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雁翎隊--白洋淀裏“雁”過留聲
2017-07-08 08:52:15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如今的白洋淀已成為著名的旅遊景點 供圖/東方IC

王木頭介紹岳父曾經戰鬥過的地方

  6月末,華北平原早已進入夏季,收獲完小麥的田地散布著金黃,世世代代,這片沃土養育著無數善良的百姓。在這廣袤平原之中,波光粼粼的白洋淀被人們稱為華北明珠。現在,這裏的風景每天都吸引著各地的遊客前來,一輛輛穿梭的旅遊大巴,早已成為當地百姓習慣的風景。

  而在70多年前,白洋淀卻經歷過一段硝煙彌漫的歲月,為了侵佔這個巨大的糧倉,並利用大清河運輸物資,侵華日軍曾經在白洋淀附近修建了數十座碉堡炮樓,並經常對白洋淀水域的村莊進行掃蕩,“無人不戴孝”成為當時淒涼場景的真實反映。

  而1939年,一支名為“雁翎隊”的神秘抗日隊伍出現了,他們端炮樓殺漢姦,一時讓白洋淀附近的日偽軍聞風喪膽,而影響了幾代人的小偵察員“嘎子”的原型,也出自這支隊伍。如今,當年的雁翎隊隊員絕大多數都已經離開了人世,但“雁翎隊”的故事依舊流傳在白洋淀水域的每一個村子。近日,北京青年報記者來到白洋淀,尋找“雁翎隊”的故事。

  詩意的名字 來自最真實的鬥爭

  “呦,雁翎隊,這個名字還真有那麼一點兒詩意啊,抗日戰爭時期的英雄們,比我想象的要浪漫。”站在白洋淀雁翎隊紀念館門口,來自遼寧的遊客趙蕊如是説道。“經常會有人問我,雁翎隊這個名字是怎麼來的,聽上去真好聽。雖然展館裏有介紹,但是我還是會給他介紹一遍。”紀念館講解員小王説。

  1937年“七七事變”發生後,距離盧溝橋僅120多公裏、水土豐沃的白洋淀,便成為日軍覬覦的對象,1938年末到1939年初,日軍便陸續佔領了白洋淀區域。為了防止老百姓的反抗鬥爭,強化統治,奴役白洋淀人民,駐安新的日軍以“獻銅、獻鐵”為名,強迫水區獵戶交出獵槍和“大抬桿”甚至是魚叉等。

  為揭露敵人收繳獵槍的陰謀,奉中共安新縣委指示,三區區委書記徐建、區長李剛義在白洋淀旁的大張莊村召集郭裏口、王家寨一帶獵戶,動員他們組織起來抗擊日本侵略者。會後,獵人孫革、姜禿、趙保亮和鄧如意等20人組織起來參加了三區小隊。三區小隊把新入伍的獵人組成了一個班,這些戰士多為打獵世家,對獵槍性能頗為熟悉,為了防止獵槍膛內的火藥受潮,他們經常在火眼上插上一支雁翎,這也成為隊伍名稱“雁翎隊”由來的依據。

  當年的雁翎隊隊員孫革在2011年接受媒體採訪時曾經説,“雁翎隊的名字是有文化的共産黨人起的,他就是當年的中共安新縣縣委書記侯卓夫。”1940年,侯卓夫因被叛徒出賣,在突圍中為保護戰友而犧牲,年僅28歲。

  而如今的大張莊村,依舊隨處可見雁翎,只不過,現在的這些雁翎大多都出自羽絨加工後的剩料。羽絨加工現在是大張莊村的一大支柱産業,只不過很少有人會把今天的雁翎和曾經的烽火硝煙聯想到一起了。

  參與雁翎隊創建的孫革,直到4年前才去世,他就一直生活在白洋淀雁翎隊紀念館周圍。據村裏人回憶,他晚年的時候時不時還會去紀念館裏走一圈,看看曾經用過的“大抬桿”。“‘大抬桿’是白洋淀一帶老百姓用來打獵的土槍,由于它的槍身很重,往往需要兩個人才能抬起來,所以人們都習慣地叫它‘大抬桿’。它的槍管有兩米長,後半截裝火藥,前半截裝鐵砂,點著尾部的藥捻,就能引燃火藥,把鐵砂子迅速地推出去,一散就是一片,殺傷面積大,50米之內的目標基本上是彈無虛發。”紀念館講解員説。

  雁翎隊的故事一直都在

  “現在我還會經常和我孫子講講我們這白洋淀以前發生的故事。俺們村子以前還有好多雁翎隊隊員活著,後來就剩下孫革了,前幾年孫革走了,村裏的老雁翎隊隊員應該就徹底沒有了。”住在大張莊村的張玉娟説,“不過他們的事兒俺們都記著呢,以後孩子們也忘不了。”

  在大張莊村,絕大多數的村民都記得孫革,“老人70年代就退休了,之後一直到處宣傳雁翎隊的故事,現在我們村裏的年輕人小時候都聽他講過課。”26歲的張彬在村裏的一家羽絨加工廠做技術工,他説他對老人曾經講過的抗戰的艱苦歲月印象特別深刻。

  據孫革老人當年的回憶,在抗戰期間,生活非常艱苦,敵人經常掃蕩,作為雁翎隊員只能藏在葦地裏,幾天也不能出來。沒有吃的東西,他們就吃水草、菱角和蓮子充饑,白洋淀裏有老百姓養的魚,但是不能吃,吃了是違反紀律的,小米變餿了,就用水漂一漂再吃。而冬天的時候,白洋淀水面結冰,為了安全他們經常需要睡在冰床子上,有樂觀的雁翎隊隊員還説,這是“水晶為床,藍天為被”。

  據村裏人説,孫革老人當年健在的時候,最常講的,就是1943年襲擊日軍運輸船隊的事兒。

  抗日戰爭時期,作為水上交通要道,日軍經常要通過白洋淀運送大批物資從此通過,1943年10月,雁翎隊接到情報稱日軍的一個運輸船隊要在清晨運送一批糧食和軍火經過白洋淀,船上有50名日偽軍。根據這一情報,雁翎隊進行了周密部署,37名隊員被分為8個組,分別擔任不同的任務。

  在武器對比上,雁翎隊的裝備遠遠落後于運輸船隊的護運武裝,但是對雁翎隊員而言,他們的優勢就是利用對白洋淀水域的熟悉。村民説,孫革在世時曾給他們講過,他當時是與另外兩名隊員組成了一個小組,目標是敵人的指揮官。伏擊打響後,他們從水中攀上敵人的指揮船,迎面恰好是剛從指揮艙中出來的敵軍中隊長,而剛準備開槍,孫革發現自己的槍竟然卡殼了,情急之下他直接撲了過去,一口咬斷了日軍指揮官的左手拇指,搶下了他手中的手槍。而看到指揮官被俘,運輸船隊上的日偽軍也紛紛投降。

  守護“嘎子”的人

  根據資料記載,雁翎隊老隊員孫革曾經描述的那次伏擊之所以能夠成功,很大一部分功勞得益于雁翎隊偵察員趙波提供的信息,而這個趙波,據作家徐光耀回憶,就是家喻戶曉的《小兵張嘎》中的原型人物。

  6月末的一個中午,北青報記者在白洋淀抗戰紀念館內見到了王木頭,如今他是這裏的名譽館長,同時也是一名講解員,觀眾多的時候他會免費講解。因為名聲在外,很多團隊都會提前預約他的講解。王木頭是趙波老人的女婿,從1998年起,他便開始在白洋淀景區義務宣傳起趙波的事跡了。

  王木頭出生于1951年,他就是白洋淀邊大張莊村的人。1964年,電影隊來到他們村放映了由北京電影制片廠攝制的《小兵張嘎》,由于那時精神生活比較匱乏,加上電影又是講的身邊事,電影放映時,村子裏幾乎所有的人都擠到了放映電影的小廣場上,王木頭就是其中之一。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他便對小兵張嘎這個英雄人物産生了崇敬之情。

  “1973年我當兵回來,和愛人趙玉樓結婚,她是白洋淀邊趙莊子村的人。有一次我和岳父聊天,他無意中説起自己曾經是雁翎隊的偵察員,當年《小兵張嘎》的作者徐光耀來村子裏尋找雁翎隊的故事,就住在我岳父家,《小兵張嘎》中的很多情節,都是根據我岳父的經歷改編的。”王木頭説,“後來我岳父和徐光耀老師也接觸過很多次,徐光耀説,《小兵張嘎》裏的嘎子就是根據我岳父為原型,又加入了其他一些雁翎隊隊員的故事塑造出來的。”

  王木頭説,自己之所以決定宣傳岳父和其他雁翎隊隊員的事跡,是源于1998年的一次與幾名北京大學學生的對話,“當時我在村子裏開了一家羽絨加工廠,但是到了夏季,就是加工廠的淡季,所以就開始想著劃船搞旅遊。有一天家裏來了幾個北京大學的學生,我劃船帶他們到白洋淀裏玩了一整天,大學生們也很高興,回去的途中,一個女大學生忽然説,‘這麼好的白洋淀,但是卻沒有一點兒關于過去抗日戰爭時期的記憶,有點兒遺憾。’”王木頭説,“當時我覺得大學生的話特別有道理,就回家和岳父商量,岳父倒是很支持我,説可以為我提供一些回憶和資料。

  後來,王木頭關掉了羽絨加工廠,專心做起了關于“嘎子”原型趙波和其他雁翎隊隊員的宣傳工作,但是因為沒有收入,他的日子過得一直有些緊巴,“當年和我一起開加工廠的那批人奧迪車都開上了,我現在只是一個月工資2300元的名譽館長和講解員,有時候也會有點兒覺得不平衡,但是看到紀念館門前英烈墻上那些死去的抗日英雄的名字,就覺得自己做的這些事才是最有價值的。”他説。

  雁翎隊走出來的“嘎小子”

  “我岳父經常給我講他們以前打仗的事兒,現在我做講解的時候,也會給遊客説起這些事。”王木頭説。而《小兵張嘎》裏很多的經典故事,趙波也曾經給王木頭講過。“電影裏有一個片段,是嘎子和羅金寶化裝成賣西瓜的老百姓,俘虜了翻譯官。後來岳父告訴我,他們當年做偵察員的時候確實賣過瓜,但是賣的是甜瓜,就在日偽軍的炮樓跟前,為的是給以後端掉炮樓收集情報。”王木頭説,“電影裏還有一個片段,是嘎子最後被敵人俘虜了,不過我岳父告訴我,當年他確實被日軍追過,但是沒有被俘虜,而是跳進水裏遊了11裏,最終逃了出來,不過腳上被日軍的子彈打中了。”

  王木頭説,趙波當年告訴他,受傷後組織曾經安排他回到白洋淀裏的一戶人家養傷,那個家裏有一對夫妻,他們還有一個女兒,不過比趙波大兩歲,而後來,趙波認了那對夫妻做幹爸幹媽,他們的女兒也被趙波認為幹姐姐,而這個幹姐姐也就是電影《小兵張嘎》中“英子”的原型。據趙波老人當年回憶,雁翎隊中的很多隊員受傷後都會被組織安排進白洋淀的老百姓家,最多的時候,整個白洋淀區域有百余名共産黨軍隊的傷病員在這裏養傷。“白洋淀水域面積廣,而且長滿了蘆葦,也便于隱蔽,所以傷病員都會送到這裏,戰爭年代,這裏就是八路軍的一個重要的大後方。”王木頭説。

  趙波老人生前曾經告訴過王木頭,雁翎隊的故事應該好好宣傳,但是不要用這些英雄的故事賺錢。從1998年開始,在將近20年的時間裏,王木頭也一直遵守著這個承諾。

  如今,白洋淀早已恢復了曾經的平靜,而凡是來白洋淀的遊客,都會探尋雁翎隊和“嘎子”的故事,在欣賞風景的同時,80年前的那場戰爭也時刻提醒著他們,享受和平的時候,不要忘記曾經的苦難和英勇的抗爭。

  (文並圖/本報記者 付垚)

  內存

  雁翎隊擊斃俘獲敵偽軍近千人

  抗日戰爭時期,在淀泊相連、葦壕縱橫的白洋淀上,有一支神出鬼沒、來無影去無蹤的隊伍——雁翎隊。從1939年成立到1945年配合主力部隊解放新安城,雁翎隊由30多人發展到100多人。他們時而化裝成漁民,巧端敵人崗樓;時而出沒在敵人運送物資的航線上,截獲軍火物資;時而深入敵後,除掉通敵的漢姦。

  其中,由雁翎隊完成的和日偽軍交鋒的幾次比較著名的戰鬥有:1938年伏擊敵人巡邏艇、1941年反掃蕩、1943年打擊敵人運輸線等。而在整個抗戰期間,雁翎隊利用冰上水上優勢,以及對白洋淀環境的熟悉,與敵人交戰70余次,僅犧牲8人,卻擊斃、俘獲了日偽軍近千人,繳獲大量軍火和軍用物資。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青海省可可西裏正式列入世界遺産名錄
    中國青海省可可西裏正式列入世界遺産名錄
    90後大學生回鄉創業引種“拇指西瓜”
    90後大學生回鄉創業引種“拇指西瓜”
    海軍航母編隊抵達香港
    海軍航母編隊抵達香港
    湘江長沙段退出警戒水位
    湘江長沙段退出警戒水位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2601121285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