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臨沂暴走團現叉車“護航”
2017-07-15 08:16:44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暴走團夜間上路叉車“護航”

  本月8日早晨,山東臨沂山鷹戶外協會一暴走團在馬路上暴走時,部分隊員被一輛出租車撞倒,導致一死兩傷,引起多方關注。13日晚,同屬山鷹戶外協會的另外一支暴走團,全員佩戴反光條在街頭暴走,同時,隊尾跟隨一輛叉車“護衛”。該暴走團隊長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他本人是做叉車出租生意的,事發當晚他兒子結束工作後開叉車返回,剛好遇到暴走團在活動,于是便有隊員讓叉車行到隊尾,“護航”行為並非常態。

  暴走團後緊跟一叉車

  14日中午,一段視頻在網絡上熱傳,80多名佩戴反光條的暴走團隊員在道路上暴走,他們跟隨著節奏感強烈的音樂,邁著統一的步伐快速行進,部分跟不上的隊員則小跑前行,其中一些人手中還拿著熒光棒揮舞。從視頻中可以看到,隊員暴走時天色已經徹底黑了下來,暴走團行進的位置在道路的機動車道上,部分隊員還踩踏到了道路中間的白色實線,而在道路上,不時會有汽車或者電動車駛過。

  視頻顯示,路邊的人行道上搭建著不少臨建,除去行道樹佔掉的距離,供行人通行的寬度在1米左右,而暴走團每一個橫排的人數為3人至4人,想在人行道上進行暴走顯然無法實現。

  暴走團隊首有隊員打著旗幟,而在隊尾,則跟隨著一輛叉車,叉車距離隊尾隊員只有4米左右,叉車上也懸挂著暴走隊的旗幟。

  交警:無牌叉車不能上路

  北青報記者注意到,叉車由一名穿著紅色衣服的年輕男子駕駛,叉車的尾部並沒有懸挂任何牌照。

  “叉車本身的燈光、制動、車速等方面的標準都是不符合機動車上路標準的,因此叉車是不能領取機動車輛牌照,也不能上路行駛的。”臨沂交警支隊的民警告訴北青報記者,“現在還不確定具體的路段,如果是公共道路我們就需要進行處理。”

  暴走隊隊長:是偶然行為

  北青報記者從視頻中看到,暴走團隊伍的隊旗上寫著“山鷹戶外紅埠寺徒步隊”的字樣,而本月8日被出租車撞倒的徒步隊隊員也來自臨沂的“山鷹戶外”。

  14日下午,北青報記者聯係到了臨沂山鷹戶外協會的許貴林會長,他表示,視頻中出現的這支徒步隊是山鷹戶外的第32隊,“我們有很多的‘支隊’,他們按照地域分布,各自組織活動,有的是白天暴走,有的則在晚上。這個隊的活動時間在晚上,8日出事故以後,就要求所有隊員都戴上反光條了。”

  北青報記者從山鷹戶外協會隊員那裏了解到,32隊每天都會堅持暴走,已經有一年左右的時間了,每次暴走的人數在100人左右,年齡分布也很廣泛,從20多歲到60多歲都有,活動地點位于臨沂臨西九路與水田路附近,每晚的集合時間是7點半。

  隨後,北青報記者聯係了山鷹戶外第32隊的隊長劉軍海,他表示自己平時是做叉車出租生意的,“13日晚上我們暴走團在活動,我兒子開叉車準備回家時剛好路過,我們隊的隊員就讓他把車開到隊尾,並插上了我們隊伍的旗子,這樣感覺比較有氣勢。”

  劉軍海表示,用叉車給暴走團“護航”並不是常態化的,13日晚上也是第一次,只是一次偶然的行為,以後應該不會再這麼做了。而對于暴走在機動車道上的行為,劉軍海並沒有多説,只是表示這條路平時車輛很少,而且“一直就是在這裏走的”。

  對話

  山鷹協會會長許貴林:會頻繁提醒安全問題

  北青報:您為什麼想到成立暴走協會?

  許貴林:我自己參加暴走活動已經有快10年了。山鷹協會是2009年成立的,最早都是一幫喜歡徒步的人自發組建的。

  北青報:活動現在有多少人參加?

  許貴林:我們現在在臨沂有50多支隊伍,人數一萬多人。來參加的人以40到50歲的居多,他們想要有一個好的身體,而暴走隊可以給他們提供這樣的鍛煉平臺。

  北青報:有隊員被撞以後,有沒有什麼改進措施防止這類事件的發生?

  許貴林:雖然下面的暴走團都是打著山鷹協會的旗子,但活動都是他們自發組織的,我們會在論壇或者交流群裏説注意事項,包括不要亂收費、暴走時要注意安全等,但是因為人數眾多,可供徒步的區域又有限,所以管理起來很困難。以後我們會更頻繁地提醒各個支隊在暴走時注意安全和場地的選擇。

  文/本報記者 付垚 見習記者 熊穎琪

  實習記者 葛珊 王金陽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敏彥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老撾首都一商貿城發生嚴重火災 多為中國商戶
    老撾首都一商貿城發生嚴重火災 多為中國商戶
    美國412名從醫人員涉嫌騙取藥物被起訴
    美國412名從醫人員涉嫌騙取藥物被起訴
    美國總統特朗普訪問法國
    美國總統特朗普訪問法國
    戰高溫 練精兵
    戰高溫 練精兵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8201121322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