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四川首推獨生子女“照料假” 每年3天
2017-06-20 07:54:08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2015年1月16日,四川省南充市,閬中古城的老人。資料圖片/視覺中國

  四川省人民政府法制信息網在官網上徵求《草案》意見。對于涉及爭議的條款,將依據實際情況修正。官網截圖

  應對獨生子女父母老年“空巢化”,四川省進行了一次探索。

  6月中旬,四川省政府法制辦公室通過官方網站,發布《四川省老年人權益保障條例(修訂草案)》(下稱《草案》),在國內首次提出“獨生子女照料假”。擬規定獨生子女父母年滿60周歲,患病住院治療期間,給予子女每年累計不低于3天的照料假,其間工資福利待遇不變,

  四川省法制辦及民政廳回應稱,考慮到獨生子女父母的現實養老需求,在前期調研後設立這一假期,未來將出臺具體的實施細則。四川省總工會一名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獨生子女照料假”進入實施階段後,將介入並保障其實施效果。

  獨生子女可享專屬“照料假”

  《草案》從家庭贍養與扶養、社會保障、社會服務、社會優待、宜居環境、參與社會發展等六個方面,對老年人權益的具體保障細則進行規定。其中,《草案》第三十條第二款規定,獨生子女的父母年滿60周歲,“患病住院治療期間,用人單位應當支持其子女進行照料,並給予每年累計不低于3天的照料假,照料期間工資福利待遇不變。”

  依據《四川省關于職工探親待遇的規定實施細則》,未婚職工探望父母,原則上每年給假一次,假期為二十天。如果因為工作需要,本單位當年不能給予假期,或者職工自願兩年探親一次的,可以兩年給假一次,假期為四十五天;已婚職工探望父母的,每四年給假一次,假期為二十天。新京報記者注意到,《草案》同時規定,“用人單位應當按照有關規定保障贍養人探親休假的權利。”

  相比較早已開始實施的探親假,“獨生子女照料假”來得有些晚。四川省政府法制辦一名工作人員介紹,所謂“獨生子女照料假”,係針對獨生子女群體而設立的專門假期,“與此前出臺,受國家保障的探親假針對的群體不一樣,是兩碼事。”上述法制辦工作人員稱,對于獨生子女父母的養老保障,國家層面並無統一規定,四川此次提出設立“照料假”,也是一次正在進行中的探索。

  法案仍在徵求意見階段

  昨日下午,四川省法制辦政法處一名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草案》由四川省民政廳起草,通過法制辦途徑發布,目前仍在公開徵求意見階段,而通過公示後,《草案》即成為具備行政效力的地方法規,未來還將出臺具體的實施細則。

  獨生子女照料假怎麼休?四川省總工會一名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方案實施後,獨生子女照料假和此前已經推行的探親假一樣,都將受到法律保障。符合條件的獨生子女,可向單位申請休假。“可以分開休,也可以連在一起,按照個人自願。”上述工作人員稱,企業如果拒絕休假申請,職工可向當地工會進行投訴。

  今年3月份,全國政協委員、中國中車北京二七機車有限責任公司原副總經理李海濱曾提議,為獨生子女群體設立帶薪年假制度。李海濱稱,帶薪年假的時間,可採用多種靈活的方式,例如依據父母年齡增長,對假期天數進行變動,如父母65歲以上者,獨生子女每年可有2天或3天帶薪假;父母70歲以上時為3天或5天,以此類推,最多為8至10天,可以拆分使用,也可以累積。在李海濱看來,設立這一假期,體現國家層面對履行計劃生育公民義務者的關愛和責任,使鼓勵“計劃生育”這一政策具有延續性和完整性。

  ■ 追問

  是否對多子女家庭不公?

  官方稱調研後發現,獨生子女贍養老人壓力相對更大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早在今年3月份的全國兩會上,多名代表委員曾就獨生子女父母的養老問題發聲。其中,全國政協委員潘慶林提交名為《國家和政府給予獨生子女享有帶薪法定假期看護雙親父母提案》,提出類似“獨生子女專屬假期”概念。

  全國政協委員李海濱曾對媒體表示,自上世紀七十年代,計劃生育成為基本國策起,至今已超過30年,其間産生大量獨生子女家庭。如今,伴隨著第一代獨生子女成長為社會支柱,第一代獨生子女父母也開始進入老年,與之相對的是,獨生子女組建起的新家庭中,很多是雙獨生子女家庭。社會節奏的進一步加快,工作半徑的增長,給這類“雙獨”家庭增加了養老壓力,甚至因此出現家庭矛盾。

  如今,四川首推“獨生子女照料假”引發關注,網絡上也出現了不同聲音。有網友表示,相比較而言,非獨生子女同樣面臨養老壓力。例如,部分家庭子女間年齡跨度較大,養老壓力實際集中在“長子長女”身上,而僅對獨生子女群體特設假期,客觀上造成對多子女家庭的不公正待遇。

  對此,四川省法制辦及民政廳多位相關負責人解釋稱,新政的制定,建立在前期調研的基礎上,並聽取了專家及各界的意見。“獨生子女在贍養問題上責無旁貸,總體來説,面臨的養老壓力要大一些。”四川省民政廳一名工作人員稱,累計不低于三天的獨生子女照料假,可作為正常探親假之外的補充,起到“機動”或者應急的作用,在制度上更加靈活,也顯得更加人性化。

  上述工作人員表示,在公示期間將繼續聽取各方意見,對于涉及爭議的條款,將依據實際情況修正。

  ■ 專家説法

  新政難在落地

  華南理工大學政府績效研究中心主任鄭方輝表示,相比于多子女家庭,獨生子女家庭群體龐大,家庭結構相對簡單,在父母患病等特殊情況下,獨生子女往往面臨分身乏術等情況。因此,設立獨生子女照料假,從立法初衷來説值得鼓勵。不過,其同時也表示,這一新政“難在落實”。

  不少網友指出,參照自1981年起實施的探親假,從實施效果上看,黨政機關、事業單位及國企通常能夠較好執行,而自負盈虧的私企,則落實較差。此前,四川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勞動關係處處長陳泉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近幾年,四川省勞動部門曾多次接到有單位員工反映探親假的問題。

  “企業講效益,競爭激烈,從員工層面來説,很多人可能會不敢休假。”鄭方輝建議,避免獨生子女照料假流于形式,或者淪為“國企福利”,需要政府層面出臺配套監督和保障機制,對規定予以細化。同時,為避免將養老壓力轉嫁中小企業,必要時,可以考慮為實施獨生子女照料假的企業給予適當獎勵或補貼。

  新京報記者 王煜

+1
【糾錯】 責任編輯: 谷玥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依依父子情 兩代“火龍”夢
    依依父子情 兩代“火龍”夢
    南太湖美麗鄉村“雛形初現”
    南太湖美麗鄉村“雛形初現”
    多彩紙鳶飛草原
    多彩紙鳶飛草原
    新疆:天山天池享美景
    新疆:天山天池享美景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0831121173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