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醫生搶救患者剪破其衣物 醫院被索賠千元張香梅
2017-09-23 07:45:44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搶救患者時的監控視頻畫面

    9月11日下午,武漢大學中南醫院接收了一位昏迷不醒的患者,經過急救醫生全力搶救,患者終于轉危為安。然而患者的父親幾天後找到院方,稱醫生搶救兒子時剪掉了衣褲,導致其褲兜裏的500元現金、身份證等物品遺失,並要求醫院賠償,最終醫院急診科賠償給家屬1000元。

    武漢大學中南醫院搶救患者卻因剪破衣物反遭索賠一事引發了網友熱議。

    有網友對患者父親李先生讓醫院賠衣服的做法表示不解,甚至有網友認為患者家屬此舉讓參與搶救的醫生“心寒”。也有網友認為醫生未經家屬同意擅自扔掉衣物,導致患者財物損失,理應賠償。

    據參與搶救的醫生夏劍回憶,這位患者姓李,是在工作時突然昏迷的,而後被120急救車送到中南醫院。患者被送來時呼吸和心跳都已經停止了,由于情況非常緊急,參與搶救的醫生第一時間為患者做了心肺復蘇。

    夏劍説:“常規的心臟復蘇需要按壓、輸液、上呼吸機等等,當時患者體徵不穩定,我們還上了體外膜肺機,這些操作都需要去除患者的衣服。”

    夏劍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按照一般流程,剪掉後的患者衣物確實應該轉交給家屬或者陪同人員,但當時情況危急,剪開衣服後工作人員沒發現重要物品,放在一邊後就被工作人員丟掉垃圾桶裏了。“關于這件事情,我們確實存在工作上的疏忽。”

    患者父親在接受北青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作為家屬,他們對救護兒子的醫護人員心存感激。但是醫院隨意丟棄患者衣物的行為本身就是不妥的,家屬最終索賠的1000元也不是漫天要價。

    對話

    醫生:我們理解家屬的索賠行為

    武漢大學中南醫院急救中心副主任醫師夏劍是參與此次救援的醫生之一,他表示,接受心肺復蘇的病人搶救爭分奪秒、時間寶貴,而剪掉衣服是最快的方式。

    北青報:為什麼救治時必須剪掉患者的衣物呢?

    夏劍:我們必須給這位患者做心肺復蘇,整個搶救過程需要按壓、輸液、上呼吸機等等,這些操作都需要去掉病人的衣服。國際上慣常的做法就是把衣服盡快去掉,剪掉就是最快的方法。

    北青報: 剪開衣服之後怎麼處理的?有發現現金等財物麼?

    夏劍:剪開之後就把衣服丟在一邊了,我們因為忙著搶救他就沒有留意到衣服裏是否有財物。家屬提出來的時候已經過去了幾天,之後也沒有找到什麼東西。當時只是想著搶救,有些細節我們沒注意到。

    北青報:正常情況下應該怎麼處理患者的衣物?

    夏劍:一般的處理方式是在搶救結束之後,如果患者需要就會還給患者,不需要的就丟掉。如果有重要財物的話,一般是交給家屬或同行人員保管。但當時情況緊急,剪開衣服之後沒看到什麼重要物品,就把衣服放在一邊了,衣服可能最後工作人員丟進了垃圾桶。

    北青報:您對患者家屬的索賠行為怎麼看?

    夏劍:説實話,最開始聽到患者家屬的訴求,心裏確實有些不舒服。但後來想想也能理解,醫院在這次事件中也有不對的地方,我們在搶救的過程中疏忽了整理病人衣物這一方面。雖然我們醫生在搶救的過程中真的沒有時間。

    北青報:有網友建議剪患者衣服時通知家屬簽字,醫院會這麼做嗎?

    夏劍:這件事後醫院肯定會注意保管患者的財物。至于剪患者衣服時要不要通知家屬,如果時間允許的話可以詢問家屬,但如果沒時間的話也不能為了這個耽誤病人救治,畢竟救人才是第一位的。

    北青報:這件事在網絡傳播後有什麼後續?

    夏劍:今天早上我接到好幾個電話,有熱心的人也有原來的病患,他們聽説醫院被索賠之後願意自己掏錢把1000元補給醫院,這樣來看醫患關係還是比較和諧的。

    患者父親:感謝醫院但一碼歸一碼

    22日下午,北青報記者來到中南醫院見到患者的父親李先生,他對網友的一些説法感到氣憤,並認為不少人在不了解事情真相的情況下發表的觀點傷害了他們。

    北青報:為什麼向醫院索賠因搶救被剪掉的衣服?

    李先生:這種説法不準確,很多人並不了解這件事。我們索賠主要是因為要辦理相關手續的身份證不見了,兒子褲兜裏還有500元現金、一張銀行卡、一包煙和數據線、打火機等。醫院在搶救後丟掉了這些東西,後續補辦的過程也比較麻煩,這屬于醫院的工作疏忽。

    北青報:您對醫院剪掉衣服的行為認可嗎?

    李先生:這個我肯定是認可的,我自始至終都沒有質疑過醫院剪衣服不通知家屬這件事,這是搶救的必要過程,我從未反駁。我只是覺得醫院應該把兒子的衣物保管好還給我。

    北青報:索賠的金額有什麼依據嗎?衣服值多少錢?

    李先生:我索賠這些錢並不是漫天要價,根據遺失財物的估算價值,完全是合理的。除了500元現金,衣服包括上衣、褲子和一雙鞋子,這些按照市場價來算,衣服索賠500元並不過分。其實我最初的目的並非是讓醫院賠衣服錢,只是覺得即使是剪壞的衣服也應該幫家屬保存好。

    北青報:1000元跟醫藥費相比並不多,為什麼還執意索賠?

    李先生:我和愛人都是退休職工,這次兒子的治療費用已經交了差不多40萬,除去報銷勉強能夠承擔。我當時沒想太多,就覺得人情和索賠並不衝突,索賠也是正當要求,況且醫院也承認了自己的過失,這是我們雙方達成的協議。

    北青報:有網友説,醫院搶救了您兒子,您還向醫院索賠,這種做法不地道,您怎麼看?

    李先生:我對參與搶救的醫護人員心存感激,畢竟是他們救了我兒子的命。但一碼歸一碼,醫院提供的服務是有償的,他們也要承擔自己工作疏忽所造成的後果。

    記者 張香梅

    見習記者 張月朦 實習記者 滑昂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石家莊:評劇基地傳承非遺
石家莊:評劇基地傳承非遺
北京:又到金秋賞菊時節
北京:又到金秋賞菊時節
大別山區的天然“水利博物館”
大別山區的天然“水利博物館”
墨西哥地震死亡人數升至273人
墨西哥地震死亡人數升至273人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9511121710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