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探訪高溫天氣下工作的火化師:半天喝四升水
2017-07-15 08:07:48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長時間的爐前工作,火化師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打濕 攝影/本報記者 魏彤

  編者按:京城連續“桑拿天”,北青報記者連日來零距離採訪體驗那些“奮戰酷暑”的高溫崗位:殯葬火化師在火化室忍受五六十攝氏度高溫炙烤,為的是送逝者走完最後一程;電力巡視員在昌平山區裏連續巡視7小時,確保伏天用電安全……正是因為每個崗位責任都落細落實,我們的城市運行才越來越有序和宜居。

  三日前,本市正式“入伏”,連續“桑拿天”,對于工作在火化室的師傅們來説,火化爐燃燒産生的高溫,讓整個火化車間成為一個“桑拿房”,室內的溫度動輒五六十攝氏度。司爐、收斂骨灰、清理爐膛……八寶山殯儀館的火化師們日日在高溫中忍受著炙烤,在終點站送逝者走完最後一程。

  半天喝掉四升水 口味變重愛吃鹹

  昨天上午,北京青年報記者來到八寶山殯儀館的北火化室。十臺正在工作的火化爐一字排開,機器轟轟作響。剛一進門,一股熱浪襲來,盡管室內的通風係統已經開足了馬力,但依然感覺十分悶熱。由于遺體火化業務主要集中在上午,早上11點正是忙碌的時候,火化師們一刻也不能停歇,遺體調度、掃碼、入爐、觀察爐壓、收斂骨灰、清理炕面……一趟下來,灰色的工作服在“幹”、“濕”之間來回“切換”數次。

  火化室班長姜宇斌告訴北青報記者,火化爐內膛燃燒的溫度有1300攝氏度,剛燒完出來的炕面溫度也有這麼高,冷卻後的炕面溫度也能達到上百攝氏度。火化室內雖然安裝了通風係統,但顯得杯水車薪。“現在是夏天,當室外溫度有三十七八攝氏度的時候,室內溫度起碼得四十多攝氏度。”剛剛收斂完灰、做完炕面清理工作的火化師張祺一臉汗水,身上的工作服已經被汗水浸透,衣服的背部、前襟上沾染了一層層白色的鹽漬,一早上,他已經記不清衣服被汗水打濕了幾回。

  在這裏,出汗成為了一種常態。“我一上午喝的水將近四升,換算成550毫升一瓶的礦泉水,就大概7瓶了。”姜宇斌説,有的同事帶了能裝兩升水的大杯子,這兩天熱的時候,一上午就能喝掉兩大瓶。而一個成年人每天正常的需水量,也就2.5升左右。北火化室內有兩個小門,以前火化室外面還沒有裝大門的時候,這兩個小門常年是關著的,室內密不透風,更像是一個大蒸籠。“現在好了,上個月剛裝了大門,這兩個小門就可以打開了。”姜宇斌説,工作間隙,火化師們大多願意站在門邊吹吹風,或者到外頭的長椅上坐會兒,享受最自然的清涼。“每次幹活都大汗淋漓,我們都不願意吹空調,怕熱傷風。”

  汗出得多,鹽分也就流失得多。為了補充鹽分,火化師們的飲食也變得更加“重口”,姜宇斌透露,“師傅們平時吃飯都會刻意吃鹹一點,在家裏做飯就多放點鹽,在單位食堂吃飯就會主動多吃一些鹹菜補充鹽分。”

  收骨灰時被燙傷 小臂汗毛被烤掉

  正説著,二號火化爐的提示燈亮了,表明爐膛內的遺體已經火化完畢。經過工人操作,爐膛的大門徐徐打開,可以看到爐膛內部被燒得火紅,裏面的溫度有1300攝氏度左右。炕面連同遺骨被緩緩推出、抬升,經由急速降溫係統進行冷卻。

  15分鐘炕面冷卻後“出灰”,炕面連同遺骨向外推出,姜宇斌和搭檔高原開始收斂骨灰。雖然已經經過了冷卻處理,但炕面的溫度仍然有上百攝氏度。記者把手放在距離炕面十厘米之處,依然能感受到灼熱的烘烤。姜宇斌不斷提醒記者,炕面余溫還很高,不要觸碰炕面及其周圍的任何金屬板。

  一分鐘之後,炕面上的遺骨被收斂完畢,二人臉上汗如雨下。記者全程陪同兩人站在炕面旁邊,雙頰被高溫烤得通紅。記者試著戴上姜宇斌剛剛脫下的隔熱手套,裏頭已經被姜宇斌的手汗打濕,還散發著熱氣。

  收斂骨灰要正對著火熱的炕面,雙手在炕面上來回倒騰,一不小心就會被燙傷。高原向記者展示了自己的右手小臂,上面的皮膚由于長期烘烤導致缺水,已經變皺,如雞皮疙瘩一般粗糙。之前被炕面燙傷的兩塊傷疤清晰可見,小臂內側的汗毛也已經基本上被燙掉。

  骨灰收斂完畢之後,高原搬來了一臺專用的耐高溫吸塵器,開始仔細清理炕面上的遺物焚燒殘留。“很多家屬會在棺材裏面放置一些隨葬品,得把這些殘留物都清理掉,不然對不起下一位逝者。”不一會兒,高原的臉再一次被汗水打濕。

  在遺體焚燒的過程中,火化師們還得時不時地觀察爐膛內的燃燒火焰,並通過控制面板掌握爐內氣壓數據。在火化爐的操作面,每個火化爐都有一個小鐵門,可以打開觀察到熊熊燃燒的爐膛。由于更加靠近燃燒室,這裏的溫度比火化室大廳還要高。“每次打開爐膛的小鐵門,就會有一股熱浪衝出來,臉上一下子就出汗了,要是稍不注意,還會把額前的頭發燙掉。”姜宇斌説。

  火化室二層如蒸籠 每日巡視半小時

  隨後,北青報記者跟隨姜宇斌來到了火化室二層,這裏集中的是火化爐的後處理設備和幾間員工辦公室。由于熱氣上升,記者明顯感受到,二層的空氣比一層還要悶熱。在設備間,鐵門、鐵欄桿、鐵樓梯、鐵質設備比比皆是,連地面都是燙的,熱量在這裏聚集,如同一個大蒸籠。為了保證設備的正常運行,作為班長,姜宇斌每天要在南、北兩個火化室之間來回巡視兩次,一共19臺機器,一次巡視就得走15分鐘,而二樓的溫度比室外溫度更高,他笑著給記者打了個比方:“外頭的路面能攤雞蛋的時候,在這裏頭攤雞蛋肯定比外面熟得更快。”

  八寶山殯儀館火化室的業務一般在下午一兩點便會結束,平均每天的業務量大概在75具遺體左右,昨天的業務量不算太大,一共火化了51具遺體。下午2點,其他工人都下班了,這兩天值班的姜宇斌還要清掃爐膛。“得等到晚上七八點鐘之後才能到爐膛內部打掃,那時候的溫度也還有七八十度。”為了防止被燙傷,姜宇斌還會特地換上冬天的長袖工作服,“那可更是悶得慌。半個多小時掃完10臺爐子,衣服又濕透了。”記者 蔣若靜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美國412名從醫人員涉嫌騙取藥物被起訴
    美國412名從醫人員涉嫌騙取藥物被起訴
    美國總統特朗普訪問法國
    美國總統特朗普訪問法國
    戰高溫 練精兵
    戰高溫 練精兵
    暑期課堂“零距離接觸”食品檢測全過程
    暑期課堂“零距離接觸”食品檢測全過程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2711213227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