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笑中帶淚 失獨老人生日歌中度重陽
2017-10-11 08:01:12 來源: 華西都市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為失獨老人汪漢華慶生。

  因家中唯一的子女不幸離世,這樣的家庭被稱為“失獨家庭”,家中的老人即被稱為“失獨老人”。10月9日一大早,錦江區白鷺灣濕地公園門口聚集了50位老人,他們是來參加雲公益組織的“為愛行走”活動,由志願者陪伴老人行走,為他們帶去安慰和快樂。在這50位老人裏,就有26位失獨老人。

  兒子8歲時病逝 十三年來第一次過生

  10月10日是汪漢華54歲的生日,自從兒子在2003年因為患有白血病病逝後,十三年來,他沒有慶祝過一次生日。最開始邀請他參加這次活動時,他其實是拒絕的,“我害怕過生日,害怕同朋友、親人一起慶祝,害怕他們提及孩子的事。”汪漢華痛苦地説道。經過一番思想鬥爭,他還是主動撥打電話,要求參加這次活動,他提出了一個請求,希望能夠在現場聽到大家為他唱一首生日歌。

  當大家推出生日蛋糕,一起合唱生日歌時,起初提起兒子淚流滿面的汪漢,終于露出了笑容。

  做一名志願者 多做有意義的事

  楊大伍和老伴一起來參加的活動,他們既是失獨家庭,也是隊伍中的志願者。兒子 2005 年去世,老兩口的生活遭遇了重大打擊,“很痛苦,每到逢年過節是我們心裏最難受的時候。”楊大伍説,兒子離開以後,他們便把兒媳婦當親生女兒一樣看待,還親自做媒,為兒媳婦重新找到了一個好丈夫。“現在我們住得很近,常常可以看到兒媳婦,看到他們的孩子。”

  “其實我們經濟上沒有困難,但是精神上的痛苦卻是難以恢復的。”楊大伍説,為了暫時忘卻痛苦,他和老伴經常會參加社會組織的活動,去幫助和他們有相同經歷的人。楊大伍説,其實能做的很有限,更多的是一種陪伴,給他們多帶去一些正能量的引導,大家一起再次尋找生活的意義。“但是很難,無論過去多久,孩子離開的痛苦都是我們不能觸及的傷口。”楊大伍閉上眼,嘴角抽搐地説道。

  女兒丈夫離開了 她選擇為他們好好活

  61歲的黃玉(化名),退休前在一家精神病醫院當護士,現在她看上去狀態不錯,然而當她開始訴説她的遭遇時,還是忍不住紅了眼眶。

  女兒在黃玉心中是最優秀的,可是2001年的那個夜晚,一場對方酒駕造成的車禍,無情地帶走了她19歲的女兒和她的丈夫。説起女兒和丈夫,黃玉的神情既溫柔又痛苦,“我真的覺得天塌了,完全崩潰了,我們原本一個幸福的家庭就這樣毀了。”黃玉回想,那段日子,她過得如同行屍走肉一般,只能靠上班來麻痹自己,但只要一回到家,她就會嚎啕大哭。“可能跟我從事的工作有關,我告訴自己不能再這樣下去,我還有老母親要照顧,丈夫和女兒還有很多身生後事等著我去做,我必須撐起來!”

  黃玉報名學習聲樂,學習鋼琴,她想要丈夫和女兒看到自己可以過得很好,不讓他們擔心。同時她也幫助跟她相同經歷的人,“沒有經歷過的人很難理解我們的心情,也恰好只有我們知道該如何安慰失獨老人。”黃玉説,她有一位同事,去年也失去了自己孩子,同事一度有輕生的念頭,她告訴同事,如果她放棄了生命,想想她的孩子若是還在,肯定也會痛苦,“想想孩子有什麼心願,我們好好活著,去幫逝去的人完成。”

  可即使堅強如黃玉,她依然對自己的未來充滿了擔憂。今年7月,因為心臟不好,她住了近一個月的院,孤獨躺在病床上的黃玉心中感到害怕,她真怕有一天自己出事在家無人發現。“這種痛苦的情緒,一輩子都難以走出。”

  堅強背後仍有痛 盼更多愛心帶去溫暖

  目前,成都已有2.6萬個失獨家庭,這個數字也在與日俱增。據參加活動的“老年知心熱線義務助老”協會的會長肖文星介紹,失獨老人大多選擇封閉自我,不願與人接觸,他們沉浸在悲傷痛苦的回憶中,有的人會産生極端的情緒,想要輕生。“我們目前接觸了300個失獨家庭,希望借著我們的愛心,可以幫助他們暫時遺忘痛苦,重新建立生活的信心,成為他們可以依靠的家人。”副會長馮學金説,如今失獨老人有的成為了志願者,幫助有相同經歷的人相互慰藉。

  然而,不管這些失獨老人表現出有多麼堅強,無論過去多少年,他們心中的痛苦都從未消失,他們害怕節日,害怕看到別人全家團聚,自己卻孤身一人;害怕隨著年紀增大,自己無人依靠;他們渴望有人可以陪伴,可以讓他們找到安全感。“我們也希望有更多人能夠關注失獨老人這個群體,更多的社會組織、社區走進失獨家庭,給他們帶去更多的幫助和關懷。”馮學金説。(記者 徐倩)

+1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秋雪落北京
秋雪落北京
故宮不再現場售票
故宮不再現場售票
豐收的田野
豐收的田野
內蒙古甘肅等地出現降雪
內蒙古甘肅等地出現降雪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301121783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