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7成受訪者願將世界遺産景點作為旅行目的地
2017-08-08 07:42:04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73.1%受訪者會把世界遺産景點作為旅行目的地

空中俯瞰世界遺産敦煌莫高窟蔚為壯觀。楊艷敏 攝

  在前段時間召開的第41屆世界遺産委員會會議上,青海可可西裏與廈門鼓浪嶼先後被列入世界自然遺産和世界文化遺産名錄。至此,我國已擁有52處世界遺産。

  上周,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聯合問卷網,對2006名受訪者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73.1%的受訪者會把世界遺産景點作為旅行的目的地。66.0%的受訪者建議加緊對瀕危歷史文物、景區的修復,63.4%的受訪者希望避免過多建設現代設施,保留自然原貌。

  受訪者中,33.7%來自一線城市,44.3%來自二線城市,17.0%來三四線城市,5.1%來自小城鎮、縣城等。

  73.1%受訪者會把世界遺産景點作為旅行目的地

  成都某國企員工林沉(化名)在學生時代去過許多被列入世界遺産名錄的景點。“北京的故宮、天壇,還有泰山、黃山、兵馬俑等,這些地方知名度很高,大家都去這些地方玩”。

  調查中,72.1%的受訪者去過被列入世界遺産的景點,20.8%的受訪者沒去過。

  目前在美國讀研究生的90後閆翰翰去過長城、故宮等世界遺産景點。他表示,不會刻意將世界遺産景點作為旅行目的地。“出去玩時不會著重考慮這個,可能曾經去了某個世界遺産景點也並不知道”。

  在北京某國企工作的李傑表示,旅行時會選擇世界遺産景點,“通常會比一般景點有特色”。

  數據顯示,73.1%的受訪者會把世界遺産景點作為旅行的目的地,9.9%的受訪者不會,17.0%的受訪者表示不好説。

  閆翰翰在出遊時,會選擇治安較好的地方。“有一次去一個知名景點遊玩,當地黑導遊很猖獗,的士司機經常會載著你亂逛、多收錢,很不安全”。

  作為上班族的林沉首先會考慮短途的周邊遊。“休息時間有限,如果距離太遠,往返就要花費很多時間,不是很方便”。

  選擇旅行目的地時人們通常考慮哪些因素?59.1%的受訪者會考慮景區知名度,56.9%的受訪者會考慮旅行費用,47.3%的受訪者看重旅行地的自然景色和風光。其他還有:旅行距離(46.3%)、當地民俗風情(43.2%)、人文歷史內涵(40.4%)、景區基礎設施(32.0%)和景區口碑(29.6%)等。

  63.4%受訪者希望避免過多建設現代設施、保留自然原貌

  閆翰翰覺得,相比于其他景點,一些世界遺産景點的文化內涵更為深厚。“世界遺産更有人文氣息,自己會在遊覽時有意識地關注歷史文化方面的知識,也會查閱一些資料。世界遺産是國家歷史文化的代表,他們的文化價值和歷史價值更為重要”。

  對于世界遺産景點的優勢,71.2%的受訪者認為是歷史悠久,62.2%的受訪者認為是文化內涵深厚,59.1%的受訪者認為是吸引力大,32.5%的受訪者認為是開發程度較低、遊客少,25.2%的受訪者認為是配套設施和服務到位、旅遊體驗好。

  “之前批評的聲音主要是針對遊客行為對遺産地的影響。現在,國家旅遊局對遺産地的遊客量和承載量進行了控制。同時,國家文明辦、國家旅遊局在不斷呼吁文明旅遊。地方政府、旅遊景區也不斷出臺一些措施,加強對遊客文明行為的引導。從遊客的行為上看這幾年已經取得了積極的進展。”中山大學旅遊學院副院長張朝枝認為,目前我國世界遺産保護已經取得了不錯的進展,“在遺産開發與保護的矛盾上,比如對相關項目進行破壞性建設,目前基本得到了控制。一方面,對于景區建設程序的監督力度越來越大。另一方面,隨著這幾年遊客量的增加,開發商不是一定要在旅遊區內部做建設,在遺産地外圍進行開發也一樣可以獲得盈利”。

  但張朝枝也指出,我國在遺産保護上還缺乏一定的專業指導。“比如説,有些文物是不能碰水的,但有的地方為了清潔文物,用水進行衝洗。還有些景區引入外來物種,對當地生態造成了破壞。出現這些現象的主要原因是管理者專業水準不夠,也在于我們一直以來對于文化保護和管理的關注不夠,這些都需要進一步加強”。

  閆翰翰覺得,保留景點的自然原貌、限制遊客數量可以更好地保護世界遺産。

  林沉認為景區的日常保護和修復工作非常重要。“加緊對瀕危景區的修復,才能保護好原汁原味的遺産特色”。

  要平衡好世界遺産開發與保護的關係,66.0%的受訪者建議加緊對瀕危歷史文物、景區的修復,63.4%的受訪者希望避免過多地建設現代設施、保留自然原貌,53.7%的受訪者建議在旅遊旺季分時段限制人流,50.6%的受訪者建議加強對世界遺産景點的監測,27.3%的受訪者建議積極宣傳適度開發的理念。

  張朝枝指出,在遺産地旅遊保護方面,要探索出適合我國的管理和保護方法。第一,我國有50多項世界遺産項目,遺産地的數量加起來有80多個,比如中國丹霞包括6個地方。中國現在有效旅遊人口有三四億人,遺産地面臨的旅遊壓力是非常大的,這是沒有一個國家可以比的。第二,我國大部分遺産地都是有居民居住的,它本身承載著很多居民的生産和生活問題。在這個問題上,我國面臨的情況也比西方國家嚴峻。第三,我國對于遺産地的概念和外國不一樣。西方的遺産地通常和人的交集比較少,比如自然遺産地通常強調的是自然原生態。而在我國,則大多是和人類活動交織在一起,比如泰山、黃山都有很多皇家痕跡、寺廟道觀。因此,如果從旅遊管理角度來講,西方很多指導思想和管理模式在中國不是很適用。中國的遺産地管理還是要靠自己研究摸索。(記者 孫山 實習生 伍越)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濟南潮汐車道“拉鏈車”上路
    濟南潮汐車道“拉鏈車”上路
    全球多地上演月偏食
    全球多地上演月偏食
    “科學”號起航開展海上考察
    “科學”號起航開展海上考察
    機器人為司機“自動泊車”
    機器人為司機“自動泊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