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租房的美好時代要靠改革護航
2017-08-24 07:52:08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無論是推出共有産權住房還是推行租購同權,保障權利的同時更要進一步做大房屋以外的公共産品

  一個全新的租房時代,或許正在加速到來。住建部等九部門印發《關于在人口凈流入的大中城市加快發展住房租賃市場的通知》已經滿月,廣州、成都等9城市先後公布方案。一時間,租購同權成為無數懷揣住有所居夢想的中國人談論的焦點。

  長期以來,國內住宅市場一直行進在“重售輕租”的軌道上。租房市場不規范、房源遠低于需求、租屋質量整體不高,承租人選擇本就有限,同時,黑中介頻頻現身,房主和租戶都處于信息和交易不對稱的弱勢。“出租屋內安放不下青春”的故事,每每成為奮鬥者前進的羈絆,而房子上附加的各種發展權利,更令很多本意堅持租房者被迫買房。

  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從2015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建立購租並舉的住房制度”,到去年6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加快培育和發展住房租賃市場的若幹意見》,發展住房租賃市場,已經成為深化住房制度改革的各方共識。從理論上説,買房不是剛需,居住才是剛需。但為何“寧買房不租房”會成為很多人的邏輯?這説到底還是權利的邏輯:人們不僅在買“産”,也在買“權”。對物權之上的受教育權、養老保障、醫療等權利的需求,有時比居住本身還強烈。越是人口流動大、業態更新快的城市,這個問題越緊迫。以租購同權為特色的房屋租賃市場改革,正是抓住了這一深層次的需求,嘗試實現租屋供給不足和租屋賦權不足的雙重解鈴。

  很多國家都經過類似的發展階段。不斷走高的房價和不斷升高的空置率,本質上是市場快速發展的産物。但作為最大的民生關切,盡管經適房、公租房、廉租房政策在各地穩步推行,公眾對于“更好發揮政府作用”的期待並沒有減弱。緩解租房之痛,不僅可以有效降低購房需求,更可給人民發展帶去更多可能性。目前各地的方案大多還在調整,這個期間,傾聽民意、直面問題最為關鍵。從期待國企成為掌握房源的“大房東”,做大總量、優化供給的建議,再到讓稅收、金融和土地等一攬子扶持政策措施向租房市場傾斜,政府切實擔責、做好服務的方向越來越清晰。

  對于改革者來説,提升民眾獲得感,是最大的目的。廣州租購同權政策發布沒多久,學位房成交就降了三成,政策影響預期的效果已經顯現。但公眾的擔憂也隨之而起,租購同權會不會引發房租暴漲?政府有無控制超出市場預期價格的手段?畢竟,賦權意味著價值提升,競價者就會紛至沓來,有人甚至已經想到:如果出現一房二租,一方只租房屋居住權,一方只要租屋上的“學位”,問題該如何防范?小區適齡入學兒童如果因為新政短時間快速增加,學校又該如何應對?民眾發展階段不同,獲得感也是復雜的,要想取得最大公約數,還需要把政策細節放置在具體的執行情境中仔細審視,不能少了事前的細致模擬和計量,也考驗著事後的精準執行。

  租購同權其實是一次分蛋糕的改革,如果優質資源的蛋糕尺寸不做大,權利就會被稀釋,漲價的浪潮就在所難免。這反過來可能影響到租房市場的發展和壯大。正是在這個意義上,無論是推出共有産權住房還是推行租購同權,保障權利的同時更要進一步做大房屋以外的公共産品。

  對于一個對自有住房有著長期偏好的國家而言,購租並舉、租購同權正在調整的,不僅僅是住房制度、居住權利,更有全社會的理念。在全面深化改革的語境下,如何把可能出現的“權利衝突”變為“利益共享”,如何因地制宜做大居民公共服務的總蛋糕,都是護航租房美好時代必須付出的努力。開弓沒有回頭箭,一種更加可持續的住房制度、一種人民共享的居住觀念,應該成為社會的共識,成為改革的方向。何鼎鼎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上海現共享單車“墳場” 3萬輛單車堆積如山
    上海現共享單車“墳場” 3萬輛單車堆積如山
    世界機器人大會開幕
    世界機器人大會開幕
    臺風“天鴿”來襲 澳門挂10號風球嚴陣以待
    臺風“天鴿”來襲 澳門挂10號風球嚴陣以待
    “天鴿”正面襲擊廣東
    “天鴿”正面襲擊廣東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9511121532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