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個16萬人“大家庭”的幸福密碼
2017-06-11 14:23:09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武漢6月11日電  :一個16萬人“大家庭”的幸福密碼

  新華社記者

  一個社區,16萬名居民,不到4個人就有1個志願者;數十個家庭信任居委會,將自家鑰匙委托保管;每到月初,國歌嘹亮,國旗在這裏升起;每到元宵節,周邊乃至更遠的居民蜂擁而至,只為欣賞這裏居民親手所制的花燈……

  這就是百步亭,武漢市江岸區一個十分獨特、聲名遠播的社區。這裏“小家”和睦,“大家”和諧,過去素不相識的人們,一搬到這裏,就如同搬入“熟人社區”。

  “72把鑰匙”解鎖心門

  400多低保戶、300多個獨居人員、370多名殘疾人、100多名刑滿釋放人員等,都居住在百步亭社區的文卉苑。

  文卉苑由2600多戶廉租房和近800戶經濟適用房構成,是武漢城區規模最大的廉租房小區之一。

  在文卉苑居委會,存放著72把居民委托保管的鑰匙。它們能夠打開的不僅是居民的家門,更是社區所有居民的心門。

  兩年前,獨居老人龐雲鵬因痛風在家暈倒,定期上門的居委會工作人員敲不開門,緊急情況下用鑰匙開門送醫才脫離危險。現在龐雲鵬將低保證、銀行卡乃至現金都放在居委會保管,“我命都是居委會救的,還有啥不放心?”

  信任,是文卉苑居民將鑰匙交給居委會保管的底氣,也是百步亭社區近20年來區域不斷擴大、居民人數增加後,仍能保持強大凝聚力的基礎。

  1995年,在城市職工還主要靠福利分房的年代,武漢市在江岸區城鄉接合部啟動安居工程項目,建設一批經濟適用房以緩解部分市民住房難問題。百步亭集團承擔了這一工程。

  “當時很多新建住宅項目,企業開發完就不管不問,小區與社區居委會脫節,業主與物業矛盾重重。”百步亭集團董事局主席茅永紅説,集團決定社區由企業自己來“建設、管理、服務”。

  房屋好蓋,社區難建。以“單位人”為基礎的封閉式社區,改成“社會人”的開放式小區後,“熟人社會”被打破,信任基礎不再。“鄰裏鐵門一隔,老死不相往來”,成為社區治理的普遍難題。

  “剛建成時,居民從不同街道,各類企業搬來,一片渙散。”1995年從大學教師崗位轉行後,一直在百步亭工作的社區管委會主任王波説,社區和居委會發動黨員志願者,挨家挨戶上門。

  樓棟中有老人就逢年過節上門慰問,有適齡兒童就聯係解決入學,黨員志願者成為鄰裏之間、居民與社區之間穿針引線的聯絡員。社區還邀請居民每月首個工作日參加社區升國旗儀式,每年春節、元宵節組織“萬家宴”與“花燈展”,這些活動經年累月深入人心,已成為百步亭的傳統。這些傳統又進一步夯實了鄰裏信任的基礎。

  今年春節,社區“萬家宴”有4萬多個家庭參與,合作完成、共同享用1.2萬多道菜肴。一場宴席下來,彼此都成了親人。

  志願者:社區血脈幸福源泉

  “徐德雲家老伴病了,叫不到出租車,我叫兒子開車送去醫院。”“羅漢清老人手腳沒力,我和老伴在他家門口裝了個扶手,方便他上下臺階。”社區72歲居民余洪芝,習慣將志願服務點滴記在日記上。目前已寫滿10多本,她由此被稱為“日記婆婆”。

  15年前,剛搬進百步亭社區的余洪芝,在社區幹部發動下,成為樓棟黨小組長,“平時工作慣了,在家也是閒著,不如出來為大夥做點事兒。”

  在百步亭,每個樓棟都設有黨小組長、樓棟長、衛生員、治安員、文體員、房管員“兩長四員”,人數規模已經超過5000人。百步亭第三居委會書記龔漢華説,誰家老人生病了,哪家婆媳有矛盾,“兩長四員”最清楚,“這批志願者隊伍真正發揮著末梢骨架作用”。

  在社區“有困難找志願者、有時間做志願者”的氛圍引導下,百步亭社區志願者隊伍從最初的1萬名居民中不到300名志願者,到現在16萬居民中,注冊志願者就達到4萬多人。

  在景蘭苑,62歲的馮英蘭每周都有一個早晨,送孫子到學校後,就匆匆趕到小區門口的“愛心餐吧”,和大夥一起買菜、洗菜、炒菜,趕在中午前將熱騰騰的飯菜,送上餐桌。

  這個特殊餐廳裏,一般“三菜一湯”只收10元成本價,主要服務景蘭苑的70多名空巢老人。過去三年來,從廚師掌勺、菜米選購、刷盤清潔,都是由像馮英蘭這樣的50多名志願者,排班輪流完成。

  “在這兒大家都沒報酬,講究的就是大夥一起説説笑笑,為其他老人做點事兒。”馮英蘭説。

  一人走百步,不如百人走一步。一群愛心大姐組成的“抱抱團”服務隊志願者,定期走進重症居民家中,陪同看病、擦洗換藥;

  10多名在職律師組成“橄欖枝”法律咨詢服務隊,為居民撰寫法律文書,提供法律建議,調解矛盾糾紛;

  一批老黨員組成的“管得寬志願服務隊”,路燈不亮、門窗破損、婆媳扯皮,各類雞毛蒜皮小事他們都管……

  根據志願者自身特點與特長優勢,百步亭社區已建立190多支特色志願服務隊伍,開展專業化志願服務,覆蓋到解難幫困、小孩托管、精神安慰等方方面面。

  中國社區網總編輯于天寶説,在社區所需的養老、托幼、就業等方面公共服務中,百步亭的志願服務有效地補上社區公共服務體係的“短板”。

  “狗患”引發的“社區公約”

  社區治理中,矛盾糾紛是常態。廣場舞擾民之爭、業主與物業摩擦等,在各地小區時有發生。

  “社區居委會本質上是自治組織,既不能‘缺位’,也不能‘越位’。”王波説,百步亭怎麼處理,源頭還得從社區“狗患”説起。

  百步亭建成後,居民陸續入住,養狗家庭增多。2004年4月,根據業主投訴,業主委員會張貼一份寵物管理規定草案,擬對破壞環境衛生的狗的主人處以罰款,對情節嚴重的狗“格殺勿論”。

  這項規定一下就“捅了馬蜂窩”。很多養狗居民看到後,在社區亭院中討論爭取“狗權”。要求嚴管養狗的居民,也組織起來到亭院中唱歌,讓對方開不成會。

  經過三個多月的徵求意見和反復磋商,社區最後通過《百步亭社區寵物管理公約》,約定在晚早7點之間,居民可在公共區域遛狗,但必須負責處理好糞便,明確違規的要相應接受處罰。

  借鑒這次“狗患”處理中的得失,百步亭形成居民“提議題”、多方“出主意”、群眾“擬方案”、張榜“開言路”、組織“定公約”、表決“説了算”的“六步議事法”。“環境噪聲污染公約”“敬老愛老公約”等140多項社區文明公約制定後,車輛佔道、晨練噪音、居民信訪等社區棘手難題得以解決。

  在化解業主與物業的矛盾中,百步亭探索出社區居委會、物業公司、業主委員會“三方聯動”的工作模式,破解物業公司與居委會面對居民服務訴求,各自為政,相互“踢皮球”的弊病。

  百步亭物業公司總經理曹曉莉説,百步亭社區10個居委會中,物業公司都設有服務處,管理人員與居委會交叉任職。各居委會主任擔任物業公司服務處總監,檢查考核物業服務質量;物業公司經理出任居委會副主任,承擔服務居民職責。

  去年8月,百步亭社區第四居委會QQ群中,突然冒出一條消息呼吁業主不繳物業費。社區工作者楊鳳了解到,居民抱怨是因地下車庫中,消防水管漏水腐蝕了車漆。“核實後,我馬上轉給社區物業處理。”楊鳳説,物業員工當晚就維修漏水管道,問題當晚就解決。

  “家風”凝聚社區“大家庭”

  婆婆李素珍説“媳婦很孝順,這樣的女兒哪兒找。”媳婦龐國雲接著講:“我得病後,婆婆堅持‘砸鍋賣鐵都要救我’”。此般“婆媳對誇”,不僅緩解了婆媳矛盾,還誇出了幾十對好婆媳。

  “俗話説,婆婆背個鼓,到處説媳婦;媳婦挂個鑼,到處説婆婆。”發起“婆媳對誇”的第三居委會第一書記張麗説,婆媳對誇就是讓雙方好話都講在臺面上。

  小家庭傳承家風,百步亭這個大家庭也在形成“家風”。婆媳對誇、道德講堂、家庭故事會、最美家庭評選,在百步亭“三天一個小活動,五天一個大活動,逢年過節必有活動”已成為社區慣例。

  “社區靠群眾,群眾靠發動,發動靠活動,活動靠文化。”王波説,百步亭社區工作探索的核心是依靠群眾,載體是各類活動,最終形成文化,實現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進入千家萬戶。

  連續17年舉辦的社區“萬家宴”活動,居民自制的上萬道菜肴中,展示家訓、美德等家風“傳家寶”的菜肴人氣最旺。動員居民寫出自己家風故事,找出各家“傳家寶”,共建社區“大家庭”。

  “傳承家風、爭做好人,已成為百步亭‘大家庭’的印記。”社區第一居委會書記楊光傑説,一些地方社區舉辦完活動,現場的鮮花綠植就被周邊居民搬走一空,但在百步亭社區,這些盆栽作為獎勵,多數都會送到社區志願者家中,營造“做好事、當好人”的正向激勵文化氛圍。

  一係列探索與嘗試,讓百步亭從一個安居示范工程“品牌”,逐漸成為社區治理創新的“輸出源”。

  武漢市江岸區委書記王煒説,江岸區將充分發揮百步亭的作用,直接托管老舊社區。先選擇45個社區先期試點推廣,到2018年力爭全區70%社區都建成“百步亭式社區”。

  北京通州、吉林長春、內蒙古鄂爾多斯等地,還邀請百步亭專業社區工作隊伍,前往當地基層社區“問診把脈”和“開藥方”。

  “百步亭社區以黨建為引領,通過企業參與社區共建、物業融入基層治理等創新舉措,形成了較為完整的基層治理體係。”湖北省委副書記、武漢市委書記陳一新説,武漢正全面推廣“百步亭經驗”,實施“紅色引擎工程”,促進基層治理體係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採寫記者:李鵬翔、朱華穎、廖君、李勁峰)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俊松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迎接“文化和自然遺産日”
    迎接“文化和自然遺産日”
    暴雨襲南京
    暴雨襲南京
    江蘇南通一處路面發生塌陷
    江蘇南通一處路面發生塌陷
    北京:假日裏的工廠遊
    北京:假日裏的工廠遊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031121123331