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2名遇難潛水員遺體打撈上岸 事故原因正在調查
2017-09-20 06:56:06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潘家口水庫2遇難潛水員遺體打撈上岸

  法醫對遺體進行初步勘查,事故原因正在調查;參與搜救一潛水員稱,被打魚電死的“可能性不大”

昨日,11點54分,一位女性遇難者的遺體被打撈上來。新京報記者 彭子洋 攝

  徐海燕和孫昊的生命,終止于河北潘家口水庫60多米深的水底。

  他們是GUE(環球水下探索)成員,9月6日12時許,在進行潘家口水下長城探索項目過程中失聯。

  昨日18時許,新京報記者從遷西縣委宣傳部獲悉,兩名失蹤者遺體已全部找到。遷西縣公安局刑警大隊法醫已介入,對遺體進行初步勘查,事故原因正在調查中。

  如果不出意外,GUE將無償公開此次測繪的水文地質圖,人們將有機會看到,具有五百多年歷史的長城塵封在水底的樣子。

  【現場】

  遇難潛水員遺體打撈上岸

  經過前一晚的開會商定,GUE項目組同其他救援隊伍決定,19日11時許開始打撈工作。

  這是徐海燕和孫昊兩名潛水員確認失聯後的第14天。一大早,便陸續有救援人員從潘家口水庫岸邊,向核心工作區運送設備及相關物資。

  天氣晴朗,最低溫度13度,最高30度,溫差較大,有風,但沒有影響打撈計劃。

  11時許,近十艘船在潘家口水庫的水面上,開往此前鎖定的失聯潛水員位置。包括GUE搭載下水作業的四名潛水員的船只及四五艘綠舟救援隊負責牽引和運輸的船只。

  此次打撈方案經家屬與技術人員和救援專業人員反復溝通論證。水下打撈全過程由下水潛水員進行攝像記錄,升水後全過程除公安執法人員現場錄像外,還由家屬委托攝影師及家屬親自錄像。

  “水下作業的潛水員負責根據定位找到遺體,然後裝進裹屍袋裏,水上有兩艘紅色的船負責提拉。”參與救援的工作人員描述,提拉的過程感覺很重,“好像有幾百斤”,很多工作人員的手都磨破了。

  第一次打撈過程持續半個多小時。11時54分,遇難潛水員徐海燕的遺體打撈上岸,後運送至殯儀館。18時左右,潛水員孫昊遺體也被打撈上岸。

  當失聯潛水員從水下被打撈上來的那一刻,很多人都哭了。

  昨晚,遷西縣委宣傳部表示,兩名失蹤者遺體已全部找到。遷西縣公安局刑警大隊法醫已介入,對遺體進行初步勘查,事故原因正在調查中。

  北京市應急救援協會技術部部長、綠舟救援隊行動部部長天華介紹,目前國內潛水分為休閒潛水、高端技術潛水、工業潛水和公共安全潛水等,此次潘家口水庫的這支隊伍屬于高端技術潛水。

  “此類屬于裝備密集型運動,相比于東南亞地區流行的休閒潛水,對安全的要求更高。”他表示,目前國內除非涉及國家安全方面,大部分對于潛水的要求並不是很嚴格。“希望借此引發公眾對安全潛水的關注,讓更多的人去了解和學習”。

  【搜救】

  “記不清打了多少個點位”

  “水庫的水域情況復雜,能見度低,深度變化大,水中存在大量漁網、網箱,水下機器人、拖拽聲吶都多次被纏繞,嚴重影響搜索工作。”救援人員介紹。

  因此,直到17日下午5時許,水下遙控機器人在ROV成像係統配合下,于兩人下水點30多米、水下62米處發現三個減壓瓶及一名潛水員圖像。18日上午,在水下63.2米處,又發現兩個減壓瓶及另一名潛水員圖像。

  此前,30余名救援人員使用測掃聲吶等設備,從水面和水下兩個方向展開搜索。

  “我們一開始用聲吶測掃時,依據兩位潛水員計劃的行走路線打了80多個點,范圍大概2平方公裏。”上述救援人員補充道,這些只是最初的疑似點,不排除定位不準確、有偏差或出現重復。“到後來,都記不清打了多少點了。”

  水下聲吶最佳測掃的范圍是20到30米,超出這個范圍就看不清了。起初鎖定的疑似點,經潛水員水下探測發現,多是沉船、漁網和突出的石頭。

  8日,搜救團隊增加到15名潛水員,藍天救援隊60余人等,出動船艇11艘,出航30多次,使用各型號勞恩斯聲吶七臺、水下拖拽聲吶兩臺、水下機器人兩部,對各可疑水域進行搜索。

  逐一排除後,最初鎖定的80多個點,減少到最後的8個高精度疑似點。

  搜救行動也開始由人力推斷搜索,轉向依靠技術設備掃描分析的方式,但結果都是,“暫時還沒有確定失蹤潛水員的具體位置。”

  另有兩組GUE潛水員,分別對長城的7、8樓位置和失蹤潛水員計劃潛水的位置,進行長達2.5小時的再次搜索。

  “讓潛水員潛入水底,通過模擬對比,從高精度疑似點中確認失聯潛水員。”救援人員介紹,在9日時,初步鎖定一個點位,長、寬均在兩米左右,與穿戴好裝備的潛水員外形相似,且與減壓瓶相似,反射度高。

  為何17日才發現首個失聯潛水員圖像?“主要是遙控機器人在水下較難定位,花費了時間。”他介紹,兩名潛水員的點位分別是11號和81號,相距約60米。

  【分析】

  “或是外力致呼吸器脫落”

  如果不出意外,項目結束後,GUE將無償公開測繪的水文地質圖供後人使用,人們將有機會看到,具有五百多年歷史的長城塵封在水底的樣子。

  事實上,GUE團隊于9月4日即到達潘家口水庫,計劃開展“潘家口水下長城探索項目”,目標是找到南城門,完成對長城入水處七樓和八樓的測繪工作。

  團隊一名潛水員介紹,項目是針對建于500多年前,因修建潘家口水庫被淹沒于水下的喜峰口、潘家口城堡進行探測,旨在連通原潘家口長城南城門至七樓的引導線。

  其中,長城的七樓指山溝底部向上計算的高度。枯水期時,它會露出水面。“找到淹沒的潘家口長城南城門,然後拉條引導線,方便其他想去看的人。”

  GUE教練海軍介紹,前兩天徐海燕因感冒沒有下水。直到6日12時許,她與孫昊結伴,每人背了五六十公斤的設備入水。

  但本該兩小時後出水的二人,到下午三點,依然沒有動靜,直到失聯13天後,遺體被打撈上岸。

  參與現場救援的方勵表示,兩位遇難者的遺體距離很近,“他們都受過專業訓練,應該是有什麼外力導致他們呼吸器脫落”。

  一位曾參與此次搜救的資深潛水員認為,對于網傳兩位潛水員被漁民放電打魚電死一説,“可能性不大”。

  “有可能是當時有過往漁船,沒看到水下潛水員放出的象拔(一個約一米長的橙色浮標,提醒過往船只注意避讓),把人帶走,導致水下失控。”據他了解,一名潛水員事發當天在水面上放出象拔。“這至少意味著潛水員準備上升,且距水面約五六米。”

  他回憶,自己也曾遭遇過象拔被帶走的情況,險些出意外。後來自己到達水面後問船主,是否看見象拔,對方卻表示“沒看見”“不清楚”。

  “潛水是一項風靡全球的運動,這件事情發生後,我們都想知道,出現這種意外的原因是什麼。”他表示,很擔心相關部門會因此“一刀切”,從此禁止潛水,或者在下水前,要走層層手續。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南京街頭共享單車“疊羅漢”
南京街頭共享單車“疊羅漢”
精彩紛呈看雜技
精彩紛呈看雜技
天安門廣場國慶花卉開始布置
天安門廣場國慶花卉開始布置
南京長江大橋主橋橋面全部拆除露出“鐵骨”
南京長江大橋主橋橋面全部拆除露出“鐵骨”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8011121691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