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申遺是為了更好地保護——專家詳解可可西裏申遺之路
2017-07-08 00:02:53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西寧7月7日電(記者張濤 李琳海 楊喆)北京時間7月7日,在波蘭克拉科夫召開的第41屆世界遺産委員會大會上,青海可可西裏申遺項目獲表決通過,成為青藏高原首個世界自然遺産地。業內專家表示,申遺意味著承諾,意味著保護的決心,可可西裏這片凈土將得到更好保護。

  保護可可西裏一直在路上

  可可西裏位于青藏高原腹地,平均海拔4600米以上。可可西裏腹地為無人區,獨特的氣候條件和與此相適應的植被類型,為藏羚羊等青藏高原特有哺乳動物提供了完整的棲息地和遷徙通道。

  青海可可西裏申遺項目于2014年底正式啟動,覆蓋總面積約600萬公頃,涉及可可西裏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全部、三江源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索加——曲麻河保護分區一部分。

  可可西裏是野生動物的天堂,一代代可可西裏人為反盜獵和反盜採付出心血,甚至生命。1994年時任玉樹藏族自治州治多縣縣委副書記的索南達傑在可可西裏為抓捕盜獵分子犧牲,成為中國首位獻身生態保護的政府官員。

  可可西裏巡山隊員拉龍才仁説:“巡山的日子,每次進去能不能出來都不知道。”巡山路上煮一包方便面都要用高壓鍋壓10多分鐘。到了冬天,很多巡山隊員帶的酥油凍得像石頭一樣堅硬。

  跟很多巡山隊員一樣,可可西裏管理局森林公安局副局長羅延海把自己最美好的年華獻給了可可西裏。“但其實我‘賺了’,現在我的孩子們能看到藏羚羊自由奔跑的場景,他們眼裏的藏羚羊是在可可西裏,而不是在博物館。”

  得益于政府、社會力量以及民間環保組織的共同努力,如今藏羚羊已從瀕危物種中剔除,可可西裏腹地的藏羚羊種群數量超過6萬只。

  申遺過程不輕松

  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申遺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王聯邦説,申遺準備過程歷經艱辛,申遺工作啟動以來,州、市、縣按照時間節點,梳理問題清單,進行環境整治,陪同專家考察。

  “2016年,我們背著氧氣瓶,在可可西裏跑了30多趟,每次最少需要3天,專家組嚴謹的工作態度、細致入微的觀察視角,以及具有國際視野的保護理念,對我們來説都是一次學習的機會。”王聯邦説。

  王聯邦説,申報者要按照國際慣例來編寫材料,思考當前的形勢、面臨的威脅、問題和挑戰,要設計出良好的管理計劃和措施。

  玉樹州曲麻萊縣多秀村是可可西裏一個只有320戶人口的藏族村落,由于處于生態緩衝區,遷還是不遷,成為專家關心的問題。“我們認為,申遺就是要保持保護區的原貌,而藏族村落本就是可可西裏的有機組成部分。保持可可西裏的文化特質,同保護自然生態特質同樣重要。”曲麻萊縣住建局局長嘎瑪才仁説。

  曾參與考察的北京大學保護生物學教授呂植説,考察人員經歷了高寒缺氧、狂風降雪等惡劣氣候考驗,完成了可可西裏史上首次空中考察並留下珍貴航拍資料。

  更要履行好保護承諾

  “可可西裏申遺的成功,將從更高的層面保護這片凈土,這是中國向世界做出的莊嚴承諾。”呂植説。

  可可西裏腹地九成以上的區域將被作為嚴格意義的荒野保護區。呂植説,《保護世界自然與文化遺産公約》操作指南等國際公約和法律,將在可可西裏得到最嚴格的執行。

  青海省政府部門也做出諸多承諾:不在遺産地范圍內為根除小型哺乳動物鼠兔採用毒殺行動;不強制安置或遷移遺産地緩衝區的傳統牧民;不在任何時候許可或提倡遺産地內會威脅到動物遷徙路線的圍欄活動……

  中科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研究員蘇建平説,世界遺産是人類共同的財富,在青藏高原首個世界自然遺産地,人們通過保護可以更好地享受生物多樣性帶來的福利。

  2016年,三江源國家公園管理局成立,可可西裏整體劃轉至三江源國家公園管理局。三江源國家公園管理局局長李曉南説,今後將對照遺産地管理的標準做好規劃工作;同時進一步加強遺産地保護法律法規的建立和完善;此外將開展全民環境教育,進一步把可可西裏遺産地的精神實質、自然風貌、綠色形象展示給世人。

  對于玉樹州曲麻萊縣多秀村牧民江巴才成説,申遺中,結合高原美麗鄉村項目建設,村裏有了更多的垃圾箱,有專人定期清理垃圾。“不變的是我們對自然的敬畏,還有為保護野生動物所付出的努力。”

+1
【糾錯】 責任編輯: 安國臣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青海省可可西裏正式列入世界遺産名錄
    中國青海省可可西裏正式列入世界遺産名錄
    90後大學生回鄉創業引種“拇指西瓜”
    90後大學生回鄉創業引種“拇指西瓜”
    海軍航母編隊抵達香港
    海軍航母編隊抵達香港
    湘江長沙段退出警戒水位
    湘江長沙段退出警戒水位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284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