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叩問千面之城——廈門新觀察(上篇)
2017-07-24 22:01:59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廈門7月24日電 題:叩問千面之城——廈門新觀察(上篇)

  新華社記者

  編者按:城市,是中國現代化進程中的“火車頭”。伴隨城市中國的到來,做好城市工作是時代的課題、人民的期待。

  地處東南沿海的廈門,以其科學的城市發展理念、亮麗的城市發展圖景,昭示著中國城市蝶變的密碼。新華社記者近期走進廈門,尋覓開啟中國城市未來之門的鑰匙。  

  廈庇五洲客,門納萬頃濤。

  再過月余,金磚國家領導人會晤將在廈門舉行。這座海濱名城,正帶著自信與從容,靜心迎候四海來賓。

  城市,是一個國家文明和社會進步的標志。

  一座城市,如何自覺融入時代浪潮,以國家發展為機,為國家發展助力?

  一座城市,如何在城鎮化巨變中堅守個性氣質,跳出發展中“千城一面”的窠臼?

  一座城市,如何堅持以人民為中心,走出一條落實新發展理念的中國特色城市發展道路?

  廈門,正以積極的探索,破解中國城市的發展之問。

  一艘遊船行駛在廈門環島路演武大橋附近海面上(5月21日攝)。新華社記者 姜克紅 攝

  特色鮮明的千面之城——既融入澎湃的時代發展大潮,又堅守獨特的城市核心氣質,廈門在城鎮化浪潮中昂然挺立

  碩大機翼掠過湛藍的大海,飛機緩緩降落在廈門本島離大海咫尺之遙的機場跑道上。

  “城在海上、海在城中”——初到廈門的人,第一印象往往是寬廣的海洋。廈門位于九龍江入海口,古稱“下門”,自明朝始築,就與海相伴相生。

  臨海聽風,氣象萬千。廈門,因其獨特區位與歷史際遇,與近現代中國命運緊緊勾連。

  ——19世紀40年代,西方列強的艦炮敲開了封閉的中國大門,廈門成為“五口通商”口岸之一,以一種屈辱的方式被迫向近現代社會艱難轉型。

  ——20世紀80年代,廈門成為全國經濟特區之一,用自己的探索和實踐書寫古老國度對外開放的新篇章。

  ——21世紀初,位處陸海兩條絲綢之路交匯點的廈門,正大踏步走向世界,擁抱未來……

  空中俯瞰雲層下的鼓浪嶼(6月29日攝)。新華社記者 姜克紅 攝

  廈門城市不大,面積僅1600多平方公裏,是副省級城市中最小的。但這座海島小城,于風雲際會中緊抓機遇、勇擔重任,逐漸崛起為一座有格局、有追求、有魅力的特色之城。

  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同于千城一面,廈門是多維度的千面之城:她因靈動而魅力多彩,因鮮明而彰顯個性,因文化而別具韻味,因開拓而格局一新。

  這是一座既海納百川又堅守特質的城市——

  集美中學,因其獨特秀美的建築風格,被許多人譽為傳説中的“霍格沃茨魔法學校”。在廈門集美學村觸目所及,盡是紅墻橘瓦、飛檐交接的典雅建築。

  這裏是愛國華僑領袖陳嘉庚傾力創辦的教育事業所在地,獨有的“穿西裝戴鬥笠”式中西合璧建築形式,被稱為“嘉庚風格”聞名于世。為了傳承城市文脈、留住歷史記憶,島外集美新城建設也全部採用嘉庚風格。

  這是2016年8月3日航拍的廈門集美學村及周邊景色。新華社記者 姜克紅 攝

  “廈門是開放包容的,她樂于展示自己的美,善于吸收別人的美。同時,她又有一定程度的‘保守’,這種保守更多的是對自身特色的堅守和對既有歷史的傳承,讓個性不被城市化大潮所消解。”福建省委常委、廈門市委書記裴金佳説。

  這是一座東方文化和西方文明交融共生的城市——

  “中秋月,照紗窗,欄桿倚欄桿,相倚傍,心越酸……”華燈初上,老劇場文化主題公園裏,古老南音《風打梨》娓娓訴説一段愛情故事。

  老劇場文化主題公園的前身是始建于1942年的鷺江劇場。老城微展館裏的老照片、老物件無聲訴説著城市的歷史,廣場上老阿伯們圍坐一圈,閩南人的生活氣息在功夫茶中流淌。“無論城市如何現代,都要傳承鷺島的文脈,留住閩南人的鄉愁。”廈門市思明區委常委、宣傳部長黃碧珊説。

  市民在廈門思明區原鷺江劇場拆除後建成的老劇場文化創意公園遊玩(2015年12月14日攝)。新華社記者 林善傳 攝

  不遠處,“浮”在海上的“鋼琴之島”鼓浪嶼,悠揚的協奏曲從歐式建築裏流出。這座中西合璧的小島,有著閩南韻味、南洋氣息和歐陸風情,本月獲批列入世界文化遺産名錄,以“歷史國際社區”再次吸引全球目光。

  這是一座既安逸溫馨又追逐夢想的城市——

  環島路邊的“城中村”曾厝垵,被譽為“中國最文藝的漁村”。在一家名為“大冰的小屋”的酒吧裏,來自內蒙古的歌手彈著吉他,用歌聲訴説廈門的閒適與安逸。

   1 2 3 4 下一頁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60091121372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