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陜西破四起拐賣案 人販子為同一人
2017-10-15 08:53:45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被拐男童20多年後認親 攝影/沈廣睿

  13日上午,陜西鹹陽市公安局多功能廳內,四張親子鑒定證明書被正式發放到了四個家庭的手中。20年前,這四個家庭中的四個男孩被人販子相繼拐走,從此杳無音訊。而從去年12月開始,好消息從當地警方那裏傳來,當年丟失的孩子陸續被找到並確認了身份,而經過警方調查,當年把他們從家中拐走的人販子,竟然都是同一個人。

  一件小大衣 存了22年

  54歲的劉宏軍13日一早便開著車從老家渭南蒲城趕往了鹹陽市區,他的弟弟也開上了車,一大家子浩浩蕩蕩一共來了11個人。“要讓娃風風光光地回家。”他説。

  劉宏軍這次來,還特地帶上了22年前年給兒子買的一件小大衣。“那年冬天特別冷,就給兒子買了這件衣服,但是他還沒穿兩次,就被拐走了,這麼多年,我一直舍不得丟掉,但是也不敢拿出來看,看一次心裏就疼一次。”他説。

  1995年,劉宏軍的兒子劉江只有3歲,劉宏軍在附近打工的時候,認識了一個叫王軍(化名)的人。王軍只身一人,經常去劉宏軍家裏玩,有時候會逗逗劉江,一家人也沒有在意。11月的一天,王軍説要帶劉江去小商店買方便面吃,卻完全沒有想到,劉江這一被帶走就是22年。

  “之後全家人像發了瘋似的找,周圍的省份都找遍了,最遠還去過內蒙古,攢一點兒錢就出去找,攢一點兒錢就出去找,找了十多年,凡是有點兒線索,都希望是真的,直到後來我得了腦梗,實在是跑不動了,但是心裏一直過不去這道坎。”劉宏軍告訴北青報記者,“曾經有別人説閒話,説我娃的名字起得不好,説‘劉江’就像水一樣給‘流’走了,當時心裏還自責了很長一段時間。”

  今年5月,劉宏軍在網上看到了王軍落網的消息,便馬上和家人去當地的派出所再次報了案,希望能得到兒子劉江最新的消息。

  DNA盲比認出被拐20年男童

  1995年拐走了劉江的那個名叫王軍的人,其實一直都沒有離開太遠,1997年,他又出現在了距離劉洪軍家僅100多公裏處的彬縣,拐走了當時僅有6歲的男孩池三羊。

  當年池三羊的家人報警後,彬縣公安局立即受理案件,並成立專案組開展偵破工作。經調查,專案組初步查明陜西乾縣籍男子王軍有作案嫌疑,但其長期在外流竄,以打零工為生,且當年的通訊、身份登記等手段相對落後,彬縣公安局多次組織抓捕未果,後採集了池三羊夫婦血樣,並錄入全國公安機關打拐DNA數據庫。而正是這份DNA採樣,成為找到池三羊、劉江等四名被拐20年男童的重要線索。

  鹹陽公安刑警支隊政委高利軍告訴北青報記者,現在偵破被拐兒童積案,有一個重要的技術手段就是DNA的“盲比”,“我們有一個全國聯網的巨大的DNA數據庫,每天計算機都會對這些數據進行一個隨機的比對,這個數據過于龐大,所以只能由計算機來完成,是純隨機的一種比對,一旦發現比對匹配的線索,計算機就會自動進行提示,我們民警再根據計算機的比對結果,進行下一步的處理。”

  2016年12月,經過全國公安機關打拐DNA數據盲比,河南省伊川縣城關鎮邑澗村的一名姓董的男子,與當年那個名叫池三羊的孩子的父母為親子關係,專案組民警立即趕赴河南進行查證。經了解,董姓男子是在1997年10月,其養父董某經其表姐吳某介紹,從陜西一個名叫王軍的男子手中購買來的,而董姓男子就是20年前被拐賣的池三羊。

  人販子供述曾賣掉自己孩子

  專案組在隨後的偵查中發現,1995年11月1日渭南市蒲城縣永豐鎮劉家溝村劉江被拐賣案、1998年6月寶雞隴縣張某之子被拐賣案、1998年11月7日鹹陽乾縣大陽鎮祥符村楊某之子被拐賣案,均係王軍所為,遂並案偵查。

  “我們在調查中了解到,1999年,王軍曾經因為拐賣兒童在甘肅被判刑7年,在獄中有過減刑,于2004年被釋放。”鹹陽公安刑警支隊政委高利軍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其實當年我們陜西這邊的民警一直都在找這個人,但是那個時候的網絡還不發達,很多信息都沒有聯網,所以並沒有這個消息。而那個時候,王軍在甘肅警方那裏也沒有交代他在陜西拐賣兒童的事情,他之所以被甘肅警方抓捕判刑,是因為他在甘肅打工的時候,也有過一次拐賣兒童的經歷。”

  隨後,陜西鹹陽的民警前往多地調查取證,查實了王軍之前沒有向警方交代的拐賣兒童的犯罪事實。

  今年4月13日,王軍在陜西寶雞鳳翔縣的一處建築工地被警方抓獲。“被抓獲的時候他已經53歲,在一個建築公司上做小工,孤身一人。”高利軍説。

  而讓警方吃驚的是,在隨後的審問中,王軍除了交代了在陜西的四起拐賣男童的事件經過外,還交代了自己曾經以5000元賣掉了自己的孩子的事情。據王軍自己交代,在1999年以前,他曾經和一個女子生下過一個孩子,但是後來女的走掉了,自己又無力撫養孩子,所以把孩子5000元賣掉了,但是王軍目前拒不交代這個孩子的下落。而民警表示,這件事目前也只有王軍自己的供詞,所以還需要進一步調查。目前,該案件已依法移送起訴階段。

  面對親生父母茫然無措

  如今,25歲的劉江已經在河南洛陽安家落戶,並生育了兩個孩子。10月13日上午,當他見到親生父母的時候,表情有一些木然,而他的家人早在見到他之前,就已經痛哭流涕。劉江的親生父親劉宏軍告訴北青報記者,劉江的爺爺已經80多歲了,在知道孫子被找到的消息之後一直在流眼淚。

  而和劉江的反應類似,其他三個小夥子在見到自己親生父母的時候,也顯得有一些茫然無措。“這些孩子在現場幾乎都不願意露臉,見了親生父母一下子也適應不了,這些都是拐賣人口對家庭造成的危害,對父母和孩子的心靈都造成了創傷,孩子知道身世之後,從不情願到面對,還需要一個過程。”陜西省公安廳打拐辦主任楊滿儒説。

  鹹陽公安刑警支隊政委高利軍説,當年由于通訊、辦案條件相對落後,很多兒童被拐案偵破起來都比較有難度,但是他們一直都沒有放棄,處理這幾件兒童被拐案的民警已經換了一撥又一撥,但是每年他們都會去王軍的老家進行調查走訪。“隨著調查技術的進步,很多當年的積案都會重新取得進展,這樣也使犯罪分子不再存有僥幸心理。”他説。(記者 付垚)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加州北部森林大火已造成35人死亡
加州北部森林大火已造成35人死亡
深秋童話喀納斯
深秋童話喀納斯
杭州一高中推“刷臉吃飯”
杭州一高中推“刷臉吃飯”
2017級大熊貓寶寶集體亮相
2017級大熊貓寶寶集體亮相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681121804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