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暑期營地教育升溫:家長一邊焦慮一邊砸錢
2017-07-14 07:58:11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暑期將至,各類中小學生夏令營活動日漸火爆,倣佛使炎炎夏日再度升溫。各類遊學營、親子營、國際營的市場規模不斷擴大,其中,近兩年新興的“營地教育”漸入佳境。業內一家高端營地教育機構,今年報名人數比去年翻了一番,如果你想放假後再報名,很可能遭遇“售罄”,就算報上,那些熱門課程也早已“滿員”了。

  “營地教育”是什麼?家長趨之若鶩,竭力追捧的又是什麼呢?

  早在一個月前,邱敏就開始焦慮了。

  她是一位7歲女孩的母親。女兒班上有不少同學已決定參加美國夏令營,原本她比較心儀一個國內營地活動,可就在她掂量價格的時候,被告知已經全線售罄。“參加一趟營地活動,10天左右的時間要兩萬多元,趕上一年的英語班學費了,卻供不應求。現在的家長們在暑期安排上都很拼”。

  和身邊大多數父母一樣,邱敏非常關注教育信息,“每天打開手機翻閱一圈,壓力指數會直線上升。去日本自然學校體驗,加拿大藝術寫生營,美國博物館繪本營……名目太多啦。讓你總感覺其他家長都在行動,自己再不為孩子張羅一下,就生生地耽誤了。”

  以前説到放假,家長們無非考慮旅行線路,學個運動項目,再琢磨一下補課,最好托管加補課一站式搞定。“今年又添加了營地教育的選擇。明顯地感覺到各路人馬,各種機構都在辦營,信息特別集中地轟炸過來。”另一位9歲男孩的母親經過比較後,最終為兒子選擇了一個科技營,純英文授課,學習計算機編程和動手裝置,為期兩周,學費近兩萬元。

  在應試教育飽受詬病又無可奈何,家庭教育資源、精力都有限的情況下,親子遊、研學、工作坊、夏令營等項目應勢而起,而位于金字塔尖的營地教育更是日漸受到家長們的追捧。

  千變萬化營地臉 快速增長爆發期

  營地教育是個舶來品,在歐美已有200多年的發展歷史。目前,美國的營地教育體係發展成熟,有1.2萬個營地每年服務1000萬青少年。

  在美國,典型的傳統營地模樣是:營地一般建在依山傍水、環境優美的地方,孩子們居住小木屋。營地內每天會提供50種以上不同形式的文體活動,水上項目也很多。經常出現祖孫三代都有過在同一營地的成長經歷。

  美國營地協會給出的官方定義是:“一種在戶外以團隊生活為形式,並能夠達到創造性、娛樂性和教育意義的持續體驗。通過領導力培訓以及自然環境的熏陶幫助孩子達到生理、心理、社交能力以及心靈方面的成長。”

  目前,營地教育在國內還處于發展初期。不同于大多數普通夏令營和親子遊,它更多的是把孩子們集中在某個場域裏,提供豐富的活動選擇,注重開發孩子們的“軟性技能”,比如獨立性、溝通能力、協作能力,等等。啟行教育的創始人趙蔚介紹,營地教育不像很多夏令營或者親子遊那麼強調“遊覽性”,也不是單純提供一個地方供孩子們玩樂,或者提升某一方面的技能。“更多是面向21世紀成長所需要的學習、生活,以及生存的能力,把大家聚集在一起學習”。

  營地教育引進中國後,倣佛變身成神話裏的寶葫蘆,只要穿著素質教育的外衣,似乎什麼都能往裏裝。運作好的公司有自己所屬或共建的營地;各類課外班紛紛推出自己的主題營;就連以前那些面向成人的帆船、遊艇、高爾夫俱樂部也都流向親子市場。

  世紀明德董事長、青青部落聯合創始人王學輝認為,遊學、研學和營地教育都屬于泛遊學項目,很難給他們下定義,發展初期也沒有必要機械地進行劃分,畢竟各自的發展規模都不大。“營地教育屬于中等收入群體消費升級産品。背靠教育和旅遊,目前是千億級市場,處在快速增長的爆發期,未來的市場空間會很大”。

  之所以大家都瞄準了營地教育,紛紛投入這片藍海,跟2016年12月19日教育部聯合11部門出臺《關于推進中小學生研學旅行的意見》密切相關,該文件對營地教育、遊學等行業簡直是及時雨。

  有商機,有發展,必然就會帶來亂象。

  這些機構裏,有從孩子出發,堅守教育理念的;有從運營出發,佔據大市場的;當然也有小作坊,憑借粉絲量,在課程、導師都不具備的情況下就敢先招生的。這也十足地考驗了家長們的定力和判斷力。

  教育裏的奢侈品把家長和孩子劃分了陣營

  營地教育不同于應試或課輔類機構,受很多因素的制約。首先它有很強的時間窗口,主要集中在寒暑假。平日裏基本處于“荒廢”狀態。其中8~12歲的孩子是主力軍。

  目前市面上遊學、營地教育的價格不菲。Lisa的女兒去一次美國營地,待3周,來回開銷近5萬元。之所以會選擇國際營,這位母親認為國外營地有幾十年成熟運作經驗,導師也很專業,更值得信賴。女兒去過一次後,很堅定地表示還要重復地去第二次、第三次。“以我的收入來看,每年去一次營地算不了什麼。但去國外的營地,確實屬于教育裏的奢侈品。孩子心心念念地就盼著每年6月的到來,作為家長,我尊重她的喜好”。

  在對營地教育的角逐中,也確實將家長們的消費理念和所掌握的教育資源拉開陣營,鴻溝分明。

  倘若以Lisa為中間線,往上走,有家長會給孩子報一個多月的國外營,問及學費時,對方的回應是:“對不起,我真忘記了,應該沒有超過10萬元。我對價格不敏感,只要孩子有經歷、有成長就好。”往下走,會有家長精心選擇給孩子分別報國內營和國外營一兩次,“重在體驗吧,主要讓孩子感受一下就成了”。

  值得一提的是,這其中,有很多家長並沒有想清楚為什麼要給孩子選擇營地教育,只是看到周圍的人都給孩子報名了,也就跟風。事後又投訴抱怨:住在小木屋裏,挨蚊蟲叮咬,條件這麼差,難道我們是花錢來美國受罪的嗎?還有的家長會反復考量結果,兩星期的開銷趕上課外班一年的學費,花這麼多錢,看孩子回來也沒啥變化,值嗎?

  一位熟悉海內外營地教育的知情人士發現,在國外,典型的家長們既會選擇一兩周親子旅行,全家人在沙灘上曬太陽,加強家庭間的聯結。他們也一定會把孩子送到營地裏,過集體生活接受鍛煉。這些都在孩子成長中自然而然地發生,不會有先後次序,也不會有嚴格的時間表。

  他説,但在中國家長的觀念裏,既有時間表,也有考核表。“要知道孩子們的成長既不需要打卡,也不能拔苗助長,要有緩衝的空間,否則就是制造恐慌。”如今,大多數機構恰恰就是發現、利用並滋生促進了家長們的焦慮感。

  所幸的是,開始有相當一批家長越來越能辨識這些。“我選擇機構就看對方究竟是把教育作産業、投資項目來運作,還是真正想做教育的人投身其中。” Lisa分享道,她個人更傾向于後者。

  啟行的創始人趙蔚投身教育,緣起于兒子。最初她和另一位母親做的是公益基金會的項目,致力于孩子們的社會實踐能力。兒子從小跟她在營地長大,現在也成為一名經驗豐富的營地青年導師,今年被美國名校錄取。或許跟她深耕于營地教育有關,兒子從小到申請大學從沒有上過補習班,卻依舊可以成為一個具備學術能力與學習能力的人。

  這也是現在教育市場中一個不容忽視的現象。很多為人父母者,從自己孩子出發投身做教育,惠己惠人。他們想探索更優質的教育理念和資源。

  DDC天樂酬勤創始人劉東彩,之前每年都帶著兒子去美國參加夏令營,工作繁忙的她很難有這麼長時間的假期,費時又費錢。“何不把美國好的營地理念引進中國呢”?她創辦了DDC,把麻省理工學院的STEM課程落地中國,今年,又拿到美國夢工廠授權,做馬達加斯加音樂劇項目,不少演藝名人的孩子今年會加入到這個音樂戲劇營來學習。

  人的內在體驗和成長是不能替代的

  不管怎樣,從營地回來,孩子究竟收獲了什麼,有怎樣的改變,大多數家長還是希望能得到更明確的答案。劉乃忠,北京市和平街一中黨總支書記説:“這種體驗式學習是需要積累和積淀的。好比在森林裏埋下一顆飽滿的種子,適當的時候才會生根發芽。”

  其實,幾萬元費用背後的評估標準主要考量的還是家長的眼界、視野和格局。在啟行營地教育即將出版的《夏令營手冊中文版》一書中,作者説:“孩子參加營會的目標大多是直接而具體的,如享受樂趣或精進足球技巧,而家長的目標則比較遠大,如發展社交能力、培養獨立性等。有遠大目標是好的,畢竟把孩子送到營地體驗要花費大量金錢。但是不要忘了:享受樂趣才是第一目標。這是決定你的其他目標能否達成的先決條件。如果孩子不喜歡營地生活,那麼他們是無法達到你所期望的個人成長的。”

  享受樂趣才是第一目標,對孩子,對自己何嘗不是如此。

  青青部落聯合創始人王歡很懷念自己小時候那種原生態的教育和成長環境,他覺得跟好的營地教育理念很相像。“有一段時間我喜歡玩火。放假時,看到河邊有很多幹枯的蘆葦,我們就點著了。村裏的人來追我們,結果一個人被抓住,大家就都留下來了……回顧這段成長經歷,我覺得跟營地教育很相像。我們學會了合作和擔當;了解到一群與我們不同的人;學會什麼是對與錯……這就是成長的經歷。”

  越來越多的家長開始“開悟”——這也成為他們堅定地為孩子選擇營地教育的首要原因。“自己一直活在別人的期待中,名校名企高管一路走來,見過太多優秀的人,也深知他們身上具備的特質。我想一個家長最根本的責任,就是幫助孩子做好準備,經營好他們自己的一生,而我們不做任何定義和判斷”。

  他們堅信,盡管未來社會充滿不確定性,新技術的更迭,似乎什麼都可以取代。但是唯一能確定的就是——每個生命個體都是獨一無二的,每個人生命的內在體驗和內在成長也是不可能被替代的。(穎新)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戰高溫 練精兵
    戰高溫 練精兵
    暑期課堂“零距離接觸”食品檢測全過程
    暑期課堂“零距離接觸”食品檢測全過程
    大山深處的紅色傳承
    大山深處的紅色傳承
    “天坑村”的“通天路”
    “天坑村”的“通天路”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5701121316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