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湖南寧鄉特大洪災 遇難失聯者達44人
2017-07-08 08:20:41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一位村民從被淹的房子中打撈生活用品 供圖/東方IC

工作人員在清理街道上的垃圾 攝影/本報記者 付垚

  湖南省寧鄉市南門橋靠近沿江路的一側,有兩只鐵牛臥在橋頭,人們希望這兩只鐵牛能夠穩住從寧鄉穿城而過的溈水河水,讓這座城市風調雨順。而7月1日傍晚的河水突然暴漲,卻讓寧鄉城區的很多地方變成澤國。

  據初步統計,全縣受災人口81.5萬人,佔全縣人口的56%,因災死亡、意外落水、失聯人員共44人。針對外界對黃材水庫泄洪的質疑,湖南寧鄉縣縣長王雄文回應稱,黃材水庫泄洪是嚴格按照有關程序報上級有關部門批準執行的。因此黃材水庫泄洪導致下遊城區大面積內澇、造成重大損失的説法是不成立的。對于是否存在瞞報、漏報人員傷亡情況的問題,王雄文解釋説,由于信息不暢通,傷亡人員覆蓋面廣、核實難度大,因此傷亡人員信息發布有所耽誤。

  遭遇60年以來最嚴重洪災

  城內的很多車,一啟一停,都會從尾巴躥出一溜黑煙,有人説那是因為加油站的油都進水了。

  “我在這裏生活了50多年,這回是淹水最嚴重的一次。”出租車司機汪磊説,“1998年那次大水都沒有這一次嚴重,水來得太突然,讓人們都沒有準備。”

  “我的車子就被泡了啊,當時把車停在了河邊的那條路上,水一下子漫上來,都快到脖子那麼深了,我和其他幾個人一起推車子,從水裏推出來了七八輛,但是水都沒過車頂了,整輛車都報廢了。”和北青報記者拼車的市民趙國華説,他是去年花了15萬買的一輛小轎車,“保險公司説是給賠,但是還有折舊費啊什麼的,算下來賠不到10萬元,當時買車還借了別人的錢,現在讓我重新買肯定買不了原來那麼好的車子了。”

  汪磊和趙國華説,他們在漲水前並沒有得到通知,只是連日的降水讓他們有了洪水來襲的心理準備,1日那天他們從親戚或者同行的微信群那裏看到了城區馬上就要漲水的消息,“但是那些消息都沒有經過確認,就也沒有在意,這次的水漲得太突然,想想都有些詭異。”汪磊説。

  大水是7月1日中午12點左右開始漲起來的,從上遊來水兇猛,不久就淹過了白馬橋汽車站、白馬大市場、沙河市場、楚溈西路等多個地勢低洼的地段,同時,大水開始倒灌進很多臨江小區的地下停車場內。

  到1日下午6點,白馬橋市場內的水已經漲到了1米多深。朱悅悅和她老公經營的竹制品店就在市場內,“下午2點多的時候感覺有一些不對勁兒,我們就開始往房間裏的架子上搬貨物,但是水越來越大,後來市場管理方讓我們趕緊撤,結果等2日回來的時候,發現架子上的貨基本都被淹了。”朱悅悅説。

  資料顯示,6月22日以來,寧鄉發生了歷年同期歷時最長、范圍最廣、雨量最多、強度最大的強降雨,遭遇了寧鄉有水文、氣象記錄60年以來最為嚴重的自然災害。

  打開卷簾門的時候不敢睜眼看

  沙河市場位于寧鄉市內溈水河東側,從1993年開始,這個市場開在這裏已經有二十多年的時間,日用百貨、建材、五金、農副産品,市場幾乎囊括了所有的日常消費品。

  沙河市場內建有百余棟三層至四層高的樓房,樓房一層的臨街房屋均為店面,樓房之間穿插街道,整個沙河市場就像是一座小城市,而店鋪的數量,連絕大多數商戶都説不清,只有部分管理者告訴記者“大概有兩千多家”。

  從事經營的商販將鋪面開在一層,然後住在樓上,將經營和生活緊緊地連在一起。

  沙河市場的大水同樣是從1日中午開始漲起來的,最高的時候,一些店鋪的水深達到了4米。“市場的大喇叭下午4點多開始通知我們撤退,但是當時的水已經漲到了1米多深,而且上漲很快,沒辦法我們只能退到了二層,到了晚上8點多,水漲到了二層,我們就開始往三層走,電也停了,天很黑,借著遠處的燈光看著漫上來的水,想到店裏的東西,挺絕望的。”一位經營婚慶用品的商戶説。

  2日中午,大水開始逐步退去,但是因為先前漲水太快,幾乎所有的商戶都沒有來得及將店鋪內的貨物轉運出去。

  “每家店都有卷簾門的,有一些店的卷簾門已經在洪水中被衝走了,我們家的還好,但是洪水退了之後打開門的時候,都是閉著眼睛的,不敢看店裏的樣子,害怕接受不了。”經營兒童食品店的馬霞説,她們家的損失在5萬元左右,因為兒童食品很多都是紙質的外包裝,洪水一泡基本就不能要了,“飲料什麼的還好,這兩天我弄了一個大水桶,裏面裝上清水,打算把沒開封的這些飲料都清洗一下。”

  大水過後,除了浸泡,給市場內商戶們的商品帶來損傷的還有淤泥,洪水中夾帶著黃色的淤泥,洪水過後,很多淤泥都沉淀在了商品上,幾天來,用來清洗商品的噴槍成了商戶的必備。

  高翔在市場內經營的是一家水暖管材用品商店,從3日上午開始,他就一直坐在店門後的小板凳上,面前堆放著一堆浸過水的管材,他一手拿著噴槍,一件一件的清洗,10歲的兒子不時在一旁幫忙,“這些管材不怕水,就是外包裝都毀了,只能清洗一下之後降價賣,不過相比市場裏的其他商戶,我算是損失小的了吧,市場裏有的商戶損失了幾十萬呢,我爭取過兩天就把店再開起來,被水淹了再不開店損失更大。”

  許多老人在市場內四處收集浸過水的紙箱,他們説這些紙箱曬幹以後可以賣錢,幾名收廢舊電動車的人騎著三輪電動車,挨家挨戶的收購,相比平時,彼此爭執的價格要低出不少。

  運走垃圾和過去 生活重新啟程

  沙河市場內的絕大多數商戶都沒有購買保險,這兩天,部分銀行已經將“開展災後信貸服務專項方案”的通知貼進了市場內,只要符合條件的受災的商戶,都可以申請救災貸款。

  6日中午的沙河市場內,開始飄出飯菜的香味,雖然還會伴隨著一絲絲潮濕的垃圾味兒,但是相比于前幾天已經好了很多。

  當地城管等部門已經開始著手對市場內的街面進行清理,太陽一曬,依舊清清爽爽。只是很多商戶的臉上依舊布滿愁雲,默默地幹著手裏的活兒,將清理後的貨物一件件晾曬在陽光下,“遇到事兒了就扛著唄,總得繼續走下去。”高翔説。

  而在沙河市場對岸的楚溈西路上,被水淹過的中藥店、珠寶店、燒烤店也都一一開門,“能留的留,不能留的就扔了吧,也沒有用”,一家中藥店的老板説。

  街面上,這幾天跑的最多的就是拖車、鏟車和大卡車,綁在拖車上的車輛大多滿身黃土,那都是浸水的痕跡,鏟車則將一鏟鏟的垃圾裝進大型卡車的車鬥裏,這些垃圾都是由一輛輛拖拉機或者小卡車從市內的各個角落運來的,而大卡車基本都來自距離寧鄉不遠的長沙,“寧鄉自己的能力肯定不夠運這麼多垃圾的。”一位寧鄉的城管隊員説。

  寧鄉市防汛抗旱指揮部副指揮長張建元告訴北青報記者,寧鄉平日裏一天的垃圾運輸量是680噸左右,而從本月2日到5日中午,整個縣城的垃圾清運數量達到了27000噸。5日晚上,白馬橋汽車站門前的馬路上,還是一個垃圾集中堆放點,6日中午,這裏已經恢復了通行。

  傍晚過後,運送垃圾的車輛依舊不停穿梭,溈水河邊的路燈還沒有亮起來,但是景觀道上,已經開始出現了遛彎兒的市民,河道兩邊的房屋許多都黑著燈,個別有光亮的房間還是會發出搓麻將的聲音或者晚飯的菜香。東溈路邊有一個小廣場,孩子們在家人的指導下往純白色的石膏雕塑上抹著顏色,簡易旋轉木馬5元錢可以隨便坐。

  市民何師傅剛吃過晚飯,正打算剪一個頭發,他經常光顧的這家理發店1日那天也被水淹了,好在受損不嚴重,5日當天就又開起來了,“生活總是往前走的,但是要吸取教訓啊,下次再遇到洪水,不能再有這麼大損失了。”他説。(記者 付垚)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強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青海省可可西裏正式列入世界遺産名錄
    中國青海省可可西裏正式列入世界遺産名錄
    90後大學生回鄉創業引種“拇指西瓜”
    90後大學生回鄉創業引種“拇指西瓜”
    海軍航母編隊抵達香港
    海軍航母編隊抵達香港
    湘江長沙段退出警戒水位
    湘江長沙段退出警戒水位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26011212848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