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北京20年後重啟垃圾分類 推進快遞業定向回收包裝
2017-08-08 07:40:21 來源: 北京晨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將制定各區垃圾排放總量限額 推進快遞業定向回收包裝

  1957年,北京率先全球提出“垃圾分類”。

  1996年前後,北京多個小區試點“垃圾分類”,但由于後端處理設施缺位,分類垃圾桶大多成了“擺設”。

  2000年,住建部確定北京等8座城市試點垃圾分類,開始“可回收”、“不可回收”兩分法的推廣。

  2009年,北京市委、市政府發布《關于全面推進生活垃圾處理工作的意見》。確立垃圾分類按照大類粗分的標準,分為可回收物、廚余垃圾和其它垃圾三類。

  2010年,北京提出創建垃圾分類達標小區,全市3000多個小區配備了垃圾分類設備。

  從1957年,北京在全球最早提出“垃圾分類”的概念,到1996年北京第一個試點小區開始行動,再到又過去20年的今天,北京垃圾分類經歷了“原地踏步、迂回不前、效果不佳”等多個讓人糾結的階段,2016年年底,習近平總書記對垃圾分類做出重要指示,2017年3月起,市政府對垃圾分類開啟執法檢查,新的垃圾分類熱潮看似再次來到。市政府參事、“垃圾問題專家”王維平表示,解決好垃圾問題,一方面要做好前端垃圾分類,完善後端鏈條;另一方面要實施垃圾減量化措施。

  歷史 北京60年前就曾垃圾分類

  如果追溯北京垃圾分類歷史,你可能想不到,全球公認最早出現垃圾分類的城市就是北京。

  1957年7月12日,《北京日報》頭版頭條發表文章《垃圾要分類收集》。市政府參事、“垃圾問題專家”王維平説,當時提出垃圾分類的背景是“勤儉建國”。在彼時的背景下,廢品回收業十分發達,市民會把牙膏皮、橘子皮、舊報紙等分門別類送到廢品站換錢。

  真正意義上的垃圾分類則開始于90年代末。1996年,在政府指導下,西城區大乘巷社區成為第一個試點垃圾分類的小區,最初,6個大垃圾桶貼著不同標志,分別收集報紙書本、塑料泡沫、碎玻璃和廢銅爛鐵。到了2000年左右,小區的垃圾桶變為廚余垃圾、可回收垃圾和其他垃圾。

  從形式上看,垃圾分類已經邁出步伐,但是,問題卻接踵而來。由于後端垃圾分類設施缺位,前端細分的垃圾到了運輸處理階段,又被一股腦地倒在了一起。“分垃圾有什麼用呢,到最後還不是混在一起?”居民們提出了質疑。

  “可以説,2008年前,垃圾分類設備作用不明顯。”王維平坦言,2008年北京才建起第一座垃圾焚燒廠,在2008年前,北京對垃圾的處理方式只有一種,就是填埋。

  現狀 分類指導員成了二次分揀員

  2010年,北京提出創建垃圾分類達標小區,首批600個垃圾分類試點小區建立。這些小區都配備了標有“廚余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的3個分類垃圾桶。

  來自市城管委的統計數據顯示,至今,全市已有3000多個小區成為垃圾分類試點小區,配備了垃圾分類設備,佔到有物業管理小區的80%。

  彼時,全市還招募了2萬余名“綠袖標”。他們的職責是指導居民進行垃圾分類。不過從現實來看,這些分類指導員往往已經變成了“二次分揀員”。每月600元補貼,每天倆小時對垃圾桶的垃圾進行分類。

  説起多年來設施和人員投入取得的效果,市城管委固廢處相關負責人認為,經過多年來的努力,居民分類投放的意識確實是在增強的。“還有居民打電話主動要求自己所在的小區開設垃圾分類。”

  不過,成效是有,但進展緩慢,效果一般。採訪中,無論是政府機構還是專家學者都並不回避這個話題。

  北京晨報記者日前也隨機採訪了一些市民。有市民告訴記者,“知道垃圾分類,但不知道該怎樣分,更不知道垃圾分類的意義到底在哪。”

  還有市民表示,曾經參與過垃圾分類,但是每次投放時發現寫有廚余垃圾的桶裏什麼都有,一下子就覺得毫無意義。

  20年過去了,垃圾分類似乎還在“原地踏步”。

  問題 一些配套實施辦法尚未出臺

  5月,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牛有成代表執法檢查組發布了檢查發現的四方面問題。包括條例知曉率不高、普及率不高,無論是公共機構,還是市民,都存在著認識不高、自覺參與不夠的問題。

  垃圾分類推進力度不夠,進展緩慢。市級財政近兩年來沒再持續對居住小區垃圾分類的收集運輸給予資金投入,垃圾分類試點小區還存在“先分後混”的現象。排放登記制度尚未建立、垃圾産生量底數不清,餐廚垃圾規范化收運覆蓋率較低,部分餐廚垃圾去向不明。規劃建設還需進一步加強,處理設施滯後。一些配套實施辦法尚未出臺,比如生活垃圾處理收費辦法、生活垃圾分類標準和辦法等。

  對于人大執法檢查組梳理出的問題,政府部門、相關專家也表示讚同。市城管委相關負責人在分析存在的主要問題時説,垃圾分類社會自治長效機制還有待搭建,前端宣傳工作與市民參與缺乏粘性,入戶機制欠落實,未形成參與分類的穩定基礎群體。

  末端處理能力方面,由于處理設施選址難、建設周期長等問題,垃圾處理能力雖然逐年提升,但與生活垃圾産生量的快速增長相比仍存在差距。

  另一個問題是再生資源市場低迷,回收人員減少,回收網點嚴重萎縮,各級分揀中心尚未納入城市基礎設施建設統籌規劃。快遞包裝、電子垃圾快速增長,也給垃圾管理提出了新的課題。

  對策 每區設至少一個試點街道

  面對一係列問題,“垃圾圍城”該如何破解?

  今年3月,國務院辦公廳發布《生活垃圾分類制度實施方案》,到2020年底,要在包括北京在內的46個城市先行實施生活垃圾強制分類,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要求達到35%以上。強制的主體包括了公共機構和相關企業,如黨政機關、事業單位、社團組織、學校、醫院、車站、賓館、飯店、購物中心等機構。

  “北京正在研究這方面的實施方案,今年底前應該會逐步推行黨政機構、學校、醫院等公共機構和餐飲單位、賓館、超市等進行垃圾強制分類。”北京市城管委固廢處相關負責人介紹説。

  該負責人介紹,今年本市還將創建垃圾分類處理示范片區,16個區每區至少設一個街道作為試點,其他街道至少有一個社區作為試點。目前正在制訂示范片區的工作要點。

  除此之外,將研究制定各區的垃圾排放總量的限額管理,排放垃圾超出限額費用將提高;探索推進由快遞企業對包裝物定向回收;垃圾分類知識進校園等。

  “源頭減量化是解決垃圾問題的重要環節,”説起破解“垃圾圍城”,王維平這樣説。“凈菜進城”、“限制包裝”、“限制一次性用品使用”、“舊貨交易”、“不剩餐”、“廢品回收”這些都是與垃圾分類密切相關的減量化、資源化措施,需要多部門聯合去完成。市城管委相關負責人説,上述這些減量化措施正在加緊研究和制訂中。

  未來,要形成政府、企業、公眾、社會組織各方合力的社會治理局面,共解“垃圾圍城”。

  人物故事

  17年盡職盡責的“綠袖標”

  很多垃圾分類做得好的社區,都有他們忙碌的身影,任大姐就是其中的一員。每天清晨7點到9點,垃圾分類指導員任大姐總會準時出現在通州區京藝天朗雅園小區。2000年北京推出“綠袖標”即垃圾分類指導員,任大姐從那時開始“入行”,一幹就是17個年頭。

  一件印有“垃圾分類指導員”字樣的藍色上衣,外套一個橙色格子圍裙,一袋子裝有手套、鉤子、夾子的工具袋……這是任大姐進行垃圾分類時的標配。

  走近任大姐正在分類的垃圾桶,一陣陣垃圾的酸臭味撲面而來,任大姐卻不覺得,“我都習慣了,不覺得有什麼味道。”

  任大姐面前是三種顏色的垃圾桶,分別代表廚余垃圾、可回收垃圾、其他垃圾。她的任務是把所有居民投來的垃圾分門別類地放到不同的垃圾桶裏。任大姐一邊和記者説話,一邊忙著手裏的活。只見她用鉤子熟練地挑起廚余垃圾桶裏的一個黑色塑料袋,劃破袋子,用手翻揀著,“你看這個易拉罐、手紙就不屬于廚余垃圾,需要揀出來扔到其他桶裏。”

  任大姐今年60歲,四川人。每天早上7點到9點是她分揀垃圾的時間。任大姐説,自己現在拿到的補貼是每月800元,是這兩年剛漲的,之前的補貼一直是600元。任大姐的想法很簡單,“就覺得我得把垃圾分好了,一方面分好了後面方便運輸;另外一方面分得細,其他垃圾桶味道就小,蒼蠅也少,小區環境就好。”(記者 鄒樂)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郭潔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濟南潮汐車道“拉鏈車”上路
    濟南潮汐車道“拉鏈車”上路
    全球多地上演月偏食
    全球多地上演月偏食
    “科學”號起航開展海上考察
    “科學”號起航開展海上考察
    機器人為司機“自動泊車”
    機器人為司機“自動泊車”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021121446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