳小波和妻子乘坐國際航班探親,在往返途中,兩次救助突發疾病的乘客,被網友稱讚為“三萬英尺未穿白大褂的醫生”。

  出國航班遇乘客突發“腦梗”

  9月29日,無錫市人民醫院胸外科副主任吳小波和妻子乘坐美聯航飛機飛往美國,在這架飛機上,他救助了來自三萬英尺高空的第一位病人。

  如果不是兒子得了自發性氣胸,吳小波也不會坐上這班飛往美國洛杉磯的飛機。

  “他在美國讀書5年,我一共去了兩次,一次是今年5月份的畢業典禮,第二次就是這次他生病出院”,吳小波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這個病情的後期保養很重要,他這次和妻子去探親,主要是想看看兒子的痊愈情況。

  “十一”黃金周對吳小波來説,已經是一年最長的假期了。作為胸外科副主任,他幾乎每天都有手術,“平時很少請假”。

  飛機廣播尋找醫務人員的前5分鐘,吳小波還在閉目養神,回顧著放假前剛做完的那場手術的全過程,聽到廣播後,他立刻離開座位來到那個乘客的身邊。

  他是這次航班唯一的醫生。

  乘客是一名約50多歲的男性美籍華人,突發嘔吐症狀,身邊的人多數以為這位乘客只是“吃壞了肚子”或者“胃不好”,並沒有引起太多注意。

  吳小波握住患者的手,詢問他“哪裏不舒服”,用聽診器、血壓計對他進行常規檢查。當吳小波發現患者已經口齒不清、神志恍惚,並且右邊的手“不能使上勁”,身體右半邊“不能動”時,初步判斷,患者不是普通的嘔吐,而是腦梗。

  “腦梗的人,如果不及時救治,會留下後遺症,嚴重的更有生命危險”,吳小波看了看表,距離到達洛杉磯還有幾個小時的時間,而飛機上的急救物品清單裏只有簡單的糖水鹽水和治療心臟病等急救藥物,他用“不太流利的英語”極力跟乘務人員解釋,“患者需要盡快下飛機治療”。

  飛機離最近的舊金山也有兩個小時的路程,在降落舊金山之前,吳小波將患者身體放平,給他蓋上了衣服保持體溫,並將飛機上的簡易氧氣筒拿來對患者進行吸氧治療。

  最終,飛機抵達洛杉磯晚點兩個半小時,全艙乘客,有中國人,也有外國人,沒有一人表示不滿。

  回國途中出手施救暈厥乘客

  10月10日,吳小波在探親回國的航班上,再一次聽到了尋找醫務人員的廣播。他又一次站了起來,第二次參加了高空的急救。

  “患者是一位年輕的中國女性,初步診斷為‘一過性’暈厥”,像上次一樣,吳小波用聽診器和血壓計對乘客進行了簡單檢查,從心率和血壓來看,乘客並無大礙。

  吳小波在詢問乘客的丈夫後得知,這些天他們旅遊勞累,再加上飛機處于高空,機艙內空間小,比較悶熱,所以乘客“一下子暈了過去”。

  吳小波讓乘務人員把乘客帶到乘務員休息室,那裏空間大一些,並給乘客口服適量糖鹽水,乘客逐漸恢復過來。

  吳小波告訴北青報記者,當時,患者的丈夫急得不知所措,吳小波除了安慰患者,還要反復安慰她的丈夫,“沒有大問題”、“不要太緊張”、“休息一會兒就好”。

  “脫下白大褂我還是醫生”

  這兩次經歷,讓吳小波難忘的是,出國航班的美國乘務長拍著他的肩膀説“good job”(好樣的),讓吳小波意外的是,回國航班的乘務人員專門為他送了一個果盤作為感謝。

  “穿上白大褂,我是一名醫生,脫了,我還是”。吳小波説,他只是做了他應該做的,在飛機上條件受限,設備不足,但他仍然盡力而為。

  當天下午,吳小波在微信朋友圈發文:醫者仁心,醫者仁德,醫者仁術,醫者仁人。作為醫者,不僅要在工作崗位上為患者解除病痛,在任何時候都會有需要我們的可能,也許飛機上沒有條件為患者做進一步的治療,但我們的出現,至少能為患者做一些臨時的處置,為患者爭取有利的時間,我們的出現,至少能安撫患者和家屬焦急、緊張、恐懼的心情,能穩定包括機組人員和部分乘客在內的人的情緒!我覺得“我能”!

  但鮮有人知道,這個沒穿白大褂的醫生,在三萬英尺的高空,爭分奪秒救助病人的同時,也要努力克服自己內心對高空的恐懼。

  “我平時很少坐飛機,能乘坐地面交通就不會選擇高空飛行”。吳小波説,聽到廣播,他從座位上站起來時,打了個趔趄,但想到自己是飛機上唯一的醫生,就邁穩了腳步。

  對話

  吳小波:如果不及時救 他就會有生命危險

  無錫市人民醫院胸外科副主任吳小波在赴美探親的往返途中兩次出手救助突發疾病的乘客,被網友稱讚為“三萬英尺未穿白大褂的醫生”。17日下午,吳小波在接受北青報記者採訪時稱,救死扶傷是一名醫生應該做的事情。他認為最值得“點讚”的應該是乘務員和乘客。

  北青報:你的醫生職業生涯是哪年開始的?大概每年做多少臺手術?

  吳小波:我從大學畢業就進了無錫市人民醫院胸外科,職業生涯已有28年了。大概從2007年開始,我就負責食管的專科手術,每年大概要做300多臺。

  北青報:你既然是胸外科專門負責食道手術的大夫,對于患者其他病情的判斷和急救有信心嗎?

  吳小波:對于我們醫生來説,急救是最基本的技能。對于其他病情的判斷和治療則是我們的綜合技能。我們在學習階段,都是需要各科輪轉和實踐的,所以我們並不缺乏對于其他病情的最基本的判斷和治療經驗,這點請患者們相信我們每一位醫生。

  北青報:在飛往美國的航班上救人時,患者情況危急,有沒有考慮過是否會出現危險?

  吳小波:患者情況確實危急,如果不及時救治,會有生命危險。但正因為這樣,我當時根本沒有時間考慮其他的問題,更多的是患者的生命安全。當時把他送下飛機後就失去了聯係,到現在我仍然牽挂著這位患者的病情,但我也相信他在得到及時治療後能夠康復。

  北青報:當時提出讓患者“盡快下飛機治療”時,對于航班緊急降落的應急措施了解嗎?

  吳小波:我當時並不了解,只是從患者的角度出發,站在醫生的立場上,提出,患者“越早治療越好”,當時機組人員聽取了我的建議,迅速與航空公司聯係,決定就近降落舊金山。

  後來我了解到,在飛機航班上,專業醫生緊急施救的情況不常見。如果有乘客突發急病,機長一般會依據病情和醫生建議,採取緊急降落、申請臨時空中專用航線或繼續飛行等不同的應急措施。

  北青報:坐飛機一個來回遇到兩次救人的事,你怎麼看這次經歷?

  吳小波:這都是我應該做的分內之事。但這次經歷最值得“點讚”的不應該是我,而是乘務員和乘客。乘務員看到乘客有突發病情時第一時間為患者尋找醫生,乘客們也對救助積極配合,對飛機晚點表示理解,這是我認為此次經歷最“正能量”的地方。

  北青報:你認為高空救人和醫院救人有什麼區別?哪個更讓你有成就感?

  吳小波:高空救人和醫院救人都是為患者服務,都讓我有成就感。不同的是,醫院救人是經過多次治療實現患者的逐步康復,最後將病人治療好了,我們做醫生的也很欣慰。高空救人可能只有一次機會對患者進行緊急救助,如果能及時幫助病人渡過難關,也會讓我們很有成就感。(記者 劉婧)

+1
【糾錯】 責任編輯: 尹世傑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大熊貓家族迎新客
北京大熊貓家族迎新客
人類首次“看到”引力波事件
人類首次“看到”引力波事件
中國警方向美國遣返一名紅通逃犯
中國警方向美國遣返一名紅通逃犯
江蘇阜寧上演“千人魚宴”
江蘇阜寧上演“千人魚宴”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6661121818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